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王虎纹还是华为的一名工作人员。今天,他已经成为一名专业运营自然博物馆公司——北京微创博志的创始人兼CEO。

对于这种巨大的身份转变,王虎纹直言是“科学教育”带来的机遇。

2009年,王虎纹因为工作原因和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建立联系,他发现一个怪现象,隶属于该所的中国古动物馆展出的内容很有意思也有知识性,但却游客稀少、反应冷清。

冲动之下,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一面与中国古动物馆签订合作协议,设立“达尔文俱乐部”;一面对接北京的中小学校,依托博物馆等资源开展研学活动。

2012年,他利用夜间空闲时段,在国内首创了“博物馆奇妙夜”活动模式。“我们下午5点接手入驻博物馆,晚上7点活动开始,介绍古生物知识,放科普小电影,讲恐龙晚上会不会复活,然后紧接着孩子们游馆,寻宝答题,做石膏化石拼装恐龙……做完这些就十点半了,我们再带着孩子们在展厅搭帐篷睡觉,第二天一早起来自己动手做早饭,8点准时离开。”王虎纹说,这种夜游模式开创了自然科学博物馆的全新体验,也不影响博物馆白天的正常开放和科研活动,迅速在市场上火了起来,“去年我们在中国古动物馆开展了100多次奇妙夜活动,平均3天一场,场场爆满”。

十年过去了,微创博志与中国古动物馆合作越来越深入,服务内容拓展到九大项目,也为博物馆带来明显的变化,年游客量从2009年的五六万人,上升到2019年的40万人。

“我们除了跟中国古动物馆合作,还拓展到全国8个自然博物馆,并且跟北京数十所中小学展开紧密合作,帮助学校设计科普实践教育课程、推荐或组织参观博物馆活动。”王虎纹告诉记者,让自然科学博物馆走出“深闺”,不断“圈粉”,除了有北京市教委对素质教育的重视、科研单位的支持、全社会对科技创新氛围的培育,还有就是需要一支专业的团队开展运营,用市场化的绩效评价手段激励员工。

南京古生物博物馆在2020年终于从中科院争取到一笔展陈升级改造和支持经费,并通过招标与微创博志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开展博物馆的运营合作。对于这样一个全新的合作模式,南京古生物博物馆馆长王永栋给予积极评价:“有了专业运营团队的加盟,将会提升场馆的运行效能,以后我们就可以投入更多精力,来专心做好展区内容设计与更新,开发科普课程,举办特展巡展,把时间投入到博物馆的专业建设上,而市场运营的事则交给企业去做。”

根据合作分工,南京古生物博物馆的科学咖啡厅、达尔文实验站、科普影院、研学活动、品牌建设与市场拓展等交由微创博志负责;而展示内容设计、专业知识培训、科普课程建设、化石标本收藏展示、科普活动组织这些工作,仍然由博物馆的专业人员来负责。

“讲解接待、卫生安保、研学活动、市场开拓等工作,由专业的运营团队来承担,有望为观众提供更好的参观体验。”王永栋说,在获得中科院和地方科普场馆运营经费补助支持基础上,该博物馆将免费向公众开放,把古生物专业以外的运营事项由企业承担,不仅让科普场馆回归公益属性,也能够满足市场需求,有利于积极推动科学教育这一市场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记者 张 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