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饭圈”而言,扎在微博、微博超话社区那是标配,为爱豆刷数据打榜也是部分“饭圈”的默契,由此还产生了超话积分买卖产业链。8月10日,微博超话社区发布公告称,决定下线明星分类“积分助力”机制。8月6日,微博下线“明星势力榜”。打击“饭圈”乱象数月以来,微博这5天来的行动引人瞩目。

也正是因为微博大动干戈,“饭圈”人心惶惶。有人认为取消积分机制挤掉了明星超话社区的水分,另有人觉得只要还是数据驱动的榜单,就有操作的空间。北京商报记者从数个粉丝圈了解到,目前“饭圈”多在等待新的评价体系出炉,重造刷榜产业链不是没有可能。

之前能买卖积分

现在不能助力了

8月9日晚,西西(化名)所在的微博粉丝群开始讨论一个通知:超话积分助力取消。8月10日上午,微博正式宣布这一决定:下线明星分类“积分助力”机制。

超话是西西刚进“饭圈”时被安利的,用她的话说,“追星不知道超话就不算追星,这里有很多明星微博里没有的宝藏”。超话在“饭圈”有多重要呢?想要加入某明星的微博粉丝群,粉丝的超话等级几乎是一项硬指标,在微博评论区,被明星回复的留言,也八成出自超话高等级的粉丝。如果从这一维度看,超话算是完成了刚成立时微博的期待:“旨在为微博用户打造公开交流的综合兴趣社区。”

2018年明星超话社区引入“积分助力”机制,用户通过签到、发帖、评论、转发等维度获得积分,可贡献积分为喜欢的明星助力,增加影响力,超话根据影响力值进行展示。

不过,微博发现,随着明星分类超话的影响力逐渐扩大,社区内出现了刷数据等不良行为。对此超话社区在8月10日下线明星分类“积分助力”机制。

一时间“饭圈”有点不适应,“所以超话积分没用了吗?我还剩500多积分”“还剩的几百积分消失了”“小号积分都抛了,大号还剩1000,傻眼”诸如此类的遗憾仍不时在微博出现。

按照微博原来的规则,用户在明星超话社区签到、发帖等互动可获得超话积分,也可以在每周固定时间领取一些超话随机的积分或礼物,这些都可以给明星超话助力,且不局限于同一个明星。

另一“饭圈”女孩“君子”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其实积分是可以买的,比如说有的明星后援会去买些微博小号,自己做任务囤积分,还有一些专门的买分渠道”。就在微博下线超话“积分助力”机制当天,仍可在微博搜出早年超话积分买卖行情,某明星2019年的一篇超话就曾披露:目前行情10积分=1赞=1元。

“明星势力榜”没了

超话社区榜还在

其实,让“饭圈”难过的不止无法用积分给明星助力,还有明星势力榜的下线,这是一个早于超话社区的产品。

来自微博的介绍是这样的:“明星势力榜”于2014年上线,依托明星微博活跃度、阅读量、社会影响力等数据为依据,为引导粉丝理追星,“明星势力榜”曾多次更新计分规则。

但在8月6日,微博还是决定下线“明星势力榜”,当天#明星势力榜下线#登上了热搜,微博的评论中多是支持的声音。用户“立舟尾_”留言:“赶紧把其他榜单也清理一下吧,明星价值不是一个榜单决定的,有榜单就很难避免有小人恶竞争,别再让无意义的榜单成了某些粉丝互撕的工具。”

国家相关部门也早就发现“饭圈”存在打榜乱象,在6月开展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中,中央网信办就把打榜列入5类“饭圈”乱象行为。

从披露“饭圈”治理情况的频率看,微博也很重视“饭圈”生态健康。8月10日,微博第十一次发布“饭圈”健康生态专项行动系列公告:清理涉及“饭圈互撕”的微博1056条;清理涉互撕谩骂话题101个,并对情节恶劣话题的发起账号予以禁言处罚;视情节严重程度,对8个恶意营销账号予以删除违规微博,禁言处罚,同时暂停广告共享计划;视情节严重程度,对86个发布互撕谩骂微博账号予以禁言的处置。

在微博大力度的治理下,还会存在打榜行为吗?可能不一定。西西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饭圈’现在都在等,等新的榜单,等微博确定榜单排序的依据。”

之所以有这样的期待,是因为微博表示,明星超话将根据活跃度展示,包含在超话内签到、发帖、互动等综合维度,鼓励用户在超话内以兴趣为导向正常发帖,产出优质内容并互动。

新的评价体系是什么

还能刷吗

无独有偶,微博在下线“明星势力榜”时曾称,“未来,微博将探索全新的融合媒体评价、作品评价的综合评价体系”。

对于未来“明星势力榜”的排序依据,微博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榜单的评比维度和内容会有新的调整,未来会主要考量主流官方媒体评分和作品评分”。不过对于超话活跃度的具体依据,该人士并未透露。

用户对于微博取消超话积分助力,却不取消超话榜单的做法也有异议,用户“彩色的虹色”这样留言,“超话排名只要还在一天,再怎么改革都是无用功,无非是把用来买积分的钱再去买阅读量、互动量”。

或许微博“明星超话‘积分助力’机制下线公告”的评论,可以更直观地体现出民意,点赞最高的那条评论这样说,“顺便把排名也取消了吧,不然治标不治本”。

在和北京商报记者交流时,艾媒咨询CEO张毅也提出了不治本这个观点,“微博刷量的行为还挺活跃的,恐怕不能仅靠下架某一款功能杜绝这种现象,要用更严格的法律来让台自律”。

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认为,应该把重点放在数据筛选上,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流量时代,数据可以从侧面反映一个明星或事件的受关注度,重点是榜单或助力机制怎么设计,哪一项更能体现正能量,哪一项容易造假。台要做的是怎么做数据分析”。(记者 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