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来,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两旺,车主对充电的需求日益迫切,在新基建风口下充电桩行业进入加速发展期,企业争相入局抢占市场。9月19日至21日,记者走进市内多个充电桩场站调查发现,这门看似是“刚需”的好生意并不好做。

“内卷”现状

各类台发补贴抢市场

中国汽车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作为必备的配套设施——充电桩,成了资本眼中的“香饽饽”。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印发的《陕西省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十四五”发展规划》显示,2020年年底陕西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约为12万辆,预计“十四五”末陕西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将达到62.1万辆;目前省内公共充电桩总数超过1.7万根,“十四五”期间计划共建设各类充电桩35.54万根。激增的新能源汽车背后,孕育出巨大的公共充电桩市场。

如今,为新能源汽车供电主要有两种模式,即充电模式与换电模式。记者走访发现,目前西安充电桩场站多为充电模式,且直流充电桩(快充桩)占比多于交流充电桩(慢充桩)。其中,运营商分为两种,一种是自建充电桩场站运营商,盈利主要来自于充电桩基础设施服务,售电过程中实现的“批发零售价差”或者“峰谷电价差”,如国家电网旗下的e充电,以及众多民营中小规模运营商;另一种则是没有建桩的第三方台,主要靠聚合中小型运营商为其引流,从中赚取抽成或者基于用户数据价值获取盈利的充电类App,如星络充电、快电等。

“前一阵子有新建的场站或充电类App上线,就会有‘1毛钱充电’或‘零服务费充电’等新客体验活动,能省下不少钱。但整体来看,目前每个场站的电价和服务费都差不多。我常用的充电App推出了‘组队充电’活动,当充电达到一定度数后返还现金红包,补贴下来比其他台便宜。”在梨园路瑞捷安充电站内,西安出租汽车司机杨师傅表示,除了充电价格外,他选择时还会考虑充电设施维护状况、场站与家的距离远、停车是否收费等因素。

有市场就有竞争。为了抵制低价引流等扰乱行业秩序的乱象,陕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充电设施分会召集星络充电、快电、新电途(支付宝)、云快充等互联网台企业召开座谈会,整治陕西充电市场“价格战”乱象。6月15日起,在陕西发起低于成本价的促销、补贴等扰乱市场的“价格战”将被处罚。

虽然充电桩企业之间的“价格战”趋于静,但层出不穷的小额补贴与“拉新”活动等,又凸显了另一个层面的行业焦虑。

在太华南路的东方美居充电站内,从事网约车经营的李师傅告诉记者,他的手机里下载了好几个充电App来获取各大台的优惠活动,“我每天最少得充一次电,不含停车费均要40多元,肯定是哪儿便宜去哪儿。麻烦的是有优惠活动的时候不一定能有位置,而且有的充电桩功率小、电流低、爱跳枪,充电需要等待的时间比较长,特别是夜间充电时不少电桩会被燃油车占据,体验感不佳”。

经营艰难

部分充电桩利用率低

资本领跑,充电桩运营商数量激增。放眼西安,商场、小区、学校、景区、写字楼等,城市的角角落落都分布着规模各异的充电桩场站,公用充电桩这门“刚需”生意真的好做吗?现阶段盈利情况如何?

目前,新能源汽车在充电站的充电费一般由三部分组成,包括电费、服务费以及停车费。9月20日晚间,位于科技西路的维森新能源(高新1号)充电场站内,有16辆新能源汽车正在此充电,全场52个充电桩多半处于“空闲”状态。“在不使用优惠劵的情况下,各场站在聚合类充电App上的电价基本是一致的,现在拼的就是补贴。”家住风度天城的李先生表示,00:00~7:00时间段内该场站充电费用为0.6168元/度,“这不是最便宜的价格,离我家稍远一些的场站夜间充电价0.42元/度,与家用私人充电桩仅差1毛2分多钱”。

记者在快电App上查询发现,00:00~7:00时间段内,大部分场站的电价集中在0.22元/度至0.25元/度左右,这个价格比居民峰谷分时电价0.2983元/度(低谷时段)还低。“现在电价几乎是透明的,大部分充电桩的电费都要交给国家电网。”西安一充电桩运营商李先生坦言,充电桩本身就是个重资产行业,前期需要在电源、土建、充电基础设施等固定资产方面投入大量资金进行配建,而成本的回收、盈利空间都集中在后期收取“服务费”上。

而充电场站服务费多为0.2元/度至0.5元/度之间,以一辆续航里程为505公里的新能源汽车为例,在不计损耗的情况下,充满71度电所需服务费为14.2元至35.5元。“充电场站后期的维护成本、设备折旧、雇佣工人等花销,给运营带来了不小的压力。理想状态下,一个车位一天至少要充三到四个小时,基本上要充到300度电,才能满足基本的投资回报。”李先生表示,考虑到自家充电桩闲置率较高,为了拓客他还需要与充电App合作,台会从充电站服务费中抽取10%~20%的费用。

走访中,不少充电场站的管理者表示,低价竞争压缩了运营商利润空间,盈利能力不足导致场站疏于管理,设备老旧无人维修,陷入恶循环,部分中小企业经营艰难。同时,尽管随着企业的加速布局,充电桩的布点越来越多,但是现实中也存在着利用率不高的行业痛点。

突出重围

尝试拓展多种配套服务

9月21日10时许,记者走进科技路沿线多家充电桩场站发现,规模较大场站的主力客群多为出租车和网约车司机,小型充电场站多为私家车临时补电;各场站均有零星的新能源汽车在此充电,与建桩总数相比,大部分充电桩无人问津。

是充电桩建设过剩了吗?走访中,不少充电桩运营商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们认为现阶段存在的问题是公共充电桩分布不均匀,随着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加速上行,未来私家车用户将成为充电桩市场最大的增量。此外,不少车主表示,年来充电越来越方便了,但一些老旧办公区停车场仍没有充电桩,他们希望尽快改造,同时解决居民区建桩困难。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陕西共有4926家充电桩相关企业,其中西安在业存续企业4048家,领跑全省。从我市充电桩类企业注册情况来看,2018年至2020年新增相关企业均超850家,虽然两年增速放缓,但仍处于稳增长区间。

“一个行业的持续发展一定不是依靠资本游戏,而是一个健康、有序的竞争环境。对企业而言,运营和服务才是充电桩的立身之本。”西安市委党校管理学教研部教师杨蕊认为,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是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重要保障,现阶段应从规划上统筹、产业上引导、运营上完善,促进企业“建好桩、管好站、服好务”。杨蕊建议,一方面,优化建桩布点路径,政府相关部门应统筹充电桩规划布局,与电力等城市管网建设相结合,多规合一引导企业建桩的同时,扫除充电盲点,避免重复建设。另一方面,做好充电设施管理监督,建立充电基础设施信息管理台,通过监管部门定期检查充电设备是否过于老旧,尤其是市民反映的充电功率不足、有桩无枪线等问题,及时做好设备更新维护,确保充电安全。

充电桩的价值不在建桩,而在运营;充电桩是基础设施,也要考虑互联互通;未来,充电桩企业的发展方向应该有自己的生态圈,不能是一个“孤岛”。一位业内人士建议,充电桩企业除了提供充能服务外,还可以尝试建立起一个充满活力的产业生态,推出多元化增值服务,如洗车保养、休憩娱乐、便利店等,在满足用户需求的同时,开拓更多盈利模式。此外,充电桩是链接了人、汽车、电池、能源的信息技术设施,这意味着海量的充电数据在充电桩中产生,让运营商进一步了解车主的使用惯与相关特征、获得新能源汽车的电池信息数据、掌握车辆的分布情况等,这些都将为充电桩企业提供可挖掘的价值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走访中还发现,西安充电桩市场正在涌现一批新玩家——共享私桩,拥有固定车位和安装了指定品牌的智能充电桩,即可加入该品牌充电App台,将开启私桩共享赚取收益。记者通过星星充电App搜索到了不少共享私桩,但大多处于维护状态,且大部分充电价格高于公共充电桩场站。随着越来越多的私人充电桩进入住宅区停车场,这些在白天可能闲置的充电桩,能否经过统筹管理,如共享车位一样被盘活共享,还需拭目以待。 (记者 郭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