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前,郑梦九通过一场震惊韩国的商界政变“夺取”了现代汽车控制权。21年后,当现代汽车最高权杖进行又一次交接时,却异常平静。

“并没有很多外部人员所想象的权力争夺,甚至大打出手的场景,因为郑义宣时代的到来已经成为定局。”现代汽车高管崔元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3月19日,现代汽车股东总会将在韩国首尔召开,此次会议上郑义宣将被提名为董事。不出意外的话,随后的董事会会议上,郑义宣将被选举为现代汽车新一任的董事会主席。

1967年以来,在创始人郑周永、郑周永五子郑梦九两代掌门人的领导下,现代汽车从偏安韩国一隅成长为全球第五大车企。如今权杖即将交到第三代掌门人——50岁的郑义宣手中。

但郑义宣的心情可能并不轻松。在郑梦九执政的最后5年,现代汽车全球业绩持续下滑。今年3月,现代汽车股价出现10年来的新低。中国两家合资公司更是出现亏损,产能闲置率超过50%。

郑义宣当前的处境,与2009年的丰田章男有所相似。当年丰田汽车全球爆发召回1000万台汽车的危机,作为丰田家族第四代长孙,丰田章男临危受命,出任丰田汽车社长。

近日,北京现代推出其首款纯电动汽车“菲斯塔纯电动”,并拥有490公里的NEDC续航水平。

近日,北京现代推出其首款纯电动汽车“菲斯塔纯电动”,并拥有490公里的NEDC续航水平。

“郑梦九用21年时间推动现代汽车走出韩国,成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郑义宣的使命是什么?他如何扭转不断下滑的局面,如何解决现代和起亚廉价车的品牌形象,为现代汽车开创一个全新的未来?”现代汽车在华某子公司高管刘华表示。

权杖交接前夜

2月19日,现代汽车董事会会议召开过后,现代汽车第二代领导人和第三代领导人权力交接就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上个月举行的董事会上,现代汽车并没有提交重新聘任郑梦九为内部董事的议案,其任期将于3月16日结束。这意味着,郑梦九将卸下他担纲了21年的董事会主席职位。此后,郑梦九在公司仅将保留象征性的“会长”职务,进一步脱离现代汽车的决策和管理体系。

而第三代领导人,将在3月19日现代汽车定期股东总会之后诞生。

根据现代汽车的董事会章程,在3月19日举行的股东总会上,现代汽车将就郑义宣担任公司董事的议案进行投票表决。此后将立刻召开新一届董事会会议,在新的董事成员名单中投票选举新一届的董事会主席。郑义宣如若获得2/3的选票,即可被委任为董事会主席。

现代、起亚汽车前任独董及董事成员金成熙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作为郑梦九“独子”,郑义宣没有任何竞争对手。而且早在2年前,郑梦九就已为郑义宣出任董事会主席铺平道路。

此外,韩国企业评判研究所基于投资者调查出具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2月,郑义宣在韩国企业家的评判排名中跃升至第二名,相较于去年同期提高了6个名次,这显示郑义宣在股东中的认可度非常高。

崔元泽透露,2018年,郑义宣出任现代汽车首席副会长后,郑梦九便将集团的主导权交给郑义宣,而且此后几乎没有出席任何公开活动,“即便是公司的董事会、年会等往年年年出席的活动,也都没有出席。”

崔元泽同时表示,他没有想到郑梦九会如此“干脆而彻底”地离开公司,因为郑梦九完全可以保留董事的身份。

不过韩国新韩证券行业分析师李先烨提出,现代汽车也可能出于维护公司开放、透明的形象而任命郑义宣以外的人员。

“毕竟,在朴槿惠闺蜜干政门出现以后,一些韩国财阀已经将公司控股结构的透明化,作为向投资者承诺的重要事项;在此基础上,通过将实际控制者及董事会议长职务进行分离,来体现董事会人员结构的透明性,也成为部分企业的选择。”李先烨表示。

但他同时认为,无论郑义宣是否担任董事会主席职位,现代汽车实质上将由郑义宣掌控,因为郑义宣在公司内外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即便最终选举现代汽车CEO等其他人担任董事会主席,实质上也会在郑义宣的领导下展开工作。

郑周永亲自培养的“将才”

郑义宣出生于1970年,在韩国高丽大学经管学院和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完成本科和MBA学业。

现代汽车集团首席副会长郑义宣,后边牌匾写着“确保未来市场领导力的元年”。

现代汽车集团首席副会长郑义宣,后边牌匾写着“确保未来市场领导力的元年”。

金成熙表示,一次宴席上,郑义宣回忆说,上世纪80年代,郑周永会不时将郑义宣叫到自己旁边,讲一些关于从事汽车维修及汽车技术的相关故事,有时候还会向周边的人炫耀家里出了个“将才”。“如果想去做好一件事情,必须要能够做到像我一样,自己尝试过,然后自己熟练地掌握,才会有发言权。”郑义宣回忆郑周永的原话说。

上世纪90年代末期,郑义宣也刚刚完成求学,加入现代汽车集团,他很快显示出与父亲郑梦九不同之处。

李国宪举例说,郑义宣加入现代汽车集团的首份工作,便是针对所有与现代汽车有所往来的金融机构进行列表,将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介入韩国应对金融危机的管理后各个金融机构的股东变化及授信风格进行分析,从而制定新的融资政策。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教授李国宪告诉记者,韩国汽车行业的供应链系统高度垂直而封闭,除了部分难以替代的零部件之外,几乎全部由韩国本土零部件公司供应。这一生态形成的原因,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日本对韩国汽车公司的技术封锁。

一位要求匿名的韩国零部件企业负责人表示,郑周永和郑梦九时期,现代汽车与零部件公司形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生态关系。例如起亚汽车在江苏省盐城建立工厂时,就有近百家韩国零部件厂同时进入盐城。但作为条件,也会要求零部件商对现代汽车公司保持“绝对忠诚”,签署类似于排他性协议的合同。

不过,这种供应链生态关系在郑义宣出任现代汽车采购室室长后被打破。上述零部件公司负责人表示,郑义宣一方面积极拉拢外部的合作伙伴、初创企业进行创新开发,同时对于本国零部件企业的控制也有所松动。

他举例说,此前现代汽车的采购决策取决于一线人员的判断与上级的同意,郑义宣则建立了一套可行的零部件采购模型,用模型来管理现代汽车的零部件采购。其中最重要的是:如果该企业有现代汽车高管或家属介入,就一票否决。

韩国汽车配件企业(中国)联合会会长朴英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郑义宣就任后,由于坚持闭环式供应链而导致对于零部件商的一些限制也在逐步放开,例如允许一些不涉及到核心机密的零部件企业向其他车企提供零部件,以及在零部件企业出现困难时,现代方面会安排基金帮扶。

根据不完全统计,自郑义宣赴任首席副会长的2018年至2019年底,现代汽车集团在海外市场的对外投资额,相较此前同期增加约330%。

朴英奎表示,郑义宣之所以打破韩国汽车公司供应链生态的传统模式,一方面是因为跟随现代起亚进入中国市场的韩国零部件企业,受到合资公司影响出现经营困难,另外一方面,“最重要的是,郑义宣希望通过开放产业链的形式,建立全球化的供应链体系。”

郑义宣充分展露锋芒,则是在2005年出任起亚汽车代表理事之后。起亚汽车创立于1944年,主要生产价格低廉的小型车。1999年,在韩国金融危机冲击下,起亚汽车破产清算。

2005年-2018年,郑义宣在起亚汽车历任代表理事、副会长和会长职务。在此期间,他推动起亚汽车推出设计品牌“Design?KIA!”,推出了一系列品质更高的产品,通过与现代汽车协同采购、与核心零部件企业东熙汽车(DongHeeAuto)合资等降低成本。

2018年,郑义宣离开起亚汽车到现代汽车任职时,起亚汽车全球销量达到280.9万辆,较2005年增长了近130%。

公开信息显示,文在寅政府就任以后,韩国青瓦台宣布,从青瓦台的一个柜子内,发现了一批由朴槿惠本人或参谋人员记录的相关信息,其中一条笔记是由朴槿惠记录部分韩国大型企业掌门人的内容。

该笔记提到“自从郑义宣离开起亚汽车后,许多起亚汽车工作人员非常想念郑义宣,并一直在询问何时能够归来”。

“朴槿惠的手册上的一段话,可以说使韩国民众们真正认识了郑义宣,让低调的郑义宣,从只有业内熟悉的人,变成韩国民众人尽皆知的知名人物。”李国宪表示。

与父亲郑梦九的分野

在韩国学者的研究中,郑梦九经常被形容为典型的韩国传统家族式财阀领袖——相比于流程或系统,更依赖于经营者或创始者的“直觉”;在高管的选拔及任用,更倾向于使用公司内部培养的人才。

“郑梦九以强硬的领导意志推行现代汽车成长为全球第五大汽车公司,用亲信和血缘关系编织自己的权力网。”刘华表示。

在特定的历史阶段,郑梦九的治理方式使公司权力集中,决策迅速,执行到位。比如上世纪90年代,现代汽车的产品曾存在生锈、打不着火等质量问题,饱受诟病,消费者把二手车卖掉,拿到的钱甚至连剩下的车贷都不够还。

“1998年左右,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戴维·莱特曼在节目中说,‘想吓唬宇航员,直接在航天飞机上贴个现代汽车的标识就行了’。郑梦九会长看到后愤怒地砸掉了电视,转身立即去生产车间检查。”崔泽元回忆说。

看到发动机舱盖里各种线路乱七八糟,螺钉五颜六色,郑梦九脸色铁青,开始咆哮:“线路全部排列规整,螺钉全部涂成黑色,车间不整齐一辆车也不许下线!”此后郑梦九还成立了拥有一票否决权的质量控制委员会,每逢质量问题报告会,所有成员不得缺席。

与郑梦九相比,郑义宣则更加“西化”。

“郑义宣脑子里似乎有无数个模型,每次向郑义宣报告的时候,他会问几个问题,然后根据不同的模型来得出投资或不投资的结论。”崔元泽表示。

1999年,现代汽车收购起亚汽车。郑义宣发现,如果将现代汽车与起亚汽车架构直接合并,无法促进两家公司发挥各自的优势,因此郑义宣设计了一套针对现代与起亚汽车之间关系的体系:即研发及平台共享,部分零配件采购可共同进行,但鉴于两家公司为独立的上市企业,设计、营销和企划均由各个企业独立运行。

“可以将现代和起亚,理解为除了老板和几位最高层人员以外,基本上独立进行运作的两家车企的联盟,但由于资本关系及最高层的人员流动,使两家联盟车企间的关系密不可分。”崔元泽说。

郑义宣与其父郑梦九的另一大不同,是对外部人员的使用。2012年,郑义宣力排众议起用前奥迪设计总监彼得·希瑞尔担任起亚汽车设计副总裁,这是起亚汽车有史以来首位外国籍高管,在韩国汽车行业也尚属首次。

去年,前北京集团高管李峰被聘用为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总管东风悦达起亚汽车在中国本地的生产、销售及企划业务,这也是起亚汽车进入中国市场以来,首次任命非韩国籍人士担任在华合资企业的总经理职务。

一位要求匿名的韩国起亚汽车公司高管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李峰的任命过程中,郑义宣的推动作用非常大,这也体现了郑义宣希望打破内部保守主义,谋求变化的意愿。而且郑义宣在2018年出任现代汽车首席副会长职务后,先后更换了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市场的负责人及技术研发部门的掌门人,并多次打破常规高管晋升途径,任命多个非韩籍高管。

在管理风格上,郑义宣也与其父郑梦九大相径庭。多位采访对象表示,郑梦九是韩国汽车行业推崇狼性文化的代表人物之一。“2008年9月,郑梦九接到汇报称起亚在中国无法完成销量目标,当天,他就做出了让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高玉锡走人的决定。”崔元泽说,这时距离高玉锡上任仅仅10个月。

而郑义宣的表现则更加温和、低调。一位曾经负责接待过郑义宣的北京现代负责人表示,“每次郑义宣来中国之前,只会通知会见部门的负责人,经常独自一人或只带一个秘书。开完会在公司食堂吃饭,直接就返回韩国了,每次都是如此‘神不知鬼不觉’。”

彼得·希瑞尔也表示,相比于在欧洲公司,起亚汽车工作“更加自由”。李国宪认为,之所以郑义宣能够打破韩国传统车企的用人传统,是因为他“同时拥有股权、基层经验及业绩三者的结合,在公司内部形成了难以动摇的权威”。

李国宪进一步认为,郑义宣的种种举动,体现了他正在将西方的管理理念与韩国家族式治理模式相融合。

新王的挑战

2006年,丰田一位高管曾感叹“从汽车的后视镜里,我们能看到现代汽车在飞快追赶”。但在郑梦九时代的最后5年,现代汽车与丰田汽车的距离越来越远。

2016年之后,现代汽车全球的销量、利润等业绩持续下滑,2019年全球销量跌至719万辆,较历史最高水平减少了将近100万辆。与此同时,现代汽车的股价出现10年来的新低,3月16日,现代汽车以每股82900韩元收盘,相较于2013年每股26万韩元下跌了近三分之二。

韩国三星证券发布的评估报告显示,其预估现代汽车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营业利润为8570亿韩元,虽然相较去年同期增加了3.8%,但仍然低于市场预估值1.12万亿韩元近三成,并将2019年的全年营业利润的预估值再次下调18.5%。

李先烨认为,受到疫情所导致的产能下降,以及全球汽车销量下降等影响,此外在中国等主要市场的销量仍旧处于低位,公司的业绩情况也难以认为是最佳状态,不仅成为股价下跌的缘由,也成为郑义宣时代需要面对的巨大挑战。

现代汽车在华某子公司高管则提出,郑梦九在任期内主要完成了两件工作,第一是解决了现代汽车的质量问题,使现代起亚成为品质的代表;第二是推动现代汽车成为全球化车企。郑梦九没有解决的问题是,现代汽车依然是一家主要售卖廉价车的公司,在全球车市整体增幅放缓乃至下滑的背景下,现代汽车的生存空间被大幅挤压。

这种困局在中国尤为突出。

2017年起,现代汽车在华两家合资公司销量连续下滑。2019年,现代汽车在华市占率跌至4.5%,较历史最高水平降低接近一半。拥有165万辆总产能的北京现代,在2019年销量仅为79万辆;拥有74万辆总产能的东风悦达起亚总产能,2019年销量为28.99万辆。两家合资公司产能闲置率超过50%。

根据现代汽车集团提供的财报数据,自2016年北京现代及东风悦达起亚两家企业的营业利润为1.17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6.76亿元)及414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3.68亿元)为峰值,此后开始出现连年亏损,2019年,北京现代年度营业亏损为5234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9.9亿元),东风悦达起亚的营业亏损额则为312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7.8亿元)。

合资公司的销量下滑还拖累了与现代汽车关系密切的零部件供应商。为北京现代提供汽车板材零部件企业的负责人崔尚熙向第一财经记者展示了一组数据:从2018年下半年起,该公司的销量进入了史无前例的低谷,同比跌幅超过70%。

“站在这个角度看,郑义宣的使命是什么?他如何扭转不断下滑的局面,如何解决现代和起亚廉价车的品牌形象,为现代汽车开创一个全新的未来?”刘华表示。

金成熙表示,现代汽车当前的困境是郑梦九作为第二代领导人自身的短板,“如果说在1.0(代工厂)和2.0(初步自主造车)阶段,主要依靠的是经营者的直觉。在3.0的全球化时代,需要更具有逻辑性的系统和流程。”

根据公开资料,为了改善品牌认知、提高品牌溢价,郑义宣加大了氢燃料汽车、汽车竞技、高性能车等方面的投入,还把捷恩斯从一个产品序列独立为类似于丰田雷克萨斯的高端品牌,业务布局几乎完全对标丰田展开。

此外,现代汽车号宣布,在此前100%收购四川现代的股份,成为全国首个外商独资商用车企业的基础上,自3月18日起,将生产商用汽车的四川现代改名为现代商用车,李先烨认为,结合此前现代汽车与四川省政府签署有关氢燃料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来看,现代汽车通过此举,将在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相较于丰田等竞争企业,占据更加有利的高度,并为郑义宣的氢燃料路线提供更多支撑。

“这些投入很难在短期内产生利润,且仍需要巨大的资金进行投入,如何度过眼前的“冬天”,是郑义宣即将面临的重大考验”李先烨表示。

(金成熙、刘华、崔元泽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