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的突如其来,短期改变了企业运行节奏,在线办公成为众多企业的选择,这使得在线办公需求大增,华为等一众巨头窥见其中机遇。华为旗下WeLink在疫情期间用户数也出现暴增,而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给WeLink定下了一个目标——成为中国最大的企业业务办公平台。在巨头竞争的在线办公市场,新入局的WeLink有何优势?首先,WeLink在技术上有开放、智能和安全三大优势,其次则是WeLink的想象空间还在于集合华为云计算、5G、AI的软硬件一体化平台优势,以及集成后可能带来的价格优势。

华为云WeLink团队也没想到,产品对外发布还不到两个月,WeLink在华为内部的战略地位再次拔高。

近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内部座谈上直言:“WeLink的战略机会窗已经出现,我们要扑上去,撕开它,纵向发展,横向扩张。”并且,任正非还首次公开WeLink的大目标:成为中国最大的企业业务办公平台。

当下的背景是,突如其来的疫情,令远程办公的需求急速增长。华为云有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疫情期间,华为云WeLink新增企业用户数十万,新增日活用户数超100万,业务流量增长50倍。

而远程办公、上课过程中出现的卡顿、崩溃等问题,又带动了行业对5G、云计算的技术渴求。面对未来“在线”化、云化的趋势和机遇,华为、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等都强化了入场云服务、底层技术的深度。

就在近日,阿里达摩院宣布成立XG实验室,现阶段主要聚焦5G技术和应用的协同研发,针对的是超高清视频、在线办公等场景;字节跳动旗下飞书将于近期推出独立App飞书文档;去年12月26日,华为云正式对外发布WeLink,12月25日,腾讯云发布了腾讯会议,企业办公市场的竞争可见一斑。

在任正非看来,WeLink可以从企业办公场景、2B业务做起,“因为互联网已经经营了十多年,C端市场几乎全覆盖了,我们不要和BAT正面竞争。”

他表示,WeLink要抓住联接(5G/云/AI/光)的新趋势,形成更加有战斗力的平台,在这个有战斗力的土地上,从底层抄互联网的后路。

技术能力外溢

在外界的印象中,华为向来是硬件公司。事实上,华为在B端市场积累多年,WeLink也来自华为内部的数字化办公转型,在商业化之前华为内部已经使用了3年。

作为一家年营收超1000亿美元的全球化企业,华为有19万员工,业务遍布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办公点多达1023个,业务横跨运营商、政企和消费者三大领域。面对自身庞大的架构和繁杂的业务体系,华为自身迫切地寻求一款能够支撑公司有效增长和全球化运作的智能工作平台。

于是2016年WeLink立项,2017年WeLink 1.0在华为上线,提供会议、消息、邮件、待办审批、知识共享各种功能。如今,华为基于自身实践进一步对外输出数字化办公产品。所以,任正非也在座谈中提到,这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要抓紧发展“柳”(WeLink)。

“类似华为这样的大型企业内部,原本就已经有很壮大的应用,而这些公司有天然的冲动将应用商业化。”一位软件行业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伴随着管理和产品的成熟,以及IT技术基础设施的积累,华为等巨头向外输出自己的产品,这是典型的管理能力和技术能力的溢出。”

而一场疫情加快了企业办公市场的成熟,也成为了各类产品的能力练兵场。

华为云WeLink服务产品部总裁王俊向记者表示:“疫情到来,业务的使用需求也呈现了爆发性增长的势头,各个业务服务提供商都面临了很大的压力。WeLink整体面临海量请求服务时的情况服务基本保持正常,但是也出现了一些小模块在浪涌式服务请求时的请求短暂限流的情况,经过紧急处理都快速恢复了正常。”

面对浪涌式的业务需求,王俊谈道,核心的应对还是依赖云服务的弹性能力和基于云服务的线上流水线处理机制。这两项能力可以帮助WeLink按需及时获取资源、快速处理问题、版本快速上线、实现自动化的部署,华为云是WeLink快速发展的关键引擎。

差异化竞争

在企业办公市场上,空间很大,美国市场研究机构Markets and Markets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到2020年全球智能办公市场规模会达到3000亿元。同时,华为面对的劲敌也很多,包括微软、阿里、腾讯等。

腾讯和阿里以即时通讯(IM)作为切口,除了IM的功能外,还囊括了大量的第三方服务,包括云服务、数据采集等。微软、谷歌等也早已进入智能办公市场,在协同工具、生产力工具上的软件技术强大。

华为如何走出差异化道路?

王俊表示,一方面,WeLink来自华为内部成功实践,华为更懂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另一方面,WeLink在技术上有开放、智能和安全三大优势。WeLink开放平台能快速对接企业业务,如认证、邮箱、业务服务和知识,让企业1天就能像华为一样办公;通过WeLink智能助手小微,用户和WeLink服务之间只有“一句话的距离”;华为把网络安全和用户隐私保护作为公司最高纲领。

任正非也谈到了华为在安全和客户上的优势。他表示:“企业对安全性的要求要重过私人对安全性要求,企业要求高可靠。这个是我们的强项,是BAT的弱项。我们要坚持面向中大企业和政府组织,这就是和BAT不同的地方,我们要杀出一条不同的路来。”

众所周知,华为服务B端客户经验丰富,疫情期间WeLink通过高清会议、高效沟通、在线办公、健康打卡、安全接入企业现有业务系统及应用等功能,支撑了医疗、政府、能源、金融、高校、制造、交通等各类企业的远程办公与复工复产;使用WeLink的客户包括北大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中大一院、中大五院等近万家医疗机构,全国数万家各级卫健委、疾控中心、政府单位,各大金融机构、能源企业、高校等。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华为目前首先针对大型的B端客户,未来要占领更多市场也要考虑进入更多中小B端企业。

在技术、客户之外,WeLink的想象空间还在于集合华为云计算、5G、AI的软硬件一体化平台优势,以及集成后可能带来的价格优势。

这里就有两个层面的集成,一类是和华为终端进行联接,比如任正非就提到学校场景,终端很快就会出白板,白板屏幕要能和WeLink联接起来。

另一类是从云服务的模式(IaaS、PaaS、SaaS)来看,越往上层(SaaS)就是腾讯、阿里的应用天地,越往底层(IaaS)就是华为的基础设施阵地,他们会有碰撞交集的就属中间的PaaS层,现在越来越多的公司往PaaS层做部署,而且越来越重,因为SaaS层需要PaaS协助完成工作。WeLink其实可以看做是类似PaaS的平台,与华为底层IaaS、底层通信技术的一体化结合显然是有业务部署优势的。

相似的一体化型选手就有微软,前述软件业人士也告诉记者:“现在PaaS层和SaaS层越来越复杂、之间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很典型的是微软这家公司,有很优秀的应用,但是根本上是要依靠PaaS层强大。事实上微软云Azure既有健壮的PaaS层,也有自家的IaaS层,给用户提供一整套的水电设施,还给你定制化应用。”

可见,国内外的巨头们都在云服务中上下侵蚀市场,其中的垂直细分市场庞大,有足够的空间让玩家竞争,国内的企业办公服务等也才起步,接下来会有长足的蓬勃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