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机票比口罩还便宜。”日前,有消费者在微博晒出上海到重庆的机票价格搜索截图,显示的价格均在几十元左右,其感慨道,“有生之年第一次见到几十元的机票,都不够到机场的打车钱”。

《证券日报》记者亦通过飞猪平台查询了解到,部分航线机票价格已跌至百元以下。举例来看,3月3日,深圳到重庆的机票价格出现了49元的低价,即便加上机建燃油费整体也不足百元。同日,上海到沈阳的航线机票价格也出现了59元的低价。

面临困境,航司亦通过各种手段积极自救。某民营航司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为维持现金流,该航司正在推迟补充新的运力,放缓新开洲际航线计划。

航司积极自救

某民营航司从业人士告诉记者,机票价格首先是由市场决定的,低票价出现是客流单向化的表现。往年复工季,前往北上广等地的客流量上升,相应返程航班则相对冷清,很容易出现“白菜价”。

今年的“白菜价”机票要比往年同期更便宜些。上述民营航司从业人士告诉记者,一方面航司响应号召积极支持复工复产,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尽量恢复公司现金流,“如果往返收益能够接近持平,起码能把飞机租金或者贷款还掉,减少损失”。

“航空公司的运营成本是很高的。”某民营航司相关负责人对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飞机全部停飞,航司每天都需要承担高昂的成本。但在上座率不足的情况下,复飞同样意味着亏损。

谈及当下航班的上座率,某国有航司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坦言:“总体来看,客座率基本只有半数左右。”

“但只要复飞,就能有现金流,就能够支付员工工资和维系航司运营,航司就能自救。”上述民营航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疫情期间,航班量一度不足常规状态下的20%。“航司只有恢复一定的航班量,给旅客提供更多的选择,旅客数量才有可能慢慢恢复至正常水平”。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民航需要一个适应复苏的过程,现在的恢复运营,就是为全面恢复生产、客流恢复正常做准备,至于价格变动,则属于临时性的手段。

疫情加速航司洗牌

“其实今年春运的售票情况是非常好的,需求非常旺盛。”某民营航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去年春运,我们机票卖到最后还能剩出5%的座位,但今年竟然出现了客流溢出运力不足的情况,只能给很多客人退票。”

新冠肺炎疫情来得突然。上述负责人坦言,不仅限于他所在的航司,整个民航行业都遭受了重大损失。“预计上半年可能只能赚往年2/3的钱,但成本支出却是一样的”。

另有券商研究员告诉记者,从一季度来看,部分航司业绩预计将由盈转亏。一季度本就是出行旺季,受一季度业绩表现的影响,预计上半年航司整体业绩表现亦不乐观,具体恢复时点则要看疫情的影响。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已有传闻称某小型航司正在准备破产清算。

“民航确实会有损失,但不是致命的。一些小航司如果在此次疫情之前本身就‘体弱多病’,那么很有可能撑不过去。”在上述民营航司从业人士看来,疫情加速了航司的洗牌过程,疫情过后,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对于留下来的航司而言反而是一个机会。

在上述民营航司看来,当下,航班数量正在慢慢恢复,客流量也在增加,一切正在向积极的一面发展。而疫情过后民航出行订单的快速反弹亦值得期待。“上半年的很多大型活动只是延期了,并没有取消”,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一旦疫情过去,民航出行的报复性反弹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