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谁掌握高新技术比较早,谁在高新产业方面布局超前,谁就掌握了主动权,否则就容易受到压制。从这个意义上,新兴行业技能人才的培养,已经成为事关国家发展的战略性问题。

8月31日,多家媒体聚焦了同一个话题:新行业“缺兵少将”。据《经济日报》报道,最近一个时期,以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型基建,成为国家重点投入的发展领域,也带动了相关行业就业规模不断扩大。不过,新基建核心技术人才缺口的问题开始显现,到今年底该行业人才缺口将达417万。来自《北京日报》的消息称,有电竞投资人发出招聘需求近一个月后,一直未找到心仪的人选。

不少新技术企业、新技术岗位“缺兵少将”,必然会制约新技术的发展、新产业的布局。以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为例,根据人社部发布的相关报告测算,我国人工智能人才目前存在较大缺口,国内供求比例为1:10,供需比例严重失衡。

进入21世纪以来,高新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谁掌握高新技术比较早,谁在高新产业方面布局超前,谁就掌握了主动权,否则就容易受到压制。从这个意义上,新兴行业技能人才的培养,已经成为事关国家发展的战略性问题。

新行业“缺兵少将”,这事急不得,但也千万慢不得。

去年4月,人社部等联合发布AI工程技术人员、电子竞技员等13个新职业目录。这些新职业目录的公布,为引领新技能养成、改善我国技能人才结构以及适应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需求,发挥了先导作用。然而,新职业人才的培养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新职业、新技能人才的培养落后于产业发展的需要,是很多国家面临的现实问题。在我国,新兴产业特别是高端产业出现“有职业、无人才”,与不少地方技能人才培养和使用模式有很大关系。

一方面,不少用人单位在人才使用方面长期秉持“拿来主义”,需要人才时,只想着向社会“挖”人才,自己不培养人才,或者很少在人才培养上做投入。一旦人才供需结构失衡,企业高薪挖不到人才的“戏码”就会一再上演。

另一方面,人才培养模式“实用主义”现象比较突出。研究型高校的前沿性研究中,对国家人才结构变化、人才培养预警的研究不足;应用型高校或者职业技术学院在人才培养上,偏重市场导向,重视当下、轻视长远,容易导致既有产业、行业所需的人才培养富余,而新兴产业、新技能的人才培养短缺;有关部门对新兴产业发展和人才培养的布局滞后于新技术、新产业的发展速度,调整专业目录和人才培养结构的进度和力度跟不上形势发展的需要。时下,在国家新职业目录的影响下,一些高校积极谋划设置新专业,一些职业技术学院迅速调整新技能人才的培养。但毕竟人才培养需要时间,在短时期内,新技能人才难免会供不应求。

尽管有种种现实的困境,无论如何,培养新行业新技能人才,这事千万慢不得。

面对新技术、新产业的迅猛发展,应对新技能人才短缺带来的挑战,主管部门、高校、企业等相关各方都要有紧迫感,要形成合力,共同破局。从近期看,人工智能代表了未来一段时间高新产业的发展方向,伴随着高新产业的不断发展,对人才的需求会越来越旺盛,无论是国家有关部门,还是人才培养机构,都应该对此高度重视,加速调整人才培养结构,加大人才培养力度;从远期看,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推进,智能化的发展趋势越来越清晰,在顶层设计层面,对新兴行业高新技能人才的培养,应该及早布局、及早谋划、及早行动,而不能总是“慢半拍”。(本报评论员 郭振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