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Soul因恶意竞争被批捕被送上热搜

来源:IT之家 2020-03-16 08:42:44

融资数亿美元、估值15亿美元,总用户过5000万、日活数百万,去年备受好评、被多家机构评为“新社交最大黑马”的独角兽Soul又上热搜了。

与上次因流量巨大、服务器瘫痪而导致APP崩溃登上热搜不同,这次被送上热搜的关键词是“合伙人设局举报对手,恶意竞争被批捕”。

据办理此案的的上海普陀区检察院透露,2019年7月,嫌疑人李某发现有一款名为“Uki”的APP与公司产品“Soul”功能类似。为了打击竞争对手,李某授意下属、公司员工范某收集Uki上的有害违规信息,几番苦苦寻觅却没有如愿以偿。于是,李某开始授意下属通过“钓鱼”的方式收集:“如果在Uki上找不到违规内容,就用自己注册的账号在他们平台上发布违规内容,然后再截图。”

随后的10月,员工范某分别用自己和同事的手机在Uki平台上注册两个账号,并通过账号发布了涉黄有害言论和图片,截图后向有关部门举报。导致对方的APP被下架处理三个月,造成被害公司增长几近停滞、业务严重被危害。

日前,该案犯罪嫌疑人李某、范某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被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李某应为社交应用Soul的合伙人,负责公司产品运营和内容审核等工作。

据猎云网了解,李某在Soul,主要负责运营等业务。

对于案件的相关问题,Soul有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具体的情况我不太了解,确实没有办法进行回应。如果可以的话,也是希望这种事情不要占用太多公共资源。”

知名产品经理、匿名社交APP创始人郭子威(微博:纯银V)发微博称,“之前微博评论和微信群里很多人反馈,Soul举报竞争对手也不是第一次了,受害者众多。实际上Soul和那些被举报者的日活有5倍以上的差距,领先如此之多还玩下三滥,只能说管理层基因优良。”

郭子威在另一条微博表示,“也有评论说,Soul CEO张璐对钓鱼举报不知情不支持,是COO李某一意孤行,希望真是如此,否则他家学聪明了,下次雇佣外人举报,把自己撇清,岂不是人人自危,加价战栗?”

2020年3月1日起,《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开始施行。规定明确,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和生产者、平台不得开展深度伪造、操纵账号等违法活动。网络信息的内容生产者也应当遵守法律法规,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不良信息等。

此前,工信部也曾多次出台政策,明确互联网企业不得恶意干扰用户终端上其他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的服务,或恶意干扰相关软件等产品的下载、安装、运行和升级。

业内专家认为,能约束一个企业不采取恶意竞争行为,除了法律法规,还有价值观。

按马云的说法,使命(vision),是做正确的事;价值观(value),是正确地去做事。如果把使命作为我们去的目的地,价值观就是高速公路上的红绿灯和黄线白线,按照这条路去开,永远有准则(guideline)。

根据阿里巴巴内部视频显示,从1999年湖畔花园创业至今,马云在多次讲话中强调“价值观”,马云称价值观是阿里巴巴的立身之本,是加入公司后所有人的约法三章,是高楼大厦的水泥,是内功。马云还表示:“阿里历史上所有重大的决定,都跟钱无关,都跟价值观有关。”

2016年上线的Soul,在2018年才火起来

2019年,沉寂了多年的社交赛道重新焕发生机,数十款社交APP扎推上线,光有BAT等大厂背景的产品就不少于15个。

但冒头的APP,却是2016年就上线的Soul。

企查查数据显示,Soul隶属于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12月获得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璞聚投资、简鸣资本、北京明隽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Ventek Ventures;2017年06月,该公司获得A轮融资,投资方为MFund魔量资本和晨兴资本;2018年1月,该公司获得B轮融资,投资方为DST和元生资本。该公司的C轮融资金额和投资方均未透露。

DST投过Facebook、Twitter、陌陌、探探等知名公司,其对Soul的投资,让Soul在竞争激烈的社交赛道备受关注。此后,Soul也一路成长为独角兽,并无数次被媒体和投资机构当作了解95后、00后社交的典型案例。

2019年8月,Mob研究院发布的《2019陌生人社交行业洞察》显示,陌陌、探探的安装量分列第一第二,紧随其后的是Soul、Uki和积目。

据知情人士透露,自2016年上线主打“灵魂社交”,Soul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虽有稳步增长但仍处于小众产品。直到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因增速惊人,他们才被投资人和外界所熟知。也是在此期间,Soul完成了一笔大额融资,数值在数亿美元,投后估值近15亿美元。

此前Soul有关负责人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过,转折点来自于“语音匹配”功能的上线,保守估计该功能曾为Soul带来了数倍甚至更多的流量增长。

Soul被下架,随后恶意举报对手

在陌生人社交领域,政策对行业的影响越来越大。小众即时通信工具专项整治出台后,比邻、密语、聊聊、音遇、探探、最右等都曾遭遇下架。

2019年6月28日,国家网信办发文称,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根据群众举报线索,经核查取证,首批依法依规对吱呀、Soul、语玩、一说FM等26款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淫秽色情内容的违法违规音频平台,分别采取了约谈、下架、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对音频行业进行全面集中整治。

据报道,2019年7月,Soul合伙人李某发现了一款名为Uki的社交app与自家产品功能类似。

事实上,在1v1交友匹配功能上,两款产品着实十分相似。

曾分别使用过两款产品的用户小维向猎云网介绍,虽然市面上有不少主打声音社交的产品,但只有Uki与Soul最相似,尤其在文字匹配和语音匹配的功能上。

“因为Soul总用户量更多,其匹配速度更快,体验会更好,但在Soul免费匹配次数用完了的情况下,不少人会选择具有相似功能的产品做替代。”

“Soul被下架了,但竞争对手不受影响。”业内专家分析,害怕竞对、替代品上位,抢去赛道内的流量份额,这应该是恶意举报的源头。

为了打击对手,李某授意公司运营主管范某到对方平台恶意发布涉黄有害言论及图片,并自行截图后向相关部门举报,致使Uki APP于11月初开始被下架,直致2月28日才在应用商店重新被上线。

在此期间,Uki用户数据呈断崖式下跌、公司业务几近停滞,重新上线十多天后增速仍不及下架前三分之一。

Uki公司负责人在司法调查过程中透露,其实范某的账号发布的涉黄图片在审查过程中已被平台工作人员发现,立即将该信息删除,并未发布到网上,因此该信息是用户发布后,通过自己的账号截图,利用截图页面举报。之后公司又发现发布有害信息的两个账号都来自同一地址,且在发布有害言论图片后都迅速修改了头像,遂向公安机关报案。

2020年2月19日,公安机关将该案提请普陀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举报对手的想法,2018年就有了

因恶意竞争,导致高管被批捕,Soul案可能是国内互联网圈被公布的第一起。

事实上,这并非Soul第一次有举报对手的想法,早在2018年Soul第一次被下架时,相关高管就动过“歪念头”。

据Soul前员工易寒介绍,2018年9月Soul第一次因为违规被下架,当时公司正处于增速最快的阶段,增速对于公司后续一轮轮融资估值起着决定性因素。

“所有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想着如何应对、如何在下架后保持增长以及如何防范对手在这段时间借机超车......”

一次交流会中,有高层直接提议去举报对手,让对手也陷入下架风波,一同陷入增长下滑的困境,实现“共同退步”。但很快这个提议被不少员工所反对,最后并未提上议程。

“那次下架时间只有一周,故意收集证据举报的提议并未落实,当时也只以为是高层的气话,并未当真。实在没想到半年过后,在soul陷入第二次下架风波后便被采纳,甚至手段比之前所讨论的更恶劣和阴险。”

同时易寒还表示,第一次讨论这个提议时并不是针对Uki,对于Soul来说Uki在当时还不算是最大的对手,两者之间尚有一定差距。

显然,第二次被下架Soul面临的危机和忐忑不可同日而语,与之前第一次整改相比,第二次长达三个月的整改周期既漫长又难熬。

在这段时间,Uki成长速度已远超过去几倍,甚至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曾于2019年7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中,把Uki当作因创新取得好成绩的正面案例。同时企查查显示,Uki所属母公司牛咖信息科技也刚也于同年9月得到经纬中国的注资。

Soul前员工易寒透露的信息,猎云网也试图向Soul公司求证,但截至发稿,对方没有回复。

标签:Soul恶意竞争独角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