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鱼全球产业链生变 供应商洗牌加剧

来源:证券日报 肖伟 2020-03-16 08:18:42

究竟是报复性需求,还是复苏性需求?究竟是中国需求在拯救全球供应链,还是全球供应链自身在发生深刻变革?

跟随着“一尾海鱼”——三文鱼背后的全球供应链,《证券日报》记者进行多方采访,试图揭示即将到来的大消费领域变革。

消费需求引激烈辩论

南京要发放3亿元消费券,宁波立刻跟进要发放1亿元消费券,意在支持本土餐饮行业复苏。有媒体跟着喊出“报复性需求即将到来”,宜信首席经济学家李琳博士却出言谨慎:“中国国内二季度消费将在一季度极低的水平上反弹,消费增长二季度或会显著提升。我们将之定义为补偿性消费需求。”

湖南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产业经济研究员王连芬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疫情发生以来,我观察到明显的消费向下挤出现象,因为供应侧存在明显的空白,人们不得不选择的廉价方便面和速热速食产品。在疫情消退后,消费向下挤出现象会迅速结束,消费结构会在短期内回归正常。以报复性消费冠名这一短期现象值得商榷,但是在消费复苏之后,国内市场必然重启消费升级、消费增长之路,届时将有更多消费品生产企业脱颖而出,成为大消费这一新赛道里的佼佼者,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以舟投资基金董事长邓天坤接受了《证券日报》记者的采访,他屡屡强调自己看好大消费市场:“我看到国内复苏在望,航空、运输、物流、餐饮、商超都在恢复。此前,资本市场对疫情做出过度反应,现在是市场修复过度反应的时刻,我们的头寸已经反映出这一趋势。我个人相信,国内的消费升级趋势不会改变,中国未来的消费者需要更好的产品。这是我们坚定持有头寸组合的信心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邓天坤不仅公开撰文阐述观点,还公开自己的投资组合。在他的组合里就有佳沃股份这类从事中高端海产事业的公司。

供应商洗牌加剧

作为中高端海产品代表的三文鱼产业,在过去的2个多月时间里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挪威、智利均是三文鱼主产国,占据世界供应主要部分。而今,处在淡季的挪威三文鱼产业正面临艰难的选择,而智利正在迎来幸福时光。

依据UCN国际海产资讯的消息,2019年,挪威对中国出口三文鱼销售额增长97%。然而2020年2月份,受疫情影响,物流中断,消费缩减,挪威对中国出口三文鱼数量呈断崖下跌。2020年3月13日,美国发布旅行限制,此举将影响欧洲三文鱼对美出口。市场人士普遍认为,短期内,包括挪威在内的欧洲各国不得不在内部消化三文鱼产品,智利将成为这场动荡中的赢家。

智利麦迪食品董事长何塞表示:“欧美航班停运后,市场空白需要得到填补,智利三文鱼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出发。”智利当地媒体《信使报》也报道称,多家智利三文鱼生产商将出口中国的三文鱼转道在美国销售,由于美国消费能力强劲,这一部分供应得到很好吸收。今年2月份,得益于良好的鱼场管理措施和国家政策扶持,智利三文鱼产业喜获丰收。

同样掌握智利三文鱼资源的佳沃股份也表现出乐观态度。佳沃股份董秘崔志勇表示:“中国国内疫情对我们的业务有一定影响,但是别忘了我们还有国际销售。我们的供应链早已恢复运转,除了挖掘三文鱼鱼体资源之外,我们还有许多副产品开发项目正在进行。例如三文鱼头、鱼皮等均是可以充分利用的资源。我们前期做了调研工作,国内市场对此有一定需求。”

曾经一度被资本市场看好的陆基三文鱼养殖遭到质疑。在国内,东方海洋出售其陆基三文鱼养殖项目,并向外界承认10年来项目没能盈利。在国外,陆基三文鱼生产商Atlantic-Sapphire发生养殖事故,其丹麦试验基地内约22.7万条大西洋鲑死亡,初步分析认为,氮浓度升高是造成三文鱼死亡的原因,受此影响,该公司股价大跌16.22%,总市值下跌至7亿美元。崔志勇评论此事:“陆基三文鱼生产技术有明显的优点,也有明显的缺点。这一事件会影响它们后续产业化进程。消费者会更青睐纯天然、原产地、无污染的海产品。”

消费端满怀希望

3月13日凌晨,湖北咸宁20万斤活鱼抵达武汉,人们在微光里欢快挑选鲜活水产。而在湖南长沙,湖南徐记海鲜的厨师们正在早起忙碌,再过几个小时,长沙的食客们便可品尝万里之外的三文鱼盛宴。徐记海鲜门店相关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供应链上游已经恢复,这些天我们门店客流逐渐上来了。我们最近创新很多产品和服务,特别是手机下单的一人餐外卖服务,走量正在持续上升。”她补充说:“很多人在网络上看到李佳琪帮獐子岛带货,在直播中没有买到货的人搜索到了我们,刚好我们又在推动一人餐。虽然过程有些误打误撞,机会总来都是给有准备的人。既然选择了奋斗,我们就要满怀希望。”

徐记海鲜创始人徐国华认为一个人一辈子只需要做好一件事情。对他而言,这件事情就是“以更高的性价比、更新鲜的海鲜,让更多人享受到健康美食带来的快乐”。为此,每年他要严格筛选供应链伙伴。今年虽有疫情影响,却也不能例外,采购团队已在进行海外询价工作。

距离徐记海鲜20公里远的捞刀河货运车站迎来忙碌时光。这个始建于1937年的四等货运站是长沙上行线路中最重要的编列站之一,进出长沙的中欧班列需在此处进行解编和编列。站内工作人员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疫情没有影响我们的日常工作。最近中欧班列发货频繁,来自欧洲的班列也有明显增加。”在货场中,Evergreen公司生鲜集装箱整齐排列着,宛如两条巨大的长龙,正准备开始编组作业。工作人员补充说:“来我们这里编组的生鲜集装箱数量很多,每两天就有一个班次。我们是距离长沙人民菜篮子最近的编组站。”

标签:大消费领域三文鱼产业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