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7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匈牙利驻重庆总领事馆总领事葛凯达与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小白”)商洽中匈果酒技术转移合作事宜,并达成初步意向。以青春小酒起家的江小白开始深度布局果酒领域,让人不禁猜想这或许是白酒竞争日趋白热化的背景下,江小白未雨绸缪的举措。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江小白前期营销策略的成功,在疫情影响背景下,其餐饮渠道仍受到很大影响,特别是江小白的受众——年轻群体的消费能力被削弱。

加码新赛道

对于江小白与葛凯达商洽果酒技术转移合作事项,江小白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事属实,接下来双方将依托“中匈果酒白兰地研究室”,促进果酒酿造技术的本土化创新升级,探索相关品类生产标准,推动研究成果转化落地。

现如今瞄准果酒的江小白,骨子里是个地道的白酒品牌。2012年,一匹小酒黑马带着“小白”的头衔冲向白酒行业。2019年合并销售收入量级达到30亿元,江小白在短短的几年间在国内白酒市场占据一定地位。当众人纷纷还在感慨江小白是白酒黑马时,2019年,江小白推出了“梅见”青梅酒,宣布进军果酒赛道。

相关数据显示,“6·18”期间,低度酒销售额同比增长了超过90%,其中果酒和梅子酒两类产品分别同比增长了100%和200%。从数据可以看出,江小白的这步棋走得很稳。

白酒营销专家晋育峰指出,果酒赛道如今火热异常,少不了各大企业的推动。从五粮液“仙林青梅酒”首创梅子酒品牌,到冰青青梅果酒接棒推广,再到“梅见”,梅子果酒市场在这三家培育中逐步形成品类势能,这才有了之后更多品牌的参与。

打破瓶颈

小酒赛道剑拔弩张,江小白走红后,多家白酒企业品牌都陆续推出了青春小酒产品,如泸州老窖的泸小二、洋河的洋小二、汾酒的闹他小酒等。这些小瓶酒容量大多在100-125毫升,售价在20-50元左右,容量差不多、价格相当,消费者有了更多的选择,小酒市场中江小白“左右为难”。

据中国酒业协会公开数据显示,受疫情因素影响,2020年前11个月,规模以上白酒企业总数为1040家,亏损企业170家,亏损面达到16.35%,累计亏损13.81亿元,同比增长64%。竞争对手多了,行业发现却呈现放缓趋势,江小白在原有赛道正在经历的“狼多肉少”的尴尬。

面对如此残酷的市场环境,江小白推出果酒产品,希望借此弯道超车,继续称霸年轻群体消费市场。中国酒业行业市场发展调研报告中的数据指出,2019年我国果酒行业市场规模约698.2亿元,中国果酒的销量达到了11.9万吨,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长,青梅酒这类的果酒有着广阔的市场蓝海。

数据显示,五年中式果酒市场以每年15%的增速高速递增,销量年复合增长超过了200%。从数据上不难发现,江小白此单加码果酒市场的核心原因。

相比较消费者对于江小白白酒产品口感欠佳的评论,梅子酒仿佛更深入人心。在天猫旗舰店中,与白酒下的评论开瓶一股酒精味扑面而来,喝起来稍微刺喉咙和胃的评价不同,消费者对于梅见的评价是酒喝起来是酸甜口,闻起来是白酒的香气,尝起来酒味适中,喝完后会稍微微醺,大约半小时就会散掉微醺的感觉。消费者对于二者的评价也导致梅子酒的销量比白酒高出很多。

十年之痒

2012年,江小白刚一问世凭借文案迅速收割年轻人的好感,次年便获得5000万元营收。2020年,江小白推出“果立方”系列,希望可以继续让年轻人为之倾倒。据江小白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20年9月6日,果立方正式上市半年以来,销量已超过1亿元。今年5月,江小白又推出新品“三人饮”,赋之轻松口粮酒的定位,继续前行。当然,新品刚刚推出,还需再多看几个回合才能知道消费者对于新品的评价如何。

除此之外,江小白打造玩酒概念,用江小白高粱酒作为基酒,与其他的气泡饮料,比如雪碧、可乐、各类果汁等进行混合调制,甚至可以用糖、茶水进行混合,以求让产品呈现更加多元化的状态。消费者可以肆意将江小白与其他饮品进行排列组合,怎么好玩怎么喝。

沈萌指出,对于江小白来说,任何酒品只要能符合年轻消费群体的需要,都会去做,而不是像传统酒企专攻自己的优势品牌和品类。

2020年,江小白基于用户需求推出低度酒“果立方”系列,进军果酒赛道。随着江小白的渠道模式日益扁化、终端门店的高度渗透,消费者可以在很多地方找到江小白的身影。企业相关负责人就果酒的终端销售渠道告诉记者,“水果味高粱酒果立方的消费场景比白酒产品更多元。白酒常常是佐餐,但果立方可以实现去餐化,一些街边便利店中就有铺货”。

晋育峰则指出,在新消费大赛道正处于窗口期、独立创新品牌层出不穷的背景下,客观上为江小白的品牌延伸提供了认知环境。(记者 赵述评 实生 王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