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味怎么了?”尽管昨日绝味食品(603517)上涨4.12%,仍然未能扫除公司此前四个交易日跌幅超过15%的阴霾。除了研发费风波,客流量下降、净利润增长下滑等问题,也导致资金恐慌出逃。

研发费风波

11月23日-26日分别下跌4.8%、6.04%、3.15%、3.74%,近日绝味食品如此跌幅让人触目惊心。

据了解,近期网络上发布了题为《研发费用自相矛盾,4500万不翼而飞,靠一根鸭脖撑起市值500亿的“鸭脖之王”被高估了吗?》的文章,文章指出,2017年绝味食品披露的研发投入为5200万元,然而,2018年年报中2017年研发费用变成了680万元,凭空蒸发了4500万元。

对此,绝味食品解释称,两次研发费用的发布存在统计口径差异。2017年发布财报时,绝味食品对于研发投入-研发费用的定义范畴不仅包括管理费用-研发费用,还包括部分生产工人工资-物料消耗以及折旧摊销等。2018年,财政部公布了相关文件后,绝味食品业务口径与财务口径进行了统一,年报研发投入-研发费用投入与财务报表-研发费用金额一致。

在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看来,存在会计处理规则改变导致口径调整的可能性,但上市公司也应该将这种调整在财报中进行充分的解释说明,主动消除投资者的疑虑。

部分门店恢复缓慢

市场真正担心的,或许不限于此。

因为群众基础广泛、竞争格局分散,卤制品行业一直备受二级市场追捧,但2020年前三季度绝味食品一直处于业绩颓势中。前三季度,绝味食品实现营收38.85亿元,同比下降0.01%;净利润为5.2亿元,同比下降15.33%。

相比而言,竞争对手煌上煌前三季度的日子过得倒是“滋润”。三季报显示,煌上煌实现营收19.34亿元,同比增长15.31%,净利润同比增长10.26%至2.33亿元。在港上市的周黑鸭还未披露三季报。

对此,中泰食品饮料团队也指出,近期公司股价出现波动,主要系市场担心短期同店承压。渠道调研反馈,公司社区店同店保持增长,高势能门店(指能带来较高收入、利润的门店,主要包括各交通枢纽店、以及核心商圈的门店)受疫情反复的影响短期承压。

记者了解到,今年8月底券商得到的反馈消息是,绝味社区店基本恢复正常,高势能门店仅恢复到正常水平的50%-60%。以此来看,这几个月高势能门店仍然恢复缓慢。

在近期的一次券商调研中,有圈内人士更是直言,疫情后绝味客流有所下降,购买频率也有所下降,客单价方面反而有上升,因为一次性可能买得比较多,“感觉绝味的客流增长率不会像前些年那么爆发增长了,会趋近平稳”。

卤制品行业的“开店竞赛”

事实上,近年来绝味食品的净利润增幅已逐年放缓,呈现主营业务触顶迹象。2017-2019年,绝味食品营收增幅分别为17.59%、13.45%和18.41%,归母净利润增幅分别为31.93%、27.69%和25.06%。与此同时,绝味食品毛利率也在逐年走低。数据显示,2017-2019年,绝味食品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5.79%、34.3%和33.95%。

在争食卤味市场的过程中,绝味食品、周黑鸭、煌上煌采取了不同的扩张模式。在三大卤味巨头中,绝味一直以跑马圈地而傲视群雄,今年以来公司更是逆势开店。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绝味食品在全国开设了12058家门店; 周黑鸭线下门店以自营门店为主,门店总数达1367家; 煌上煌拥有4152家专卖店,加盟店销售额占比达87.27%。

记者注意到,在多次券商调研中,上述卤味巨头均强调——各家口味是有差异的,终端开店也没饱和,关键在于供应链和门店管理。于是,“开店竞赛”不可避免。据了解,周黑鸭自2019年宣布开放特许经营以来,目前申请者达到2.5万个,在此前的一次券商调研中,周黑鸭高管透露,今年超过400家门店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明年速度会加快,3年之内超过直营店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公司更是澄清,“我们不是卤制品的爱马仕,我们就是普通的休闲食品,其实按照克重来看,我们和竞争对手平均价格不会差太多。”煌上煌更是放出狠话,计划2020年新开1200家门店,持续加速拓店步伐。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几天前,绝味食品高管也对券商人士坦承,“从和消费者互动来讲,现在有上万家店,和消费者互动方面要比以前压力更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