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9月末,中国邮储银行净息差下行幅度最大,净息差为2.4%,较上年末下降了0.21个百分点;建行净息差为2.13%,较上年末下降了0.13个百分点;中国银行净息差为1.81%,较上年末下降了0.03个百分点;交通银行净息差为1.56%,较上年末下降了0.02个百分点。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六大国有银行净利润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滑坡。据统计,六大国有行前三季合计实现归母净利润8511.09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8.6%。

对净利润下降,各行高管表示是疫情影响、主动让利、增提拨备等多因素叠加的结果。

在半年报的业绩发布会上,农业银行行长张青松表示,一是银行净息差处于下行通道,二是银行加大了拨备计提。此外,面对居高不下的负债端成本和贷款利率下行趋势,银行也面临着息差挑战。

从净息差来看,六大行的净息差均有不同程度的收窄。其中,工商银行降幅最多,同比下降了0.16个百分点;其次是建设银行和邮储银行,均下滑了0.13个百分点;其余三家银行下滑区间在0.01―0.05个百分点之间。

对于收窄明显的净息差,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在半年报业绩沟通会上坦言“不是很理想”。“但这是招行独特的业务结构和特定的资产负债结构决定的。从长期看是好的;但是从短期看,如果仅仅看一个季度或6个月,那可能就是问题。”他说。

国有大行净息差收窄最大

今年三季报显示,如果以不同的银行类型来划分,六家国有大行中除了工行、农行以外,净息差都普遍收窄。

截至9月末,中国邮储银行净息差下行幅度最大,净息差为2.4%,较上年末下降了0.21个百分点;建行净息差为2.13%,较上年末下降了0.13个百分点;中国银行净息差为1.81%,较上年末下降了0.03个百分点;交通银行净息差为1.56%,较上年末下降了0.02个百分点。

国有大行净息差收窄的同时,另一边是大部分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等中小银行净息差的提升。

时代周报记者翻阅A股三季度财报发现,目前在财报中公布净息差水平的银行,将近一半银行的前三季度净息差已经环比上升1BP至8BP,以部分股份行和城商行为主。

如以上升最快的宁波银行为例,该行前三季净息差水平为1.86%,环比上半年净息差上升了8BP,盈利水平快速回升。

以零售业务见长的招商银行,净息差水平也排在前列。前三季净息差比上半年净息差回升1BP,三季报显示,招行7―9月净息差为2.61%,环比上升9BP。

招行表示,“主要原因一是零售贷款恢复性增长,高收益资产占比有所提高;二是加强存款成本管控,推动低成本存款平稳增长,存款结构持续优化,成本不断下降。”针对净息差的下降,建设银行副行长纪志宏在半年报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净息差下降13个基点,实际上并不比预期的多多少。”

纪志宏指出,具体来讲,影响净息差因素是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上半年为了应对疫情的影响央行实施了大力度的逆周期政策,使得整个债券市场收益和货币市场运用收益都有明显下降,这个方面就拉低NIM有8个基点。第二个因素是贷款收益率下降。

“一方面是LPR利率下行,还有是我们主动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降低企业融资的成本,还有贷款金融转换。重要的结果,贷款收益率比去年同期低了9个基点,拉低NIM也有5个基点这样一个程度。”纪志宏表示。

如何应对是难题

一些市场人士认为,未来银行净息差仍将面临下行压力。降低负债端成本、资本注入等都将是银行应对挑战的选项。

中行副行长郑国雨表示,展望未来,净息差仍然面临收窄的压力,对此,中国银行将持续优化资产结构,积极支持国民经济重点领域的薄弱环节,不断提高资金运用效率。同时,加快场景建设,着力提升客户服务能力,以客户全量金融资产为抓手,从源头上扩大存款资金来源,提升存款发展质量。通过优化资产负债管理,尽可能降低市场环境变化给净息差带来的冲击。

交行副行长郭莽8月27日在业绩会上坦言,下半年息差取决于市场利率变化情况和银行内部资产负债结构调整力度。总体看,交行的息差预计平稳,条件是不能有大的外部环境变化。

应对息差收窄的挑战,交行的措施:一是优化资产配置,提高综合收益,比如摆布好同业贷款、债券,同时加大欠息的清收,压降不产生利息收入的逾期贷款;二是夯实客户基础,降低负债成本,同时调整负债结构来稳定息差。

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认为,一方面,LPR水平的下降通过商业银行贷款定价行为将会传导到实体经济,有利于降低企业贷款利率和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另一方面,贷款利率下行过程中,短期内银行存贷息差压缩。目前银行存款利率很大程度仍然由存款基准利率决定,这就使得银行在负债成本并未改变的情况下利差收入减少,利润空间收窄。

针对未来净利差下行的趋势,建设银行行长刘桂平认为,探讨净息差进一步下行的幅度需要考虑中国整体的利率体系的复杂性,但综合考虑不会继续下行过多。

“随着中国经济比较早地恢复,整个金融市场端的利率可能会保持在一个相对平稳的水平上,因为市场的预期也正在发生调整。从个人住房贷款的利率来看,也要坚决贯彻房住不炒的原则,这部分的利率水平大体也能保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上。所以尽管利差水平可能还会有进一步下行的压力,但是我们认为不会下行太多。”刘桂平说。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分析师周茂华表示,商业银行应对息差收窄,较为传统的做法就是扩张资产规模“薄利多销”,或者适度增大信用风险容忍度,例如适度下沉贷款客户信用资质、加大信用卡等业务等。(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