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信托公司“踩雷” 金凰珠宝惊天“黄金局”是如何炼成的?

来源:金融投资报 2020-06-30 14:00:01

端午节过后,资本市场飞出“黑天鹅”,做为国内最大几家黄金首饰制造商之一的金凰珠宝,被曝用黄金向信托机构抵押融资,然而在检测时竟发现黄金为铜合金,所涉黄金超过80吨。

金融投资报记者查询发现,金凰珠宝实控人为贾志宏,2017年曾以69.98亿元收购湖北国资旗下的上市公司襄阳轴承(000678)。在当时就有媒体质疑,贾志宏的巨额资金来源不明。

超出想象 逾80吨黄金或是铜合金

谁也没有想到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珠宝公司,会爆出巨量假黄金欺诈融资。

据报道,金凰珠宝从2015年起,以“黄金质押+保单增信”的模式融资,向金融机构提供Au999.9足金的质押物,进而实现在信托机构的融资。数据显示,通过此类方式金凰珠宝总计获得了200亿元融资。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金凰珠宝的多个信托计划出现逾期,导致机构先后提出要走司法程序。按照合同规定,在信托逾期的情况下,金融机构有权处置被抵押的黄金。但在处置黄金前,必须经过法院检测环节。没想到,一检测却爆出了“巨雷”。

2020年2月,东莞信托随机抽取了金凰珠宝质押的1根1公斤重的金条去检测。送检结果显示,金条为假黄金。虽然金条表面镀金,但内部成分却是铜合金。此后,另有金融机构向法院提出了黄金开箱检测,没想到,送检的黄金与东莞信托检测的结果一致。有市场人士认为,虽然金凰珠宝提供的黄金并未全部检测,但根据此前的结果,剩下的黄金可能都是假黄金。数据显示,目前未到期的融资还有约160亿元,对应的黄金有83.03吨。

6月24日,上海黄金交易所发布通知,鉴于会员单位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存在违反《上海黄金交易所会员管理办法》及《上海黄金交易所违规处理办法》规定的情形,经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会审议同意,决定取消其会员资格。

6月29日,金融投资报记者查询发现,于2015年先后开业的金凰首饰天猫旗舰店、金凰首饰京东旗舰店已全部关闭。

持续发酵 多家信托公司“踩雷”

金凰珠宝近年来的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在此背景下,信托公司是主要的融资来源。而随着假黄金风波发酵,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长安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被推上风口浪尖。

金融投资报记者查询发现,2017年10月以来,金凰珠宝相关信托计划不少于17个,这些信托计划最高收益在8%-10%之间,产品期限12-24个月不等。

目前信托公司对金凰珠宝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尚有多少份额处于未到期或到期未兑付?对此,金融投资报记者致电涉及金凰珠宝信托产品的安信信托董秘办,但无人接听。

民生信托方面则表示,针对近期违约的金凰珠宝相关信托计划,其已协调大股东支持,对6月到期的投资人资金进行兑付。

根据民生信托披露的信息,金融投资报记者查询发现,6月以来,已有6款“金凰”信托产品进行到期清算,包括中国民生信托-至信693号金凰珠宝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一期-第六期,成立规模合计6亿元。

同时,存续产品为7款,其中,至信537号金凰珠宝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2018年11月)(第七期)在今年1月20日成立,产品期限12个月,规模1.068亿元;至信439号金凰珠宝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60期、第61期将于7月到期。

此外,至信439号金凰珠宝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二十二期、第十九期、第十八期,至信511号金凰珠宝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七期)目前已到期,但仍在“存续产品”列表。

黄金变铜 漏洞究竟出在哪里?

黄金“狸猫换太子”,漏洞究竟出在哪里?

涉及金凰珠宝相关信托成立时,多通过质押实物黄金和保险公司承保方式,设置了“双保险”的风控措施。

保险人交付给受益人的标的黄金应经双方认可的具有黄金鉴定资质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合格,如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险单约定,即视同发生保险事故,由保险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如长安信托“金凰3号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其风控措施包括黄金质押、保证担保、监控措施(质押物保险)等。其中,金凰公司提供其合法持有的不低于上金所AU9995标准的实物黄金质押(静态质押),信托放款前,质押物本金质押率控制在70%以内;公司法人代表贾志宏承担个人无限责任保证担保。

同时,质押实物黄金在保险公司购买财产保险(基本财产险附加盗抢险,同时保险公司承保黄金的重量及质量),该保险的第一受益人为信托受托人;质押黄金接收并存放于银行保管箱后,保管箱将封存,长安信托及保险公司分别持有保管箱钥匙及密码;项目存续期间,保管箱不可开封,做到静态质押。

在金凰珠宝所的信托产品出现违约后,信托公司纷纷提起司法程序,并且对部分质押黄金、股权进行了查封及冻结。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今年以来,金凰珠宝作为被执行人案件达22次,累计执行标的金额达102.57亿元。

针对“质押黄金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约定”,保险公司是否应该承担保险责任?在金凰珠宝未提出赔付的情况下,信托公司能否“代位求偿”?截至目前仍存争议。

最令人关注的是,巨量黄金为何秒变铜合金?至今仍有诸多疑点。首先,贷前入库时黄金是如何检验的?有没有做假?其次,武汉金凰的巨量黄金从何而来?此外,金融机构是否有人内外勾结?保险公司是否事先知情?有没有核心信托机构联手做局?对于这一系列疑问,显然只有等待执法机关来判定。

在美上市的金凰珠宝股价为1.12美元。而此前造假的瑞幸咖啡正面临退市和可能的巨额赔偿。

谜之操作 贾志宏上演资本大戏

对于这起特大黄金造假融资案,人们自然将目光聚焦到了金凰珠宝的实控人贾志宏身上。

企查查显示,贾志宏主业是做黄金加工和饰品销售的,旗下公司主要为金凰珠宝,通过金凰实业控股,2010年8月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

但贾志宏似乎并不满足于此,2018年在三环集团改制方案中,贾志宏以69.98亿元的价格,拿下三环集团及旗下上市公司襄阳轴承(000678)的控制权,以此实现回A的心愿。

然而,这场蛇吞象的资本大戏,却有诸多疑问。

数据显示,从2015年开始,金凰珠宝的资产负债率直线上升。从2014年17.17%上升到了43.43%,到并购的2018年,金凰珠宝的资产负债率高达76.35%。

2018年1月18日,襄阳轴承公告,金凰珠宝收购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及通过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取得的自筹资金,不存在直接或者间接来源于上市公司及其关联方的情形。

也就是说,这近70亿的资金,金凰珠宝除了自己的就是借来的。也正因为如此,金凰珠宝通过信托融资十分频繁,“雷”也就此埋下。

在获得三环集团所持襄阳轴承的全部股份后,金凰珠宝又立马将股权押给原股东,即湖北省国资委和湖北省兴楚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也就是说,贾志宏在花了近70亿以后,襄阳轴承的股权又被他“神奇”地质押出去了。

对于这一操作,金融投资报记者看到有投资者这样评价,贾志宏似乎并没有控制湖北三环及襄阳轴承,那么也没法灵活运用湖北三环的资金,但却要面对高额还款压力。如果贾志宏可以调度三环集团的资金和资源,则这轮撬了极高财务杠杆的“蛇吞象”就可以完美闭环了。而从目前160亿未到期融资存量来看,贾志宏显然赌输了。

对此,金融投资报记者致电襄阳轴承董秘办,其工作人员表示:“此前披露的金凰珠宝自有资金,都是在相关评估机构认定之后披露的。”“这都是大股东的事儿,与我们无关。”上述工作人员称。

■马上评

质押黄金敢造假

绝对是登峰造极

6月28日,相信许多人被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在银行质押的80多吨黄金实为铜合金的消息惊着了。不过,更让人惊诧的是,这些巨量的黄金在质押时,却都通过了专业机构的质验程序,并以此通过了为质押黄金担保成色和重量的保险公司的验货程序,得到了保险公司承保。80多吨黄金造假,堪称是登峰造极之举。由此再观轰动当下的一省出现多起考生被冒名的新闻,怎不让人生发“一览众山小”“一山更比一山高”的慨叹。

让此事徒增悬疑色彩的是,这些质押黄金在抽验进入银行金库后,并无移动和开封记录。因此,若无后续证据表明各方没有掉包作弊,则为此承保的保险公司就要为80多吨黄金与铜合金之间的差价来埋单。当然,人世间哪有能把黄金变成铜合金的魔术呢?案发之后的调查,应该能描摹出80多吨黄金是如何被抽验合格、又是如何被“点金成铜”的。

其实,悬疑的破绽正来自武汉金凰董事长的短信。5月16日,民生信托的一个6亿信托即将到期,按要求要对融资方武汉金凰所质押的黄金开箱检测。武汉金凰董事长贾志宏叫停检测的努力失败后,发出一短信称,感谢各方对武汉金凰多年的支持和帮助,“最重要的是短信的最后两个字——‘别了’”。“‘我一看这俩字,就感觉那金子百分之百是假的。虽然检测结果没出来,但当时我的心就凉了。’民生信托一高管回忆当时的心情。”

“连质押银行的黄金都敢造假?!”问出这种话的人,多少带有“外宾”的嫌疑。只要造假,还有什么假不能造?只要造假,就不存在敢不敢的问题,而只有造得出来造不出来的问题。这就如同有人惊诧于小偷盗窃了别人救命的钱、贪官贪污了救灾款一样,实则是用常人之心揣度恶者之胆。在造假者眼里,只有钱的数额,而绝无这钱那钱的问题。用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援引的话说,就是“钱是没有臭味的”;在300%的利润面前,有人肯冒杀头的危险去得到它。显然,铜合金与黄金之间的差价所能带来的利润,已远超300%,由此,上述这个造假链条中究竟有多少人愿意为此押上自己的脑袋,还要看最终调查结果。(本报记者陈美吉雪娇)

标签:金凰珠宝黄金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