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前三季度紫金银行实现营业收入35.03亿元,同比减少2.23%;实现归母净利润11.59亿元,同比增长1.83%

虽然今年A股市场行情有所回暖,但部分银行股的表现却不甚理想。比如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紫金银行,601860.SH),今年以来(截至11月18日)股价已下跌26%。那么,该行近来的业绩表现又呈现何种状态?

为了更深入了解银行业的发展状况,近日,标点财经研究院携手《投资时报》重磅推出《2020中国银行业全样本报告》,对国内商业银行2019年的经营数据进行了统计及分析。基于Wind资讯提供的数据,剔除数据缺失严重的银行后,最终共有400家商业银行进入样本,包括6家国有行、12家股份制银行、118家城商行、222家农商行、16家民营银行以及26家外资银行。

数据显示,紫金银行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46.65亿元,同比增长10.54%;实现归属股东净利润14.17亿元,同比增长13.03%。

不过,进入2020年该行业绩增速也在下滑。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紫金银行实现营业收入35.03亿元,同比减少2.23%;实现归母净利润11.59亿元,同比增长1.83%。

近期,紫金银行频繁的高层人事变动也引发市场关注。8月27日,紫金银行发布《关于董事长及高管变动的公告》,张小军因到龄不再担任该行董事长职务,董事会选举汤宇为董事长。同时,聘任史文雄为该行行长,许国玉为副行长。10月12日,许国玉的副行长任职资格获得中国银保监会江苏监管局核准;11月12日,汤宇的董事长任职资格获得核准。

营业收入下滑

和过往相比,紫金银行交出的三季报有些暗淡。今年前三季度,紫金银行营业收入下滑2.23%;归母净利润仅增长1.83%。

去年该行实现了两位数的业绩增长,不过今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增幅分别为2.53%和1.95%,业绩增速已明显放缓,而从三季报来看这种趋势仍在继续。

具体来看营收结构,紫金银行前三季度利息净收入为29.04亿元,同比下降6.65%;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46亿元,同比增加22.03%。

半年报数据显示,紫金银行上半年末净息差为2.01%,和去年末相比减少0.11个百分点,净息差的收窄拖累了利息净收入。该行上半年利息净收入为19.68亿元,同比下降4.65%。

《投资时报》研究员还注意到,紫金银行上半年各项收入中存放同业利息收入为0.36亿元,同比下降55.42%。一方面,该行存放同业款项减少;另一方面,其存放同业平均利率为1.45%,而去年同期为2.52%,出现较大幅度减少。

另外,该行上半年资金业务的利息净收入为负,为-0.68亿元,其中分部利息净收入为-8.23亿元。半年报显示,资金业务分部包括交易性金融工具、债券投资、回购及返售债券业务、以及同业拆借业务等。

从资产质量来看,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三季度末,紫金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96%、1.68%和1.68%,今年以来保持稳定;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29.58%、236.95%和245.09%,逐年提高。不过,从五级贷款来看,该行今年三季度末可疑类贷款攀升较为明显,和去年末相比增长51.11%至8.7亿元。

经过近一年的筹备,紫金银行于2020年8月17日公开发行45亿可转换公司债券,此次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将用于支持未来业务发展,在可转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今年三季度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14%,相比二季度末的10.81%有所提升。

多个高管职务变动

今年以来,紫金银行一连串高管职务发生变动。8月27日,该行发布公告称,董事会选举汤宇为公司董事长,同时聘任史文雄、许国玉分别为行长、副行长。

资料显示,汤宇出生于1968年4月,硕士学位,金融从业年限31年。曾任南京市六合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主任、理事长,紫金银行副行长,于2013年2月开始担任紫金银行行长。

随着汤宇接棒董事长职务,紫金银行行长职务由史文雄担任。史文雄出生于1972年1月,本科学历,拥有24年金融从业经验,曾任溧阳农村合作银行副行长、江南农村商业银行三农业务部总经理、副行长,2017年4月起任江南农村商业银行行长。

另外,“80后”副行长的亮相也被市场所关注。许国玉出生于1980年10月,博士研究生学历,拥有12年的金融从业经验,曾任华泰证券研究所研究员、融资融券部高级经理,江苏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业务发展部高级经理、金融市场部高级经理,2019年9月起任紫金银行行长助理。许国玉是继青岛银行刘鹏之后,上市银行中又一位“80后”副行长。

自去年起,紫金银行前董事毛玮红、黄维平、李金亮,以及监事杨玉虹接连辞职。此番高管大幅变动能否给带来稳定的发展?考验还在继续。(《投资时报》研究员章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