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9日,原油暴跌三成让业内大跌眼镜,资本市场更是反应迅速。

其中,布伦特原油期货在亚洲交易时段开盘后的短短几秒钟内下跌了31%(约14美元/桶),最低触及31.02美元/桶,遭遇有史以来最猛烈的抛售。

这一价格已经击穿原油地板价,水比油贵的时代来了。

隆众资讯分析师李彦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盘中如此剧烈的单日下跌幅度,上一次还是在中东两伊战争时才看得到(1991年1月份),距离现在已过去了29年。

受此影响,3月9日,石油板块几乎全线大跌,港股中海油开盘更是大跌超20%,截至收盘跌17.23%,3月10日,股价略有反弹。

3月10日,原油价格有所反弹。但目前各大机构已经调低了对油价的预期,高盛下调二季度布伦特油价预估至30美元/桶,并表示布伦特原油价格可能下跌至20美元/桶附近。

时隔三年,低油价再次来袭,国内主要油企三桶油刚刚从上一轮低油价的日子中缓过来,如今又要面临巨大的挑战和考验。

油价击穿地板价

3月6日,OPEC+政策会议上俄罗斯拒绝减产之后,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主力国沙特阿拉伯主动打响原油价格战。而在公共卫生事件带来的全球需求下滑背景下,主要产油国之间的价格战范围或进一步扩大。

这只“黑天鹅”直接暴击了原油价格。

3月9日,原油开盘现自由落体式下跌,跌幅一度超过30%,并深度击穿40美元/吨的“地板价”。

“地板价”到底有多低?不少人再次拿出“水比油贵”的例子进行比较,国际原油一桶是158.98升,以当前WTI原油价格30.05美元/桶来计算,每升原油0.19美元,合人民币1.3元。而一桶4升的农夫山泉的价格在8元左右,合每升2元。

对此,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新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进入2020年之后,公共卫生事件成为影响商品市场的主导逻辑。在国内疫情已经得到基本控制的情况下,国外疫情则呈现加速蔓延趋势,并引发资本市场的巨震。以美国BRENT原油价格为例,相较年初高点63.38美元,原油价格最大波动幅度已经达到了48%。

他还强调,原油价格下跌源自需求下滑,加上减产协议的推波助澜,促使价格跳水。此次OPEC会议上,减产协议破裂主要是基于对未来需求的担忧情绪,而依靠油价下跌打压竞争对手已有先例。

受原油大跌影响,全球石油板块走势不容乐观,3月9日,A股石油板块开盘全线受挫,中海油服、潜能恒信均大跌;港股同样惨烈,以三桶油为首,中国海洋石油开盘大跌超20%。

三桶油恐遭受巨大冲击

事实上,原油价格下跌,国内直接影响到的就是三桶油。上一轮原油价格大跌,三桶油业绩也受到了巨大冲击。

“回溯过去,与本次引发油价暴跌原因类似的,是2014年。”李彦表示。

受低油价影响,中石油2016年一季度曾亏损138亿元,创下上市以来首次亏损的记录。

相比较而言,具备一体化优势的中石化,勘探业务比例相对较小,在此次原油价格大跌中,是受冲击最小的。而中海油由于专注于上游勘探业务受此次油价大跌影响较大。中海油2019年的桶油成本降至30美元以下,达28.99美元。不难发现,目前的原油价格几乎接近中海油的桶油成本。而如果原油价格继续探底,中海油面临的情况恐怕比较糟糕。

而中石油的主要业务除了勘探,还有炼化以及天然气管道等,其他板块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抵消勘探业务的亏损。银河证券研究报告认为,当前低油价水平下,看好不含石油开采业务的相关石油加工企业,将受益于油价下降带来的盈利能力提升。

多位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的分析师认为,原油价格大跌对三桶油影响最大的是上游勘探与生产业务,下游成品油业务或受益于我国目前的成品油定价机制。

根据2016年发改委发布的成品油新定价机制,设置出了上下限调控机制,俗称天花板和地板两种。当国际油价低于40美元的时候,国内成品油不再下调。

有机构提到,在2015年12月10日至2016年3月8日,布伦特期油价格跌穿破每桶40美元期间,中石化及中石油的成品油业务借着定价机制分别获得约100亿元及70亿元利润。

刘新伟认为,原油价格的涨跌直接会影响到相关产品的价格趋势,即会对商品生产的利润产生影响。原油价格过高会导致下游生产成本过高,越接近终端价格传导难度越大,会导致接近终端企业生产困难;原油价格过低,虽然会使得下游生产成本下降,但基于供需框架,原油价格下跌可能预示需求端问题积重难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