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多家银行因浮利分费违规被监管处罚。今年以来,各地银保监局已开出10余张浮利分费违规罚单,多为国有银行和股份制行的分支行,截至目前罚单数量就已超过去年全年罚单总量。

浮利分费又称利改费,是银行将贷款利率的一部分转为中间业务费用一次性或分季度收取的行为,多年来一直屡禁不止。多位银行对公业务人士透露,随着近两年来监管的加强,大型银行对小微企业信贷业务中利改费的行为已经基本上没有了,但民企和房地产等企业客群业务中依然较多。

业内人士指出,利改费的行为增加了企业融资成本,加强对这方面的监管是银行让利减费、助力小微企融资的重要内容;但上半年来受疫情及业务发展需求影响,一些地方银行仍然存在小微企业务的利改费情况,下一步仍需加强监管举措的深入。

小微企业务浮利分费违规频发

银保监会9月8日公告显示,某国有银行庆元支行因浮利分费遭监管处罚。实际上,今年以来各地银保监局已开出10余张浮利分费违规罚单,涉及6家银行分支行,多为国有银行和股份制行。

某国有银行对公业务经理透露,近两年来监管部门开始对银行浮利分费的情况进行监管查处,今年处罚的很多都是去年或前年的业务。“不过近来随着降低小微企融资成本政策的落地,监管部门在这方面的监督要求更严。”

浮利分费也称为利改费,是指银行在对企业贷款进行定价时,根据企业的综合回报率等因素确定贷款利率总体上浮幅度,再从中分割出一部分转为中间业务费一次性或分几次收取。

“比如,企业申请贷款时,银行与企业谈好的贷款利率是上浮40%,实际操作中会按照上浮20%放贷,剩下的20%以财务顾问费、融资服务费或者等其他科目收取中间业务费用。贷款利率是按月收取的,但中间业务费用都是一次性或者按季度收取的。”上述对公业务经理如上表示。

某股份制银行广州一支行行长透露,有的银行会将是否开通或办理了银行指定的中间业务作为综合评定企业审贷审查评估的重要指标,如审贷企业开通了银行指定的某款新产品,贷款利率就可以在原来利率基础上进行一定程度的下调等。“方法很多,总之是放贷利率降低了,但整体费用并未减少,只是转化为中间业务费用一次性收取了。”

上述对公业务经理指出,浮利分费的情况实际上在业内比较普遍,尤其近年来各银行对中间业务收入越来越重视和贷款利率下调等因素影响下,浮利分费的情况更是屡禁不止。“不过,监管部门自2018年就开始强化监管,尤其去年以来检查处罚力度加强,主要是对小微企业的业务,禁止银行将利率转为其他费用收取。”

去年8月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违规涉企收费治理工作的通知》,明确银保监会督促指导各商业银行总行,严格对照“七不准、四公开”要求(“七不准”即不得以贷转存、不得存贷挂钩、不得以贷收费、不得浮利分费、不得借贷搭售、不得一浮到顶、不得转嫁成本;“四公开”即收费项目公开、服务质价公开、效用功能公开、优惠政策公开),在全行组织自查自纠,坚决清理规范商业银行分支机构违规收费行为。

上述对公业务经理透露,监管去年的监管查处更多侧重于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的小微企业务,随着监管力度增强,现在大行的小微企业务浮利分费都已经没有了,但一些地方小银行确实还是存在的。

某国有银行广州地区对公业务人士表示,其所在银行针对小微企业信贷的利率一般都是比较固定的。

浮利分费大大增加了企业融资成本。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认为,小微企业融资中存在大量的担保保证、咨询服务费等附加成本,大大增加了其融资成本和资金获得难度。

地方银行监管仍待深入

多位分析人士认为,降费让利,依然是下半年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重点方向。

李克强总理在6月份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就强调,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减少银行收费等一系列政策,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严禁发放贷款时附加不合理条件,切实做到市场主体实际融资成本明显下降、贷款难度进一步降低。

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此前在银保监会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也强调,下一步,持续推进银行业落实减费让利政策,规范收费行为,整治各种形式的乱收费,督促银行加强对第三方助贷等合作机构的管理,规范银保合作,聚焦减轻企业负担,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各地监管部门也在加强金融机构小微企业务浮利分费的监管。河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近日召开全省商业银行收费政策提醒会,要求各商业银行不得有超出政府指导价浮动幅度、高于或者低于政府定价、对明令取消的收费项目继续收费等12种违法违规收费行为,不得对小微企业收取财务顾问费、咨询费等费用。

上述国有银行广州地区对公业务人士透露,利改费是银行业多年来普遍存在的情况,也是银行中间业务增长的重要方式之一;尽管监管趋严,但在息差收窄和业绩增速指标等多重压力下,一些地方中小银行依然存在中小微企业信贷利率改为其他形式的费用收取的情况。

“监管加强后,银行不会再收取其他费用或要求办理其他中间业务,但民企和房地产企业客户的信贷业务中,浮利分费的情况仍比较多。上半年疫情影响,经济形势下行,银行中间业务发展压力也在上升,有些银行为了加快中收业务发展,也增加了利改费方面的转化力度。”上述国有银行广州地区对公业务人士如上表示。(本报记者秦玉芳广州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