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疫情加剧产销量下降,汽车产业链压力逐渐传导至资金链。

近期,在香港上市的豪华车经销商集团中国正通汽车服务控股有限公司(01728.HK,以下简称“正通汽车”)因流动资金紧张陷入资金困局的事件受到市场关注。

因为资金短缺,正通汽车旗下多家经销商在全国多地被曝出现“提车难”的情况。据《中国经营报》之前的报道,“提车难”背后是因为正通汽车“欠银行钱”,店内车辆合格证书被质押在了银行(详见本报8月24日C12版报道《豪华车经销商正通汽车陷“资金困局”》)。

不过,近日记者注意到,正通汽车旗下全资附属公司武汉正通联合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正通”)已经被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列入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记者从9月4日武汉正通更正的2020上半年业绩报注意到,截至2020年6月末,该公司在20多家银行有共计超过270亿元的贷款额度,已经使用的额度超过98亿元。

子公司信用评级留观

正通汽车在财报中表示,该集团运营所需资金及资本开支主要来源于内部运营产生的现金及主要往来银行提供的借款。

记者了解到,今年8月份,中诚信将正通汽车旗下武汉正通列入评级观察名单。中诚信认为,该公司债务结构一直以短债为主,2020年以来,随着销售回流资金减少,短期偿债压力有所加大。

记者查阅武汉正通2020年半年报发现,截至2020年上半年,武汉正通与多家银行合作,贷款金额较大。涉及到的银行包括3家国有大行、11家股份制银行、1家城商行、1家农信社以及多家外资银行,总授信额度为277.72亿元。

记者联系到正通汽车,询问该公司及其子公司的经营情况、资金压力是否传导至银行贷款还款压力等问题,但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其回复。

不过在2020年半年报中,武汉正通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均已按时还本付息,不存在任何违约事项,不存在逾期未偿还债项。

同时,记者也联系了上述部分银行,试图了解银行对武汉正通贷款风险控制措施以及涉车企业务的风险准入问题等,但截至发稿,暂未获得相关银行回复。记者将会持续关注上述银行贷款资金偿还情况。

银行风控管理仍是重点

关于2020年上半年新增借款情况,武汉正通在半年报中表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有息债务规模为104.76亿元,较2019年末减少6.54亿元,减幅为5.88%,公司有息债务主要包括应付票据(银行承兑汇票)和短期借款,其中银行借款是公司有息负债的主要构成部分。

某大型车企总部人士告诉记者:“就整个行业而言,今年融资压力都很大。对于头部大型车企来讲,银行授信并不难,也有银行主动加强授信,以支持企业度过疫情影响的特殊时期,但银行贷款的成本相对较高,头部大型企业融资渠道和方式广泛,资金来源不限于银行贷款;而对于相对小型的车企而言,在销量不好的情况下,在银行融资也并非易事。”

这位车企人士表示,就其经历的在银行融资情况看,“部分银行给到企业的利率有一定程度下调,但准入标准和贷后的跟踪都较之前严格许多”。

某股份行分行对公业务人士表示,其所在的银行对汽车企业及汽车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融资有所收紧。“疫情对汽车行业的影响还是较大的,核心企业产销量下降、经营下滑、裁员明显高于往年同期等情况出现,风险也会传导至其上下游企业。”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表示:“车企是重资产企业,规模较大,业务繁多,涉及面比较广。汽车行业受到技术创新影响较大,一旦技术跟不上,很容易被淘汰。但是,汽车厂商技术研发资金融需求较大、期限较长。较长期限的贷款带来的不确定性较多,车企很容易因为一些原因陷入财务困境,如巨额投入研发,最终失败,特别是新能源汽车,从而无力偿还银行贷款。”

“此外,汽车企业融资途径较多,可以通过银行贷款,也可以通过子公司融资,还可以通过商业票据推迟供应商付款,过度负债很容易导致车企经营困难。因此,银行对汽车厂商全面尽职调查比较困难,需要银行风控人员懂得财务知识、风控知识,还需要对整个汽车产业链把握比较精准,特别是汽车厂商所处的竞争环境以及所拥有的核心技术。”王诗强如是说。

关于对汽车企业授信风控的重点,王诗强表示:“银行机构风控重点在于了解车企的汽车销量是否稳定,这是未来的主要还款来源;其次,需要全面了解企业的资产负债,合理的资产负债率才能保证将来有足够的资产变现偿还银行贷款;最后,贷后监管也要重点关注企业收入、负债率变化情况,可以在前期贷款里加入一些限制性要求,如资产负债率、利息保障倍数等,一旦触发,即刻要求车企提前还款。”

不过也有银行人士对汽车行业持比较乐观的态度。“汽车行业属于成熟的行业,交易场景比较丰富,产业链比较成熟,随着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市场空间还是比较大的。”某城商行管理人士表示,“疫情是把双刃剑,在考验企业的同时也在帮银行筛选出优质的企业,银行机构关键是要考察好市场,建立合理的准入制度,在贷前贷后严格把控。另外,也可以为汽车行业定制全产业链的综合化服务,一站式解决企业融资问题的同时,也使得银行更好地把握整个产业链上上下游企业的经营状况。”

虽然,受疫情影响,今年汽车行业压力较大,但从银行汽车金融业务看,上半年仍处于稳定状态。从刚刚结束的今年上半年年报公布情况看,有部分国有大行和股份行明确提到汽车金融业务或汽车产业链业务情况。

例如,国有大行中,交行在2020年半年报中表示,运用敏捷开发模式优化线上系统,加大在建筑、医疗、零售、汽车、现代农业、高端制造等重点行业的推广;邮储银行在交易银行业务情况中披露,该行推出新一代汽车供应链金融业务系统,不断提升汽车产业链金融线上化水平。截至报告期末,邮储银行已与19家汽车行业知名企业开展供应链金融合作,服务范围覆盖数百家汽车经销商客户。

股份行中,平安银行2020年上半年,汽车金融贷款新发放额为961.96亿元,同比增长40.6%;2020年6月末,汽车金融贷款余额为2036.42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3.6%。不过,该行也披露截至2020年6月末,汽车金融贷款不良率为1.40%,较上年末上升0.66个百分点。此外,兴业银行、中信银行等在半年报中披露其在汽车金融领域的客户数、融资额等保持稳中有增的状态。(本报记者王柯瑾北京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