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地教育遭疫情重创 线上开讲“南极课”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3-12 16:36:48

“企鹅幼儿园的阿姨/叔叔如何确定?看着企鹅宝宝的时候吃饭问题谁解决?如果幼儿园的企鹅宝宝丢了或者被吃了,阿姨要负责吗?”

“请问南极的冰是咸的么?”

带着孩子们的疑问,做了12年营地教育的启行教育首次将课堂搬到了线上。开课第一天,老师在500人的微信里为学员和家长带来启行南极营的珍贵视频。

自2012年在秦皇岛建成国内首个国际标准的营地教育研发中心,启行教育的第五个营地于2019年再次落地秦皇岛,是国内首家自然博物馆主题营地。这次,他们的最新尝试是走到线上。

2020年春节以来,国内线下教育和旅游行业受新冠疫情影响严重,跨两个行业的营地教育自是遭遇重创。

蓝象资本合伙人周爽在今年3月的分享中表示,儿童博物馆、营地教育、体育类和体能类的项目在短期内受影响很大,但“这些行业都是我们长期看好的,我们也不相信这些项目能够被一次疫情所毁灭”。

“作为一家教育机构、一个组织如何可持续发展,管理水平提升、工作效率提高、在确保营会安全和课程质量的前提下有收益——因为有收益才能持续投入研发。”启行营地教育创始人、启行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理事长赵蔚告诉记者。

营地教育在中国

营地教育起源于美国,至今已有150多年历史。在大自然、户外的场景中,通过体验式、有挑战的学习与团队生活里,提升青少年独立能力、团队沟通与合作能力,以及创造性解决问题等21世纪青少年必备的核心软技能。

据中国营地教育联盟(CCEA)的报告,中国在2018年已拥有各类营地约1500个,每年参与营地教育的学生约20万。该机构测算,国内营地教育的市场规模将在2023-2028年达到约1290亿元。

国内企业和资本也已经关注到营地教育的市场,万科、中泰桥梁、皇庭国际等上市企业已经涉足教育领域,游美国际、青青部落、斯达营地教育等初创企业已获得资本注资。

与同赛道的企业相比,启行教育不只是用一己之力,还在连接政府、学校、企业和更多的国内外资源共同服务孩子。从财务营收的角度,他们的付费方不仅有家庭,还有政府和文旅企业,其服务过的企业方包括歌华集团、万科集团、河北港口集团、三亚塔亚普拉健康度假区等。

“启行营地教育的其中一部分工作是服务4-18岁的儿童、青少年,还有一部分在服务成人,如学校教育者、营地行业从业者,来自家庭的父母。联合不同行业进行跨界合作,探索未来教育之路,这点是和其他夏令营机构或者营地机构有所不同。” 赵蔚告诉记者。

2019年7月,启行在秦皇岛西港建设的主题营地正式投入使用。整个西港营地的项目设计、课程规划、导师培训、营地运营由启行教育进行,该项目也是践行了他们对营地教育超越“教育+旅游”的深层思考。

启行教育集团首席战略官许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教育本身涉及学校、家庭、校外三个场景,我们要做的是‘三位一体’的营地教育,也就是教育产业链和教育综合体。”

线上开讲“南极课”

2月7日,启行教育的线上南极PBL课程正式上线,内容包括南极探险队成员的分享,国内古生物学家、海洋学教授的讲授,还有启行课程研发团队的十多个PBL学习工具使用与指导。

为保证线上学习的效果,启行教育的学习社群中有班主任为学员布置作业、点评辅导,并联合知乎建立了“带你看世界 / 探访南极”的主题讨论,邀请专家在线解答。

课程结束后,小学员们不仅从海洋、冰川、气候、生物、人类、进化、生态等诸多角度认识南极,还学会了KWL表格、思维导图、鱼骨图、项目计划表的使用方法。

“启行八天PBL南极线上课程,启行团队全力以赴用心打造,同时也心怀忐忑。昨天圆满结课,看见孩子们精心设计的PBL项目作品觉得所有的辛苦努力都是值得的。”赵蔚在课程结束时不禁感慨。

据了解,继南极课堂之后,启行教育又上线了“美国小学生夏校科学课”“线上亲子营”“太空科技课”“中学生成长规划课”“东非、北极、加拉帕戈斯自然博物课”等一系列线上课程。

启行教育此前的业务包括面向4-18岁年龄段学员的营地教育产品和服务,以及为企业和政府客户提供的营地咨询解决方案。线上项目的试水,将可能成为启行教育的又一增量。

赵蔚告诉记者,启行一直把用户和产品放在第一位:“启行要成为一家持续发展的教育,也在慢慢的让团队有成本控制、管理效率的意识。但我们更多的还是考虑用户,永远是家庭需要什么、孩子需要什么,甚至把他们没想到的都要考虑好。”

自然博物之旅

启行教育将南极课作为首次线上试水的缘由,一方面是今年正值发现南极大陆200周年:1820年岁首,一支俄罗斯南极考察队乘坐单桅船发现了南极大陆,验证了古地理学家关于南方大陆存在的假说。

另一方面原因是启行南极亲子营刚结束,线上课程也邀请了过往营员分享真实感受。在2020年的规划中,启行教育还将继续南极亲子共学之营。

“自然博物”是启行教育2020年的年度主题。南极也是启行2020年12个自然亲子博物探索项目之一,此外还有东非、北极、加拉帕戈斯等全球最具生物多样性的极致自然亲子营项目。营员们将在博物专家的支持下,由父母陪伴着跨冰川荒原、观风云变幻,共同收获成长并递进家庭亲子关系。

今年1月,赵蔚在启行教育的微信公众号上推荐了一份可用于亲子共学的自然博物书单,第一本是恒众国际创始人张瑛的《不止到加拉帕戈斯》。

“字里行间中,带领读者开启一场奇妙又真实的自然博物之行。” 她写道,“也许,我们与自然的关系可以通过更奇妙美好的方式搭建。”

直到目前,营地教育没有统一的概念。无论何种形式,它们共同的特点是体验式学习,通过富有创造性的营会活动,让青少年“有目的地玩”和“深度探索自己”。

在赵蔚看来,营地教育行业就像我们生活的大自然一般,本就是个生态系统,“不同物种在一起才能真正的进化。如果只是自我进化,你的生态会很单一,难以实现质变。”

标签:营地教育重创线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