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售价上万,一个游戏外挂的成本究竟是多少?

来源:北京商报 2020-03-10 16:13:31

北京商报记者于日前接到玩家的投诉,声称盛趣游戏旗下的《热血传奇》外挂现象严重,严重影响了游戏体验,导致游戏公平性失衡,从而使得自己的权益受到极大影响,即便多次向客服反映,外挂仍屡禁不止。记者就此展开了进一步调查,从只追爆款到如今的遍地开花,游戏外挂利用游戏程序中的漏洞来改变数据,从而使玩家以不公平的方式获利,存在于多款游戏中。由于种类日趋繁多,游戏外挂现如今的市场价格也是从最低几毛钱到最高上万元不等,成本趋近于零也让背后的操盘手赚得盆满钵满,然而就在这个寄生在整个游戏产业链下游的暴利生意日渐壮大的同时,游戏外挂也在严重影响着整个游戏市场的良性发展。

没完没了的外挂

“我玩《热血传奇》已经有五年时间了,作为这款游戏的拥趸我还是决定要卸载它,原因就是没完没了的外挂,几次与客服联系始终无果,就真的没人能管管了吗?”玩家曾先生气愤地说道。

作为利用数据漏洞帮游戏玩家获得更好游戏装备、更高速副本体验的作弊手段,游戏外挂对于所有玩家而言,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然而对比数年以前,如今无论是知名游戏还是新上的游戏,只要有人玩就会有外挂”,游戏产业分析师李洋如是说。

北京商报记者随即以“外挂”“游戏外挂”“游戏辅助软件”等关键词在各大网站以及社交平台搜索,大量外挂销售信息迅速出现在屏幕上。从涉及的游戏种类来看,无论是老牌游戏《地下城与勇士》《英雄联盟》,还是新兴游戏《绝地求生》《风云岛行动》《逃离塔科夫》等,都存在专门开发的外挂。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现阶段游戏外挂主要分为两种:一种为挂机型外挂,主要是通过既定脚本帮助玩家完成一些日常任务;另一种是技术型外挂,给玩家从游戏属性、游戏数据等方面作出调整。某外挂服务商王女士表示:“之所以能发展到如今只要是个游戏就有外挂,主要还是因为游戏的种类越来越多,玩游戏的人也越来越多,自然供不应求。”

据悉,现阶段游戏公司对外挂现象的打击主要基于游戏后台监察以及玩家举报,对使用外挂的账号通常会予以封号处理。而在海外市场,游戏公司也对外挂问题进行大面积封号处理,某些公司甚至会在进入游戏的条款中增加了“扫描电脑进程”,以对游戏外挂现象进行监察。北京商报记者就游戏外挂等问题,第一时间向盛趣游戏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目前仍未收到回应。

最高售价上万

在售价方面,随着游戏种类的不断增多,游戏外挂的价格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因应外挂种类、稳定性不同,高级别外挂最高售价上万元,而最便宜的还不足1元。而在售卖方式上,有直接买断的外挂销售,也有以日租、月租、年租为形式的外挂销售”。王女士如是说。

“外挂一经售出,概不退货,相对于一些按日租、月租等的平台来说,私下外挂交易存在更大的风险”,曾购买过外挂的玩家孟棋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多家外挂售卖网站设有客服、规则介绍、售后等栏目,而私下外挂交易则大多数不会有后续保障。一名售卖外挂的“商人”周先生表示,发现使用外挂并被举报,游戏官方将有可能作出封号处置,如果要提高外挂稳定性趋避风险,需要增添更多费用购买高级别外挂。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随着这个灰色产业的日渐壮大,市面上已经涌现出大量专门售卖、租赁外挂的网站平台,网站页面大多数制作简陋,但只要搜索“外挂”等简单字眼就能找到。而周先生这类型的卖家则活跃在论坛、贴吧等社交平台,通过私聊方式瞄准玩家,再进行私下的外挂交易。

一个游戏外挂的成本究竟是多少?

“0元。”游戏行业分析师林小迪强调,“说到底,游戏外挂的核心就是篡改游戏代码,因为这基本就算是一个零成本的暴利生意。尽管篡改代码有一定的技术难度,但门槛亦不算太高,即便是在校的大学生,懂点编程的就行。”

据2019年11月29日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中指出,被告人朱某宇、马某骏在某网络交易平台建立“益达卡盟”网站,后改名“绿箭卡盟”。通过该网站,销售“XYZ”“大菠萝”“AUG”“特斯拉”四款《绝地求生》相关外挂程序共计198556笔,违法销售金额共计320余万元。而据介绍,本案中朱某宇是在校大学生,马某骏才刚刚大学毕业。

王女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通常情况下,我们都是团队协同作业。当技术人员将外挂制作完成后,会有专门负责销售的人员通过QQ群、贴吧、微博、游戏内私聊等方式对外挂进行宣传、销售,通常情况下,我们都是4-10人的团队。”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QQ群接触到一名售卖外挂的“商人”陈先生,他对手上持有的外挂来源三缄其口,但其表示FPS游戏、吃鸡游戏盛行时,自瞄辅助、透视辅助类型的外挂一天能售出将近400份,每份以30元买断,这意味着他单日最高可获得1.2万元的收入。

触碰法律红线

尽管游戏行业中笑言“有游戏的地方就有外挂”,但这并不代表行业允许其与游戏共生。在游戏行业分析师梁声看来,打击外挂是扼制其阻碍游戏行业健康发展的必要之举,“以热门游戏《绝地求生》为例,作为一款射击生存竞技类游戏,当玩家使用自瞄、透视类外挂后,将大幅度降低游戏难度,造成游戏体验的不公平性。长远来看,将导致玩家的流失,受损的还是游戏公司自身”。

公开资料显示,外挂的猖獗曾导致很多知名游戏步入低迷,如被认为是横版卡通网游鼻祖的《冒险岛》,在游戏开放不久就出现“无敌外挂”。而一度登顶微博话题榜的体育竞技游戏《街头篮球》出现更改能力、命中率、加速等外挂,导致影响正常玩家的体验而被玩家抛弃。游戏程序设计师程州明表示,公平公正的游戏环境是游戏长期运营的重要保障,但目前针对外挂的打击监管仍然艰难,“不仅需要游戏公司从游戏中加强排查,也需要玩家的合作。只有双方达成共识,才能将游戏的体验归还到纯粹的公平竞争上来”。

北京商报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游戏外挂”等关键词,共检索到286篇相关文书,其中审判程序为刑事案件的共有264篇。据诺诚游戏法发布的《2019游戏诉讼大数据报告》,游戏刑事案件中,私服、外挂案件占比24%。而私自搭建私服和开发游戏外挂而被追究刑事责任仍是涉及到游戏著作权犯罪的主要原因。

诺诚游戏法创始人朱骏超认为,为防范外挂、私服,游戏公司应对其游戏软、硬件等核心商业秘密采取保密措施,限制接触人员,防止单个员工掌握全部游戏代码,设立风控制度,规定所有接触游戏代码的人员必须登记、签字确认;在游戏源代码中埋伏特殊、错误或无效的代码或标记,以便举证。

标签:游戏外挂成本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