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国泰君安半年报,2020年上半年,华安基金期末管理资产规模4671.6亿元,较去年末增长14.2%,其中公募基金管理规模4157.7 亿元,较去年末增长18.2%。从中基协公布的数据来看,公募基金管理规模上半年增长14.5%。

2020年8月22日,华安基金发布公告称,督察长薛珍离任,由董事长朱学华代任。一周以来,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督察长相继去职,让华安基金再次回到聚光灯下。

据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总经理童威因个人原因离职,其下一站可能会选择“自主创业”。对于林采宜、薛珍的离任,华安基金方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均为到龄退休。

作为一家“老十家”基金公司,华安基金曾多年稳居行业头部,掉队的压力也不言而喻。未来谁来掌舵,亦引发市场关注。

童威的成绩单

8月15日,华安基金公告称,总经理童威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由公司副总经理、首席投资官翁启森代任总经理一职。

公开资料显示,童威自2014年12月起任华安基金副总经理,2015年7月开始担任华安基金总经理,此前曾在股东方上海国际集团任职。

与华安基金的前几任总经理相比,童威相对比较低调,在任期间的公开发声屈指可数。2018年,正值公募基金20周年,童威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投研团队要从资产配置框架出发,强化主动管理能力,追求风险可控前提下的稳健投资收益。”

从数据上看,童威任期内华安基金的规模增长颇为中庸。Win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华安基金非货币基金规模2099.95亿元,位居全行业第十三位。而回到其履职之初,2015年末华安基金的非货币排名为第九。

事实上,与彼时排名接近的基金公司相比,华安基金的经营表现也并不抢眼。譬如富国基金2019年净利润为7.91亿元,兴证全球2019年净利润为7.21亿元,而华安基金2019年实现净利润4.5亿元,已落下不小差距。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华安基金总经理的更迭,一度对公司经营造成了冲击。2006年10月,华安基金首任总经理韩方河因涉嫌违纪遭调查,规模排名由前一年的第三名下滑到第十二名。而在2014年,华安基金第三任总经理李勍疑似因“裸官”问题离任。

据国泰君安半年报,2020年上半年,华安基金期末管理资产规模4671.6亿元,较去年末增长14.2%,其中公募基金管理规模4157.7 亿元,较去年末增长18.2%。从中基协公布的数据来看,公募基金管理规模上半年增长14.5%。

华安基金在基金行业内向来以锐意创新著称,曾推出国内首只开放式基金华安创新,首只货币基金华安现金富利。

某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华安基金的规模增速略高于行业增速,但考虑到目前行业头部化趋势明显,2020年堪称头部公司的圈地之年,作为一家老牌基金公司,这份成绩单只能说中规中矩。

券业再无林采宜

与童威相比,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更多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林采宜是证券业的话题人物,向来以特立独行著称。8月19日,林采宜在社交媒体发文,委婉宣布离职。

林采宜在文中写道:“今天开始,我在路口拐了一个弯,奔往恋慕已久的文学”,“还在为赚钱而努力的朋友们:你们加油,我不了”。

林采宜的前一次职业转换,亦是通过社交媒体“官宣”。2017年8月15日,她在社交媒体发布消息称,从国泰君安正式离职,下一步的职业去向将会过一两天正式告知。8月17日,宣布正式加盟华安基金,担任首席经济学家。

在2014年年末,林采宜在国泰君安投资策略会上表示:“卖掉房子买股票,这就是我们的建议。”在牛市渐入佳境的背景下,“卖房炒股”言论曾让林采宜声名大噪。

彼时,林采宜在国泰君安担任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担任首席宏观分析师,2015年因某经济学家评选活动引发的两位首席之间的“口水战”,亦在市场上引发轩然大波。以致国泰君安研究所所长黄燕铭公开发声,指出任泽平的宏观研究、乔永远的策略研究、林采宜的大类资产配置研究是国泰君安研究体系三足鼎立的重要组成部分。

林采宜入职华安基金,颇有“因人设岗”的意味。在此之前,华安基金从未有过首席经济学家的职位。

华安基金于1998年6月经证监会批准成立,是国内“老十家”基金公司之一。林采宜入职之前,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上海锦江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国泰君安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股20%。

林采宜的加盟,当时被解读为国泰君安“升级”与华安基金之间关系的信号。在她入职两个月后,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将其持有的华安证券20%股权全部转让给国泰君安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从而国泰君安系持有华安基金的股权增至40%,成为第一大股东。

8月21日,华安基金方面回应时代周报记者,林采宜此次离职实为到龄退休。

事实上,今年8月上旬,林采宜还以华安基金首席经济学家的身份担任过某场会议的嘉宾,其发言博得满堂喝彩。

据了解,林采宜去职华安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后,已出任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副院长一职,主要负责带领研究团队进行宏观经济和大类资产配置研究。

翁启森能否接任?

童威离任之后,谁来接任亦引发多方关注。自2004年10月1日起施行的《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任职管理办法》第33条明确规定:“代为履行职务的时间不得超过90日。”这意味着三个月内会见分晓。

耐人寻味的是,此次代任总经理的是副总经理翁启森,而非董事长朱学华。在督察长薛珍离任之后,朱学华代任督察长。朱学华曾担任上海证券副董事长,而上海证券由国泰君安和上海国际集团控股,与股东方的关系不言而喻。

翁启森为华安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是基金业罕见的仍活跃在投研领域的台湾人。公开资料显示,其早年曾担任台积电工程师,后来方进入证券行业。2008年4月其加入华安基金,至今已超过12年。

华安基金在近年来颇为注重渠道创新,从结果来看,带来收益的同时亦带来了麻烦。2018年5月,华安日日鑫接入余额宝,此后基金规模逐渐膨胀,截至二季度末,这只基金以1684.28 亿元的规模,几乎撑起了华安基金规模的半壁江山。不过,子公司踩雷网贷平台“票票喵”,则让华安基金卷入了舆论漩涡。

在这一轮爆款基金潮中,华安基金亦有所斩获,7月13日,华安聚优精选单日募集290.67亿元。不过,总体而言,相比主动权益类产品,华安基金的被动产品更为出彩。(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