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以来,以网络主播、电竞选手、网络作家、快递小哥等为代表的“新职业”受到青年追捧。然而火爆背后,新职业青年的一些发展问题也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电竞行业拔尖选手的职业年龄是14岁-25岁,后续的职业发展前景堪忧;有的网络作家年收入百万元,却没法给自己缴纳社保;网络主播平均月薪8000元至1.5万元,五险一金缴纳却并不容易……光鲜的背后,新职业青年也面临不少的挑战。

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为新职业的发展孕育了肥沃的土壤,而不断涌现的新职业,也为更多人提供了就业机会,打开了就业的新空间,让就业的“毛细血管”更加充盈、健康。新业态意味着就业更灵活。在这种形态下,劳动者能快速适应多种形式的工作要求,但与此同时也带来了就业方式和劳动关系变革。如何让“新职业”走得更远,值得我们深思。

最近发布的《2020年上海市新职业青年生存与发展情况调查报告》就显示,仍有近10%的新职业青年没有签订正规劳动合同。没有正规的劳动合同就意味着社保关系挂靠难、接续难等问题,有的网络作家甚至面临“想交社保没地方交”的窘境。对于这些尚处于发展初期的新职业,相关社保政策也要与时俱进、跟上用工形式的变化。比如,认真研究新业态、新职业的形势、状态和特点,合理引导企业或者机构规范用工行为,确保新业态下的新职业青年也能享受到同等权益。

此外,新产业、新业态有着极强的造富、造星能力,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极强。但相应的,对相关从业者的职业培训尚未跟上。比如,电竞从业者由于在人生的黄金时段放弃学业加入职业战队,导致职业规划、法律意识、理财意识较欠缺,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教育,有可能给从业者带来一些负面影响。因此,有必要全面完善新职业青年的职业培训,建立适应新形势的就业培训系统。只有不断提高他们的职业素养和择业水平,才能逐渐改变当前新职业青年缺少职业发展规划的情况。

其实,新职业还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就是个体化。大部分新职业者都是“单打独斗”的,这也让他们面临维权渠道窄、抗风险能力弱等问题。为此,相关部门不妨为各个行业的新职业青年成立有效的行业组织,并走向正规化、职业化、专业化的发展道路。有了坚强的组织后盾,新职业青年的权益才能得到更好保障。这也有利于新产业、新业态的持续健康发展,激发经济创新发展的潜能。

(刘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