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0日,安心保险发布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称在报告期内收到银保监会的《监管函》。文件指出,安心保险因保险准备金计提出现不利偏差,被要求做出四项整改,包括但不限于制定方案、连续两年上报落实情况、披露已发生未报告的情况、聘请独立机构出具审核报告。

截至报告日,安心保险已组织理赔部、产品精算部、信保事业部制定了整改方案,并向监管层报送,还初步确定了聘请的独立机构。

今年以来,安心保险业绩扭亏为盈,但风险事件频繁暴露。历史似乎总在循环,刚走出上一轮阴霾,安心保险的烦恼又不期而至。

空缺两年的总经理

就在公开处罚的4天前,安心保险刚宣布一项人事任命。原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林锦添辞职,董事长韩刚临时兼任。

安心保险的总经理职位,已空缺两年。上一位总经理离开时,安心保险经历第一次危机。

2016年,安心保险正式成立。作为首批互联网保险公司之一,安心保险由7家公司共同发起。第一任总经理为曾在中国人保、太平科技财险任职的钟诚。

新公司、新业态,理应带来新气象。不过,2016年至2018年,安心保险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73亿元、-2.99亿元、-4.95亿元。

连年亏损,亏损幅度还不断扩大。2018年底,安心保险的高管团队,迎来第一次大洗牌。根据当年公告,包括钟诚在内的5位董事离任,其总经理职位由时任董事长黄胜兼任。

过渡期内,安心保险重组架构和人员。在原有总经理与副总经理各1人的基础上,安心保险增加了3位总经理助理。同时,任职过人保的林锦添进入安心保险,出任总精算师兼首席风险官。

1年后,安心保险的业绩迎来扭亏为盈的曙光。2019年,安心保险的归母净利润为-1.06亿元,较2018年-4.95亿元大幅收窄。过渡期的人员结构,也逐渐调整稳定。

2019年末,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黄胜离任,其两个职位各自剥离。董事长由韩刚出任,总经理仍空缺,但当时提拔林锦添就任副总经理主持工作,看起来林锦添离总经理职位仅一步之遥。而此时他的辞职,又令这一职位的归属充满变数。

对此,《投资者网》就总经理是否有意向人选向安心保险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押注健康险喜忧参半

2019年初,安心保险的股权结构发生重大调整。原持股14%的中诚信集团去年向安心保险增资2.85亿元,控股比例抬升至33.074%,成为大股东。

在此之前,安心保险大股东持股仅15%,分散的股权比例导致话语权集中在职业经理人身上。“利”是专业人做专业事,“弊”是一旦专业人做不好事,公司将缺少股东资金支持,陷入“流动性告急、业务无法开展、流动性恶化”的循环。

中诚信集团的增资,一定程度上化解了这种风险。在确定“开源节流”的思路后,安心保险首先动刀内部。

根据《上海证券报》报道,2019年初安心保险进行过一轮经济性裁员。起因是安心保险的车险业务亏损超出预期,造成生产经营发生“严重困难”,因此解雇车险业务员工50人。

成立刚过三年,安心保险就遭遇至暗时刻。为了渡过难关,其管理层决定调整业务方向,即逐渐放弃车险,将赌注压在健康险。

这场“冒险”,安心保险初战告捷。2019年,安心保险的保费收入27.21亿元,同比增长77.73%。其中,健康险贡献22.63亿元保费,占比保费83.17%,同比涨幅高达279.7%。

在安心保险的官网,其健康险的产品涵盖百万医疗险、防癌险、成人重疾保险等。在押注健康险前,该类型产品同质化程度较高,已经有价格战的趋势。安心保险杀入后,通过第三方流量平台,规模化导入、销售健康险,从而提升规模摊薄成本。

安心保险似乎驶向了好的航道,但又隐现暗礁。

在与第三方平台销售健康险的过程中,安心保险话语权相对薄弱,造成大量佣金支出。2019年,安心保险健康险的手续费及佣金费支出8.9亿元,同比涨幅高达381.08%,远高于健康险保费同比279.7%的涨幅。

与此同时,健康险的赔付压力,也倒逼安心保险做出一系列调整。尽管没有披露具体赔付数据,但安心保险在去年下架门诊、住院类的产品,并提高承保风控力度。

投诉频发牵出潜在风险

押注健康险,终于让安心保险扭亏为盈。

根据今年三季度报告,安心保险在报告期内实现收入5.52亿元,环比增加83.4%,净利润实现632.3万元,同比增长117.3%。

这个时候,主持工作的前副总经理林锦添却主动离职。论业绩,安心保险走出了两年前的阴霾,但论风控,安心保险在激进扩张健康险的道路上,问题逐渐突显。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信息显示,今年4月某先前购买过安心保险医疗险的客户,因不慎住院要求赔付保单,但安心保险以该客户在投保前未告知其患有高血压为由,拒绝赔偿。经该客户提起诉讼,法院最终判定安心保险需对其进行理赔。

而根据中国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的通报,今年上半年财产保险公司被投诉最多的前三大企业,依次为易安保险、阳光信保、安心保险。

对此,《投资者网》就出现大量投诉纠纷,是否与激进扩张健康险、风控管理跟不上有关等问题,向安心保险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扭亏为盈的业绩,在风险事件由少到多、由小到大的曝光面前,逐渐失色。更大的潜在风险,还牵扯出安心保险的偿付能力。

截至今年上半年,安心保险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仅为123.9%,已经接近监管红线。根据《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要求,保险公司综合偿付能力低于120%,将被列为重点核查对象。

从风险暴露到偿付能力逼近红线,安心保险被倒逼启动第二次增资扩股。

今年9月,安心保险披露增资公告。正大制药出资2.15亿元,将持股安心保险14.333%,成为仅次于中诚信集团的第二大股东。

增资、换高管、业务方向调整,上一次走出阴霾,安心保险走了这三步。这一次,增资落地,下一步是找到合适的总经理人选。主持工作的林锦添离任后,出任临时负责人的董事长韩刚,此前为大股东中诚信集团的财务负责人,对保险业务相对生疏,安心保险的总经理悬念,还在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