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奇葩股东大会!没戴口罩吵架8小时,究竟因为什么事?

来源:中国基金报 2020-03-12 15:25:00

疫情期间召开股东大会,股东们没戴口罩在会议室吵了8小时?

这一戏剧性的一幕出现在新三板挂牌公司宁波公运会议室里。原本预定下午三点召开的股东大会,还没开会股东就争论起来,股东情绪失控,一直到晚上十点半,股东大会仍然无法召开。考虑到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最终股东大会中止。

究竟啥事能让股东情绪失控,口罩都顾不上戴的吵起来?

股东们没戴口罩争吵8小时

股东大会被迫中止

3月6日下午三点,在宁波在公司五楼会议室原本要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没想到,会议还没召开,股东就吵了起来。

宁波公运的公告里称,在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前,小股东与大股东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其一致行动人之间发生激烈的异议和争论,造成现场混乱。期间多名股东情绪失控,在狭小空间内未戴口罩进行激烈争论。直至22:35时,股东大会仍无法召开。

也就是说,这些人没戴口罩在会议室里吵了差不多8个小时?

宁波公运公告称,鉴于这种突发情况以及当前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为维护企业稳定和社会稳定,保护股东利益,根据本次股东大会召集人公司董事会在现场紧急召开的董事会临时会议决议,决定中止召开公司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

这次股东大会未能召开,未审议任何议案,也未形成任何决议。具体召开时间另行通知。

这场临时股东大会原定由董事长赖兴祥主持,会议应出席董事5人,出席和授权出席董事3人。但是,董事朱静强在场,明确表示不出席本次董事会,因此缺席,也未委托其他董事代为表决。董事蔡润东通过电话、短信等方式均未能取得联系,也未委托其他董事代为表决。

资料显示,宁波公运公司主要从事道路客运及与之相关的客运站经营及油料销售等业务. 成立于1981年,法人赖兴祥,经浙江省交通厅及浙江省汽车运输公司批准同意,公司前身浙江省汽车运输公司宁波分公司于1981年12月28日注册成立。2015年5月,宁波公运挂牌新三板。

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总收入5.9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0%,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71.17%。

两次增加临时议案

股东大会一度推迟

这场被迫中止的股东大会召开的也不容易,此前被推迟了一次,两次增加了临时议案,而这两次增加的临时议案,分别是董监高候选人、利润分配,这或正是股东大会的分歧点。

1月6日,宁波公运公告,将在1月21日9:30现场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预计会期半天。会议审议事项有三个,一是预计2020年度日常性关联交易;二是董事会换届选举,提名王玉忠、叶晋盛、朱静强、吴琰、赖兴祥为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三是监事会换届选举,提名卢文超、孙敏钊为第七届监事会非由职工代表担任的监事候选人。

上述董监高人员,赖兴祥、朱静强分别是上一届董事会的董事长、副董事长,王玉忠则是总经理。孙敏钊、卢文超分别是上一届监事会主席和监事。

但此后大股东和小股东分别提出要增加临时提案。

最先提出的是小股东方军。

1月17日,宁波公运发布公告,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延期,原本计划在1月21日9:30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推迟到3月6日15:00。延期的原因是公司于2020年1月10日收到持有3.1172%公司股份的股东方军先生书面提交的议案,提请在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中增加临时提案提名小股东的提案是什么呢?,主要涉及董监高候选人。

方军书面提交的议案有5个,包括《关于提名赖兴祥先生为宁波公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候选人的议案》、《关于提名王玉忠先生为宁波公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候选人的议案》、《关于提名倪联群先生为宁波公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候选人的议案》、《关于提名朱彤先生为宁波公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候选人的议案》、《关于提名宋志栋先生为宁波公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监事候选人的议案》,其中新增的人是朱彤、倪联群、宋志栋。

此后,大股东也提出了议案。

2月27日,宁波公运发布公告,2020年2月24日,公司董事会收到合计持有28.09%股份的股东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保税区东钱深蓝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保税区优悦科技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杭州长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方海明书面提交的《关于宁波公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3季度利润分配的临时提案》,提请在2020年3月6日召开的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中增加临时提案。

提议以公司现有总股本163,350,000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20元(含税),共计派发现金红利总额为3.267亿元(含税)。

提案中称,公司2019年三季度末未分配利润为10.38亿元。公司常年存在大额的闲置资金用于购买低息理财产品,资金使用效率低下;不利于保护股东利益,尤其是中小股东利益。

上述联合提案的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就是这次股东大会召开前参与吵架的一方。

5年三次变更大股东

争吵的一方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此前还曾是宁波公运的大股东。从2016年到2020年,宁波公运第一大股东变更了三次。

2016年11月,宁波公运发布公告,原来大股东为宁波交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于 2016 年 10 月 17 日至 2016 年 11 月 9 日通过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 以做市交易的方式购买公司股份 1633.50 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0.00 %。与原第一大股东宁波交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并 列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2018年11月,公司公告,宁波交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通过做市转让,使得挂牌公司第一大股东发生变更,由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变更为宁波交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不存在新增的一致行动人。

2020年1月1日,宁波公运再发第一大股东变更公告,宁波市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通过特定事项协议转让,使得挂牌公司第一大股东发生变更,由宁波交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宁波市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不存在新增的一致行动人。

标签:股东大会口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