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转型的浪潮正在从金融向多领域扩围,成为各行业商业模式升级的核心动力,也为数字化服务的市场参与者提出全新命题。

去年以来,发轫自金融业务的京东数科进行了一系列组织架构变化和业务调整:一方面继续在金融领域深挖,挑战更多复杂需求;

另一方面在金融之外的产业领域加大探索范围,移植数字技术的经验沉淀。通过“横向扩张+纵向深潜”式战略布局,清晰金融和产业之间的“最大公约数”。

这种从金融走向产业的数字化之路,在京东数科CEO陈生强看来:可以使金融和产业产生更紧密的场景联结,为金融机构搭建起能够创造增长的新场景,同时让实体产业更好地获得金融服务,为金融和产业带来新的“联结(Tie)价值”——即“科技(Tech-nology)+业务(Industry)+生态(Ecosystem)”的全方位服务。

服务升维:激活存量+增量

今年8月,京东数科副总裁、金融机构合作部总经理杨辉在江浙地区“跑”了一圈,拜访和调研区域性中小金融机构。江浙区域金融机构在差异性上颇具代表性,其多层次的金融生态恰似国内金融发展的缩影。

“仅仅县级的银行,规模几百亿到上千亿的都有,在区域发展水平、监管治理风格、风险偏好以及开放程度上多不相同,需求也各有侧重。”杨辉表示。

金融机构需求走向多元与复杂,是促使金融科技提供商不断调整战略重心的核心驱动力之一。

在去年的资管科技大会上,陈生强曾用一幅象限图总结过去几年科技与金融结合的特点,在他看来:进入金融科技下半场,金融机构将不局限于上半场对互联网流量的追逐,而是要实现从纯线上到线上线下相融合,从弱金融到强金融的转变。

这种由弱到强的趋势变化,一方面指的是金融业务的复杂性——从信贷、理财等基础业务发展到资管、金融云等艰深领域。另一方面,则是针对金融科技服务商的服务能力和模式升级——从单点式的简单导流发展到基础技术、应用技术、业务、场景生态等多维度的渗透。

以银行为例,杨辉团队按照规模、开放度、区域进行分类后发现,虽然各家机构面临的挑战不同,但几乎都涉及获客、产品创新、风控升级、技术再造中的一点或多点。

“金融机构的转型早期是简单的信息化,一点点数字技术的渗透就能提高效率,而现在,基础的数字化服务已经无法满足大多数银行的需要:有的银行有技术缺场景、有的银行风控能力弱、有的银行渴求资产、有的银行则是IT架构需要重塑。”杨辉表示。

市场共识在于,尽管不同规模类型、不同开放度的金融机构选择的数字化路径有所差异,但市场主流模式依然是,金融机构与有场景、有用户和运营能力的数字科技公司融合与共建。

在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陈彤看来,这种共建成为可能与三个因素相关:第一,可行性,大部分金融机构缺乏数据转型所需的持续人才和资源投入;第二,时效性,复杂系统的开发需要周期,以金融机构的普遍节奏可能在一到两年,周期赶不上需求;第三,经济性,平台型公司一次性投入后可以通过服务多家机构分担平均成本,而单一金融机构则不然。

通过与1000多家金融机构的合作和接触,京东数科根据其数字化转型的目标,形成了T1金融云和JT2资管科技平台两大金融数字化服务体系——其中T1辐射银行机构,从银行最需要的8种战略业务入手,提供从底层到应用层的模块式方案;JT2则定位云端一体化资管科技服务平台,提升各类资金和资产的联结性。

在陈生强看来,这两大金融数字化服务体系一方面将自身多年积累的敏捷IT架构能力、数据中台搭建能力、智能风控能力、智能营销运营能力输出给金融机构,向效率和存量业务要增长;另一方面,通过数字化能力输出助力金融机构打造开放生态,向联结要增长,向新客群、新业务要增长。这种“纵横一体”的数字化模型,可以让金融机构能实现“存量+增量”的双重增长。

价值共振:连接B与C

这种服务内容和模式的变化,是对京东数科近年来ToB战略的具体实践。但无法忽视的是,作为一家业务发轫于C端并常年服务C端的公司,京东数科积累了大量面对个人客群的价值经验和核心资源。如何在ToB与ToC中找到自身的精确定位,决定着这家公司的业务走向和商业远景。

不久前,作为京东数科ToC的重要入口,累计拥有4亿用户的京东金融APP进行了一次重要升级。在京东数科副总裁、开放平台服务群组总裁谢锦生看来:作为一个联结用户与金融机构的开放平台,京东金融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信息展示和交易撮合平台,而是以数字化为核心逻辑的开放生态,并将成为金融机构的“第二增长场景”。

这种场景还存在从2到N持续复制的可能。在杨辉看来,京东数科为金融机构创造的“增长场景”有几个维度:第一场景,主要是通过基础的“科技+业务”解决金融机构体系里的效率问题;第二场景,是通过京东数科优势业务沉淀下的场景和风控能力向金融机构输送,拓宽机构业务规模;第三场景,是将京东商城和京东集团的场景打通给金融机构——比如银行信用卡权益与京东商城权益打通、用京东供应链能力去支持银行三公里生态圈的建设;第四场景,则是走出京东生态,通过智慧城市建设中的大量项目场景,真正将金融机构的服务半径延伸。“简单来说,就是将金融业务的人、货、场连接起来。”

在层层“场景”中,平台方则可以通过联结B端和C端,将二者价值真正打通,形成正向的增长循环——金融机构在京东金融场景中获取用户并通过权益激活老用户,使用户获得更丰富产品选择;更丰富的用户行为可以优化模型继而沉淀出智能大数据、数字营销、智能投顾和直播等一系列数字化运营工具,辅助用户做出更优选择甚至实现反向定制;金融机构获得规模和能力的提升后可以将经验向自身APP场景和更多第三方场景复制,更好优化获客、活客……

同样,JT2资管科技平台的出生到壮大,也诠释了这种从C到B,再由B反哺C的循环增长链路。

京东数科副总裁、资管科技部总经理徐叶润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京东数科资管业务的起步即发轫自白条——为了让白条资产更好地流转起来,开始涉足结构化金融:从产生消费信贷资产,到通过ABS找到投资人,到把钱收回来再重新进行流转,形成了一个健康的正向循环。在此过程中,产生了许多跟结构化金融有关的系统、数据模型积累,成为布局资管科技的基础之一。

这其实也成为JT2资管科技平台有别于国内外其他平台的重要价值。

这种B2B2C的模式也蕴含着新的业务增长点。比如一些本身面向机构的系统经过简化,也可以用于C端客群。资管业务部门今年在和一家国有大行的合作中,银行希望为高净值目标用户设计一套可以进行量化投资的智能投顾系统,“此前这种系统主要用于机构客户,但根据需求,可以把投顾系统做一些改进,以适应银行系统和C端高并发的特点,这是既懂C又懂B带来的能力。”徐叶润表示。

产融重塑:金融与产业正循环

需要注意的是,金融科技改变的仅仅只是金融机构,如果无法找到金融与实体经济连接的方式和方法,这样的共建还无法称得上彻底。行业共识在于,只有做好实体产业的数字化,才有可能真正实现金融与实体产业的深度联结,创造更大的价值。

从业务逻辑的适用性上,这种“联结”金融机构、B端与C端的逻辑,同样具备向产业领域移植的可能。据了解,目前京东数科已经在多个实体产业进行了数字化实践,包括零售、大宗、出行、商旅、农牧、校园、港口等行业以及智能城市这样的全场景。

京东数科官网显示,目前AI科技、智能城市、数字营销、金融科技等战略级核心服务已经成型。其中,AI科技板块又可以辐射交通、农业、社区、医疗、环保、文旅等多个领域,而智能城市则可以成为其他三部分重要的连接器。比如数字营销领域也能和智能城市产生协同:利用城市计算的时空大数据技术等能力,提高投放精准性、降低成本,二者一起获得收益。

在杨辉看来:从金融数字化到产业数字化,二者是打通的,几乎所有产业都需要金融化、证券化的过程。“你介入这个行业越深,能为行业提供的数字化转型能力就越强。这是一个产业和金融打通的过程,也是二者正向循环的过程。”

据其透露,目前在智能城市的业务推进中,比如医疗、停车等场景已经开始引入合作的金融机构。在帮助机构扩围场景的过程中,同步实现金融与产业的正向循环。

这种金融和产业正循环价值,在大宗商品这一领域已经产生明显效能。今年7月青岛自贸区内的一家民营橡胶贸易企业在货兑宝平台成功融资近20万美元,成为货兑宝平台与建行青岛自贸区支行合作的首单业务。该公司总经理宋书超告诉记者,此举突破了以往开展保税状态下融资的场景局限,扩大了融资范围和规模,便利了交易流程,是一次平台场景生态化、供应链金融线上化的有益尝试。

在京东数科看来,通过产业数字化,可以使得金融和产业两个领域基于“数据”这一新生变量产生更紧密的场景联结,使得金融服务可以更早、更有效地介入到产业增长模型中去,更早地融入到企业和个人的资产生成过程,并从根本上提升资产透视能力和资产定价能力;同时,也能够让实体产业获得更便捷、优质的金融服务。(本报记者李晖上海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