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量暴涨300%,螺蛳粉逆势爆发,为什么发货这么难?

来源:互联网新鲜事鲜姐 2020-03-12 14:33:00

有没有人和鲜姐一样,关注了2月底淘宝官方微博的“翻车”抽奖?

这句“准备100份可能就够了”大概是个奇妙的flag,@淘宝显然严重低估了人民群众对螺蛳粉的热情,这条微博的转发量宛如脱缰野马,参与抽奖的人数飞涨得停不下来。

接下来的@淘宝小编,只好疯狂表演绝地求生,一边找着各个螺蛳粉品牌官博求支援,一边故作坚强。

到开奖时,这条微博转发了将近40万,也就是说中奖的这位欧皇会得到3.7万包螺蛳粉。中奖的“螺蛳王”和@淘宝商量好了分期付款:捐赠5000包给武汉的医护人员,剩下的每个月1万包... ...

无论这次抽奖的“翻车”是真是假,都让人对螺蛳粉的火爆程度有了新的认识。这种传统的柳州地方小吃,这两年在电商的加持下名声大噪,迅速打破了地域的限制,成为了新一代“网红小吃”。

尤其在今年这个漫长的假期里,以螺蛳粉为代表的速食产品销量激增,甚至一度出现了被抢断货、全网催发货的现象,成为“短期宅经济”里的大赢家。

螺蛳粉:为什么还不发货

微博上,#中国人到底多爱螺蛳粉#话题阅读量达6.3亿,#螺蛳粉为什么还不发货#的话题阅读量3.5亿,有点名气的螺蛳粉品牌官博下面每天都是被催发货的评论,好欢螺甚至还做了个视频“磕头谢罪”。

然而,就算催得再狠,商家依然没法发货,现货想都别想,预售直接排到了3月底。

为什么螺蛳粉发货这么难?主要原因有三个。

首先,是春节前后各大螺蛳粉商家手里的现货都优先送去了抗疫前线,螺霸王也公开表示,工厂在年后生产的第一、第二批螺蛳粉都优先支援了湖北和柳州的医院,截止2月底已经累计捐赠40多万元螺蛳粉。

其次,是春节加疫情的双重影响,导致了生产、配送螺蛳粉的人手严重不足。

螺蛳粉是一种配料繁多的吃食,受到疫情的影响,花生、腐竹、酸笋、螺蛳、干米粉... ...等原材料的供应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短缺,工人复工也有一定的困难——无论能不能出门,至少都有14天的隔离器,这些都大大拖缓了生产效率。

不过,好在情况都在逐渐好转,以螺霸王为例,现在不仅实现了工厂的全面复工,还紧急增加了2条生产线,已经能够日产16到18万包粉了。

鲜姐实拍的螺蛳粉,现在只能看照片解馋了

第三,就是宅在家期间,螺蛳粉的销量暴涨,这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库存雪上加霜。

2月10日,李佳琦在直播间推荐了一款螺蛳粉,26000箱备货秒空。据统计,疫情期间螺蛳粉一周能被搜索320万次,每天 50 万份深夜下单外卖,复工后,全国螺蛳粉销量立马飙升58%,柳州螺蛳粉协会会长也说过,“今年预计包装螺蛳粉的订单相比过去同期至少翻一番”。

根据《淘宝上的中国城市》显示,从2009年到2018年这十年里,螺蛳粉的相关订单暴涨9235倍,强势占据“城市新特产”第一名。去年,螺蛳粉一年卖出了2840万单,超过了辣条、冷面、火鸡面这些地方美食。

疫情期间暴涨的需求和供不应求的局面,无疑又为螺蛳粉这个本身因为味道就颇具话题性的食品增加了更多热度。

自热火锅:有点奢侈的“新秀”

和螺蛳粉一样站在淘宝热销榜上的,还有各种自热火锅。

自热锅品牌“自嗨锅”就曾说过,他们在电商平台的订单量都实现了成倍数的增长。苏宁大数据佐证了这一说法,自嗨锅的销量同比大增370.27%。

作为一种新兴品类的速食,自嗨锅在疫情期间迎来了爆发。原因显而易见,方便存储、吃的时候操作简单、味道也不错。

不同于螺蛳粉这种依靠电商平台和预包装技术焕发第二春的传统小吃,自嗨锅是一个新兴的速食形态。出生于互联网时代的自嗨锅,天生就带着营销属性,在电商平台的流量扶持和网红带货的消费方式下火速抓住了人们的眼球。

据统计,2017年,天猫平台销售的自热火锅有近200个商家,到2018年就扩增到了430家。2019年,市场上已经有超过50个自热火锅品牌,这些品牌中,有网易严选这样自带流量的,有海底捞、小龙坎这样自带品牌效应的,也有自嗨锅、百草味、卫龙这种休闲零食品牌。

自热火锅的爆红,显然迎合了现在年轻人的消费习惯:既要快手又要保证味道,同时还有着一人食的需求。在一众单调的速食中,菜品多样还可以自己凭喜好添加的自热火锅优势明显。行业内人士认为,2020年自热火锅的市场规模有望达到40亿。

但是,自热火锅的缺点也很明显:30元起步的价格过于昂贵(毕竟这个价钱去吃麻辣烫可以吃到扶墙出),口味和火锅还是没法比,相当一部分购买人群抱着的是尝鲜或应急的心态,在疫情期间,自嗨锅是可以接受的火锅平替,等到生活秩序恢复正常,自嗨锅还能笑多久?

方便面: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提到速食,肯定绕不过方便面,这个曾经在各种讨论“时代抛弃你不打招呼”的文章中作为典型例子存在的速食之王,之前任谁都可以指着它说一句:没想到吧?打败你的是外卖!

然而方便面用行动证明了,被各种鸡汤文章钉在耻辱柱上反复鞭笞无所谓,特殊时期,“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2月以来,“方便面”这个词在天猫的搜索量增长了200多倍,除夕到初九这10天,京东上卖出了1500万包方便面,统一、康师傅、日清食品的股价也一路上涨。

鲜姐摄于日本泡面博物馆,看到这一墙就觉得幸福。

疫情爆发时,囤粮几乎是所有人的下意识动作,而在清单上,一般都会有泡面的一席之地。之前在网上还有武汉人绝不向香菇炖鸡面低头的段子。

为了让大家安心“宅”,国家发改委还将康师傅列为了生活必需品重点企业之一,全国最大的方便面厂天津顶益工厂(同时也是康师傅14家方便面厂中最大的一家)作为应急物资储备单位,1月28日晚上就复工,保证方便面的供应。

“食足世平”是方便面的发明者安藤百福留下的信念。自2013年销量达到顶峰后,方便面市场就开始了连续4年的下跌颓势。充斥着泡面味道的绿皮车车厢离我们远去了,方便面企业也被打上了“没有投资前景”的标签。

方便面市场经历了漫长的寒冬,靠着愈发严格的市场细分和高端品牌艰难过冬,一直到2019年,中国方便面的整体业绩才迎来增长。

日本泡面博物馆的安藤百福雕像 | 互联网新鲜事

统一集团内部人士表示,此次疫情的影响对整个方便面行业的长期发展来说,是有反推作用的,“鞭策的第一个方向就是品牌建设。大家在忧虑的时候,他的购买的决策不是价格,而是品牌。”

特殊时期,当我们把手不由自主地伸向货架上的方便时,脑子里可能会想起这么一首歌:有些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

日本泡面博物馆里满墙的合味道 | 互联网新鲜事

螺蛳粉、自热火锅、方便面等等各种类型的速食产品加起来,形成了一个万亿量级的市场。

疫情反推了速食行业,使之成为了逆势大涨的行业之一,也让消费者需求从一二线城市转向了更为下沉的市场。即使速食的产品形态注定了它和正经主餐之间还有着差异,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已经养成了。

不过,这次速食逆势爆发,本质是由于外出就餐和外卖的短时间停滞,速食还有机会接过这部分需求,疫情过后,市场增速会回落,回归到一个正常发展的水平。

想要尽量多地占据消费者的餐桌,速食品牌们还需在产品的口味和功能上多下功夫。

标签:螺蛳粉销量发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