“仿制药王”成“谎话大王”,博瑞医药信披违规被上交所通报批评

来源:蓝鲸财经 2020-03-04 15:57:02

“仿制药王”博瑞医药(688166.SH)最近来了一波过山车行情,不仅股价从暴涨到暴跌,声誉也从高峰跌入谷底。

3月3日,有律师开始呼吁近期因博瑞医药违规信披受损投资者提前办理索赔预登记,此前由于博瑞医药违规信披被上交所监管关注,并导致大量投资者利益受损。作为“新冠病毒药”概念股,博瑞医药为何突然跌落神坛,成了违规信披、发布不实信息的“谎话王”?

信披违规被上交所通报批评

3月1日,上交所发布两则公告,两则公告都指出博瑞医药在近期关于开发出并投产瑞德西韦药物的信披中存在违规或不实信披,同时,上交所还对时任博瑞医药董事会秘书王征野予以通报批评。

据博瑞医药2月12日公告称,公司成功开发出“抗新冠病毒”热门药物瑞德西韦(尚在临床试验阶段,疗效尚未确定)原料药合成工艺喝制剂技术,并已经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瑞德西韦制剂量化生产正在进行中。

博瑞医药董秘也在博瑞医药违规信披上推波助澜,上交所指出,2月12日,王征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公司研发生产的瑞德西韦原料药和制剂可以批量生产。同日,公司发布公告称,成功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和制剂技术,并已经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瑞德西韦制剂批量化生产正在进行中。

就在众多股民一片狂欢之时,上交所的公告发出,公告称,经核实,博瑞医药公告中所称“批量生产”实际为药品研发中小试、中试等批次的试验性生产,该公司尚未取得药监部门批准,也未取得专利权人授权,不具备进行药物商业化批量生产的应有资质。

上交所称,博瑞医药在相关信息披露中,就相关药物研发生产面临的临床实验结果、监管审批、专利授权等重大不确定性进行了风险提示;但未能明确区分相关药品试验性生产与商业化生产,所披露的“批量生产”实际属于药物研发阶段,而非已完成审批并开始正式生产销售瑞德西韦原料药和制剂,信息披露不清晰、不准确。

很显然,博瑞医药的信披不仅与事实不符,而且违反了信披规则,上交所指出,王征野作为公司信息披露的具体负责人,对公司信息披露违规行为负有责任,其对公开媒体的相关表述不清晰、不准确,违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以下简称《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4.2.8条、第5.1.2条、第5.1.4条、第5.2.4条等有关规定及其在《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声明及承诺书》中作出的承诺。

目前,上交所已经做出了纪律处分决定:对博瑞生物医药(苏州)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会秘书王征野予以通报批评。同时,根据相关规则,上交所已另行对博瑞医药予以监管关注。

或面临诉讼及索赔

当然,事情并不会就此完结,如果违规信披或发布与事实不符信息只是收到交易所监管关注据悉和批评,那么,很难对上市公司的违规新闻起到打击和威慑作用。据悉,相关律师已经在发起投资者维权活动。

在2月12日博瑞医药相关公告发出后,博瑞医药股价应声而涨,当天股价暴涨20.01%,紧接着2月13日、2月14日又再度大涨19.99%、10.17%。几个交易日下来,博瑞医药市值暴增近百亿。

随着博瑞医药“谎话”被揭穿后,股价也随之暴跌,3月2日,博瑞医药股价暴跌14.67%。

宋一欣律师表示,根据监管关注内容,博瑞医药涉嫌证券虚假陈述,受损投资者可以提前办理索赔预登记。一旦中国证监会认定博瑞医药信息披露违规并作出行政处罚,其将代投资者向上海金融法院索赔。

律师称,此案很有可能成为2019年科创板创设以及新《证券法》实施以来的第一起证券欺诈民事赔偿案,博瑞生物及王征野有可能成为连带责任的民事赔偿责任主体。

根据证券市场虚假陈述司法解释规定,上市公司因虚假陈述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的,权益受损的投资者可以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索赔范围包括:投资差额损失、佣金、印花税和利息损失等。

同时,该公司信息披露义务人的违法违规行为,已构成新《证券法》规定的重大性特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投资者是可以考虑直接提起诉讼。

标签:博瑞医药通报批评诉讼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