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气象科学院研究员张小曳做客第三期气象科普讲堂,就雾—霾污染的主要成因、气候变化对霾污染的影响等问题进行了讲解,并对我国未来如何防治雾—霾献计献策。

在人们的印象里,“雾”和“霾”似乎是同一事物,但实际上,两者是有区别的。根据世界气象组织的定义,雾是指大气因悬浮的水汽凝结能见度低于1公里时的天气现象,而霾的形成主要是因为空气中气溶胶粒子和吸湿性气溶胶的存在并使能见度低于10公里。

据张小曳介绍,雾—霾天气古已有之,但我国现今的雾—霾早已不是完全的自然现象,都受到了人类活动导致的气溶胶污染的严重影响。

所谓气溶胶,就是悬浮在大气中的固体和液体粒子的总称。气溶胶粒子来源于表土、海洋和植被三大自然资源,而随着工业的不断发展,人类的各种活动越来越占据主导地位,以致在气溶胶粒子的来源中,人为因素所占比例逐年增加。其中,化石燃料燃烧占首位,生物质燃烧、土地利用与覆盖的变化以及涂料、化工产业分列其后。

张小曳指出,近年来,我国因霾而导致能见度下降的情况日趋严重,最主要的原因是以煤炭为主的不清洁能源的过量消耗。不过,虽然人类活动日益加剧带来的污染排放量不断增加是污染形成的主要原因,但这对于区域性霾污染来说,只有一定的影响,而不起主导作用。

“各种气象因子都或多或少与大气污染有关,但是每一个气象因子又不能全面、线性地反映污染程度。”张小曳解释,气象条件是污染出现的必要外部条件,当污染累积到一定程度后,还会使气象条件进一步恶化,出现显著的“双向反馈”效应。

“双向反馈”的机理是气溶胶削弱到达地面的太阳辐射,抑制边界层发展,使所有污染物稀释的能力明显下降。因此,“双向反馈”效应控制着PM2.5的爆发性增加。

张小曳提出,治理雾—霾最主要的方法是减少排放。首先,国家未来污染减排的重点应放在调整能源和产业结构、控制煤炭消费总量上,不断增加天然气和非化石燃料等清洁能源的使用,走一条低碳绿色、高质量的发展道路。

其次,要加强非发电行业清洁用煤管理。目前,我国已经形成了世界最大的清洁煤产业。此外,还要对非道路机动车、大货车、船舶等交通工具排气污染防治实施监督管理,控制城市的逸散性粉尘,减少来自畜牧业农业的氮排放等。

张小曳特别强调,还要尽可能提前预报雾—霾以减少其不利影响。“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气象局雾—霾预报系统CUACE/Haxe-fog,不仅能够提前9天预报出PM2.5以及构成PM2.5的各种成分,还能预报出这些组成成分与气象条件相结合后对能见度的影响,实现雾—霾客观、定量的数值预报。”(实习生闫文艺见习记者辛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