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欧盟国家紧急封锁边境 企业停工加深产业衰落隐忧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3-18 15:32:12

“外面一片寂静”,现年25岁的Nelson于2019年8月从美国移居西班牙后,在马德里的一所学校里教习英语。自从上周三(3月11日)马德里市的各级学校关闭后,当地的公园成为她与朋友们为数不多的会面场所,然而从上周六(3月14日)开始,公园也开始封闭了。

“好在每户房子都有一个阳台,人们可以在阳台上唱歌、玩音乐或者跳舞,这是我们获得阳光的唯一办法,我们正在努力适应目前这种无聊的生活”,Nelson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一段西班牙社交媒体中流传的视频中,一名健身教练在房顶上教授健身操,周围几十户的居民则在自家阳台上跟随他一起跳了起来——在西班牙宣布全国紧急封锁后,西班牙的居民们试图在封闭生活中通过各种方式打发“无聊的时间”。

截至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稿,已有包括意大利、荷兰、法国和西班牙等在内的欧洲国家宣布采取全国范围的封锁措施,除非必要目的外,居民不能离开家中。同时,一些大型聚会活动也被取消,戏院、影院等公共场所被关闭,通过诸如此类的措施,以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此外,当地时间3月16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表示,已提议对欧盟以外人员前往欧盟的非必要旅行进行限制,限制有效期拟定为30天。

多个欧盟国家紧急封锁

在过去的一周里,世界上其他地区的确诊病例人数与死亡人数已超过了中国,尤其是在成为“新震中”的欧洲。欧洲各国的社会疏远措施也迅速升级,比如关闭学校、取消体育赛事和其他集会。

正如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3月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言,社会疏远措施可以帮助减少传播,使得卫生系统能够应对目前的状况。但这还不够,所有国家都必须采取全面的措施,进行测试和隔离,打破传播链,这样才能够有效控制疫情“大流行”。

在意大利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情况不断激增和恶化之后,意大利总理孔特在上周一(3月9日)的深夜颁布政令,宣布将封锁禁令从此前涉及全国四分之一人口的北方重灾区,扩散至全国。虽然包括机场在内的公共交通设施仍在运营,但因为工作或者家庭原因而要出行的人需要得到警察的许可,除杂货店和药房之外,所有的商店都被关闭。

随后在3月15日,西班牙政府也下令称,要求4700万居民在家中居住至少15天,全国范围内的酒吧、餐馆和酒店在封闭期间都将暂停营业,该禁令可视具体情况进行延长。

西班牙总理桑切斯在全国讲话中表示:“我们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打败新型冠状病毒,我们都在同一个团队当中。”

法国也随后抄起了“作业”。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当地时间3月16日表示,将在为期15天的封锁期内,禁止任何公众聚会和户外散步活动,法国居民只有在绝对必要时才可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并且只能够是出于购买必需的生活用品等目的。

马克龙称,违反封闭规定的人将会受到惩罚。

其他的欧洲国家也在应对疫情时给出了不同的措施:爱尔兰于3月12日宣布对全国施行封锁,所有的学校、育儿设施和文化机构都将被关闭,室内聚会不允许超过100人,户外活动不允许超过500人;波兰从3月13日起关闭所有餐馆、酒吧和赌场,并且从国外进入波兰的人将受到14天的强制性检疫隔离;丹麦则宣布在3月14日至4月13日期间,关闭丹麦边境;挪威宣布从3月16日起关闭机场和港口,强化边境管理,但同时允许货物的跨境流动,以获取药品和食物等必需的货物。

德国也宣布从本周一(3月16日)起与法国、瑞士、奥地利、丹麦和卢森堡交界的边境实施临时管制,以阻止冠状病毒扩散。

从最初的“不在意”到全境封锁,欧洲国家正在通过各种措施来抑制疫情在本土的扩散。

迟来的封锁与拥挤的医疗资源

对于欧洲的一些国家来说,目前的控制措施似乎来得迟了一些。居住在巴黎的Ben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尽管法国政府已经在3月13日禁止100人以上的聚会,但在上周六(3月14日)时仍然有数百名“黄马甲”抗议者在街头聚集。

尽管封锁令并未禁止居民进行日常的食物购买,但Ben表示,在3月17日中午12点封锁令正式生效前,小区附近的商店都排起了长队,进行“最后一分钟”的购物。

此外,据法国当地媒体报道,不少居民在早上6点钟便赶上了离开巴黎的列车。一段拍摄于巴黎蒙帕纳斯火车站的视频显示,许多巴黎居民提着大皮箱,赶着在禁令生效前,与居住在乡下的家人或者朋友会面。

同样的场景在意大利、西班牙封锁前也曾经上演,尽管政府此前宣布关闭学校等公共场所,但居民们仍然选择前往公园等场地集体“散心”。

在医务人员看来,封锁措施应该尽快在欧洲国家扩散,以减少居民的接触,阻断病毒传播。帕多瓦大学微生物学和病毒学教授Giorgio Palù就指出,目前意大利采取的措施对于阻止大流行和病毒的扩散都非常有效,“其他受灾国家不仅要尽快,而且要在整个国家采取遏制措施”。

“从中国的经验来看,由于目前没有疫苗或者有效的药物,这意味着阻止传播的唯一方法就是限制感染”,Giorgio Palù表示,意大利虽然在整体医疗水平上处于世界前列,但对于医疗资源的挤兑让意大利的死亡率很高,此外医院内疫情的传播情况也非常严重。

在3月13日于《柳叶刀》发表的研究中,意大利贝尔加莫大学教授安德里亚·雷姆祖与马里奥·内格里药理研究所医学博士朱塞佩·雷穆齐认为,自从2月20日以来,医护人员一直在昼夜交替不停息地工作,其中已有大量医护人士被感染,并已经有死亡案例出现。

此外,该研究指出,预计从3月11日起4周内,整个意大利将会需要大约4000张重症监护病床,对于意大利来说这会是项挑战,目前意大利可用的重症监护病房的可用床位数接近5200张。

另据意大利国家高等卫生研究院(ISS)的统计数据,截至3月16日,意大利受感染的医护人员人数已达2339人,较3月15日增加15%。

Giorgio Palù表示,为了减少医院内的传播,其他欧洲国家应该从意大利的情况中汲取教训,尽可能将无症状或者轻微症状的阳性确诊病例留在家中,“否则医院的资源将被挤兑,并成为传播的‘沸腾锅’,医护人员被传染的概率也将大幅增加”。

经济急剧下滑隐忧

为了应对即将爆发的疫情,防止意大利的情况在欧洲其他国家上演,在采取封锁措施的同时,欧洲国家也纷纷采取各种措施来应对。

西班牙政府在3月16日宣布,将把西班牙所有医院和医疗服务提供者“国有化”,高年级的医学生也被要求投入西班牙的医疗卫生服务当中。

马克龙也表示,将在疫情严重的阿尔萨斯地区建立一所战地医院,法国将启用军队运输患者。

与此同时,法国、德国、英国等国家也宣布了经济支持计划,以帮助疫情中陷入困难的企业。法国经济大臣布鲁诺·勒梅雷(Bruno Le Maire)在3月17日就表示,法国政府将在短期内出台一系列进一步的支持措施,这些措施基于法国将在2020年GDP“-1%”的负增长经济预测。

在勒梅雷的表述中,新型冠状病毒对七国集团和法国、对所有国家来说,都是一场灾难,这也将导致欧元区经济衰退。他表示,这将会是一场将持续一段时间的“经济和金融战争”,并要求动员一切能够动员的力量。

而新的封锁将对欧洲所有企业以及整个国民经济产生广泛的负面经济影响。德国伊福(IFO)经济研究所研究员Klaus Wohlrabe在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时称,从最近的调查数据来看,整个德国的经济正在遭受新型冠状病毒流行所带来的显著影响,尤其是在旅行社、酒店和餐饮行业。此外,受疫情影响,大约63%的制造业公司已经感受到了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其中52%的公司在中间产品、原材料供应方面已受到影响。

伊福(IFO)经济研究所Niklas Potrafke教授则援引一份对经济学者的调查称,德国应该效仿其他国家,减少企业税收。

目前,已有多家车企宣布在欧洲的停产计划,这包括雷诺-日产在西班牙的工厂、标致雪铁龙在欧洲所有工厂等。国际航空业智库亚太航空中心(CAPA)在3月16日的一份声明中警告说,新冠疫情可能使大多数航空公司在5月底前破产。

另据德国智库ZEW于3月17日公布的数据,欧元区3月ZEW经济景气指数为-49.5,为2011年12月以来最低水平,德国3月ZEW经济景气指数为-49.5,预期为-26.4,前值为8.7。

ZEW总裁Achim Wambach表示,ZEW经济预期急剧下滑,表明欧洲的经济情况已经亮起了红色警告信号灯,并且这种下降趋势会在第二季度延续。

标签:封锁边境停工企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