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股市经历了梦幻般的三年。他在今年的国情咨文中,重点谈到了火爆的美股市场,与税改法案一样,特朗普将此视为本届总统任期内的一项关键成就,并希望以此在大选竞争中获得更广泛的支持。

然而近几周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导致美国股市经历了史上最快的牛熊转换,市场的波动令原本交易清淡的养老金账户活跃了起来。高盛三周内第二次下修美国经济增速预期,认为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或将萎缩5%。

近几周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导致美国股市经历了史上最快的牛熊转换。

近几周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导致美国股市经历了史上最快的牛熊转换。

养老金账户交易激增

受美联储降息及全球贸易形势回暖等利好因素影响,去年美国股市走势强劲,特朗普上月在国会联席会议上的讲话中说,拥有401(k)等养老金的数百万人账户表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得多,市值增加了90%、100%甚至更多。

不过,真实情况并没有像特朗普说的那样出色。美国养老金管理机构富达投资(Fidelity Investments)对1730万账户的检测显示,去年401(k)平均余额较2018年底增长17%,至112300美元。个人退休账户(IRA)的平均余额增长了相同的百分比,达到115400美元。良好的储蓄习惯也对账户增长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去年第四季度,普通员工在401(k)养老金中留出了8.9%的工资,加上雇主的份额,平均总储蓄率为13.5%,与2019年春季创下的历史纪录持平。

股市持续上涨让投资者开始变得自满起来,富达在2月中旬的报告中指出,23%的投资者在股票上的投资超过了推荐水平,其中7%的人将资金完全投入到股票市场。在已经退休或即将退休的婴儿潮一代中,38%的人过度投资于股票,8%的人完全投资于股票市场。

自美股2月下旬开始调整以来,区间最大跌幅超过20%,总市值蒸发近10万亿美元,这也让风险敞口偏大的部分投资者感到了恐慌。科技型健康、财富和人力资本管理解决方案提供商Alight Solutions称,2月份最后一周,美国全国401(k)账户的交易量高于2019年第四季度的总和。3月12日,道指刷新1987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401(k)账户交易量创下史上第二高,为正常水平的12倍。自1997年以来,只有4天的交易量超过平均水平的10倍,其中3天发生在过去两周。

管理着6100亿美元养老金账户的Empower Retirement表示,上周客户通话量较平时增加了45%,他们要求转向如货币市场基金等更安全的投资,以规避市场风险。

不过风险整体可控,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沃尔夫(Edward Wolff)对美联储数据分析后发现,美国84%的股票由10%最富有的阶层或家庭持有。他在此前发表的一篇关于财富不平等的论文中指出,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股票价格上涨对他们的福祉相当无关紧要。这些风险敞口太小,市场收益无法改变生活,也无法让他们对自己的财务状况感觉更好。更重要的是,近90%的拥有股票的家庭是通过一个税收递延退休账户来实现的,这意味着他们在到达退休年龄之前无法获得这笔钱,除非他们支付巨额税款。

房地产市场面临冲击

典型的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大部分财富来自住房市场。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家庭金融稳定中心(Center forHousehold Financial Stability)首席经济学家埃蒙斯(William Emmons)说,房产占到美国家庭财富总资产的61.9%。相比之下,排名前1%的家庭中房产只占到7.6%的财富。由于大多数消费者的大部分财富都是通过房屋积累的,因此,房地产价格的上涨对家庭财富的提振作用要比股市上涨更大。

牛津经济研究院分析显示,2009年第三季度至2019年第三季度积累的财富中,约72%流向了最富有的10%家庭。在同一时期,后50%家庭只获得了2%的财富收益。埃蒙斯指出,很多家庭还没有从金融危机中恢复过来。

伴随着美联储降息,美国长期抵押贷款利率一路走低,上周30年期固定抵押贷款利率从3.45%降至3.29%,是房地美自1971年开始追踪这种新利率以来的最低水平。虽然利率下降有利于购房者申请抵押贷款和再融资,但许多人依然负担不起昂贵的房价。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总经理拉扎拉(Craig Lazzara)表示,美国住房市场价格已经连续8年增长。从全美来看,房价较2012年2月低谷期增长了59%,较金融危机前峰值也高出15%。

如今资本市场动荡让风险正在酝酿,上周美债市场出现流动性问题,美联储向市场投放1.5万亿美元债券回购以缓解市场需求。美联储主席鲍威尔3月16日在发布会上表示,国债和抵押债券市场是全球金融体系基础的一部分,如果它们运行不正常,那么将扩散到其他市场。

美国致同会计师事务所(Grant Thornton)首席经济学家斯旺克(Diane Swonk)表示,有迹象表明政府担保的抵押贷款债券市场出现了失灵,这可能会损害一直强劲的房地产市场,美联储应该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经济衰退风险上升

美国经济已经连续128个月保持扩张态势,创下历史最长纪录,然而疫情正在让衰退步步逼近。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哈祖斯(Jan Hatzius)将美国第一季度GDP增长预期从0.7%下调至0,并预计第二季度萎缩5%。他表示,美国经济活动将在3月下旬和整个4月急剧萎缩,因对病毒的担忧导致消费者和企业继续削减出行活动、娱乐和餐厅餐饮等支出,此外重大供应链中断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

不过美国经济增长将在2020年下半年回升,哈祖斯预计第三季度GDP将增长3%,四季度回升至4%。以此估算,美国2020年全年经济将增长0.4%,远低于上月26日1.2%的增长预估。

加拿大皇家银行经济学家约什·奈(Josh Nye)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最新的消费者信心指数看,警报正在拉响,人们对经济前景的预期正在变化。接下来需要关注个人支出数据(尤其是旅游和酒店)表现以及反映供应链状况的制造业PMI等数据是否会出现转折。

就业市场的冲击将逐步显现。特朗普上任以来,新增就业岗位较奥巴马时期下降近23%,低失业率环境下,疫情对商业活动及招聘环境的影响可能加速形势恶化。约什·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就业市场的表现将对消费者支出产生重大影响,进一步干扰美国经济前景。

巴克莱首席美国经济学家盖彭(Michael Gapen)不无担忧地表示,目前在促进消费和就业方面,似乎没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接下来的问题是,短期内还有什么能成为促进经济增长的良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