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荒唐,很后悔。”2020年7月31日,25岁的宁某接受审判时说。

2019年12月21日,她残忍杀害了自己的母亲。

据供述,她这么做的原因,是无力偿还十几万元网贷,欲自杀,又担心自己死后母亲无法承受,遂杀害母亲。

随着网贷的普及,越来越多的青年或陷入失信危机,或出现心理问题,走向自杀、违法犯罪的穷途末路。

西南财经大学讲师、网贷行业专家陈文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称,网贷行业存在资金被借给部分不具有偿付能力群体的问题,因为利滚利导致逾期。部分借款人也存在金融、法律知识不足的问题。

2020年8月12日,鞍山中院判决宁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我跟我妈感情非常好”

“饺子包好之后,我把有药的饺子和没有药的饺子分别煮的。我吃了没有药的饺子,有药的饺子都让我爸妈吃了。”

宁某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9年12月25日被刑事拘留,2020年1月20日被逮捕。

2020年7月1日,鞍山市检察院以宁某犯故意杀人罪,向鞍山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7月31日,鞍山中院开庭审理此案。

被告人宁某,1995年3月生,大专文化,无固定工作,与母亲租住于鞍山市立山区某小区。

书证显示,宁某共欠中国银行等多家银行信用卡超过7万元。据宁某供述,她在有钱花等网贷平台也借款数万元。借款总计十余万元,每月需还款一万至两万元。

“当时能办信用卡就办了,后来还不上了,就越办越多,还的钱也越来越多。”宁某供述:“最开始没欠这么多钱,但是后来还不上的,一点一点,又拆东墙补西墙。本人没有赌博等挥霍行为。”

鞍山市检察院指控,宁某因无力偿还欠款,欲自杀,又担心其死后母亲杨某无法承受,遂产生杀害其母亲的想法。

2019年12月21日晚,宁某在其租住的房屋内,让母亲杨某吃下混入安眠药(劳拉西泮)的饺子。次日3时许,趁杨某熟睡之际,宁某用带有塑料膜的垫子捂住其口鼻,并用铁丝勒压其颈部,致其死亡。

经鉴定,被害人杨某系在服用劳拉西泮的基础上,因被他人捂压口鼻部及勒压颈部致机械性窒息而亡。

案发后,宁某逃离现场。12月24日,宁父报案称,其发现老伴杨某被害,女儿消失,电话无法接通。

12月25日早6时许,宁某在大连市一酒店房间内被抓获。

一审判决书显示,据宁某供述,杀人的时间是2019年12月21日下午3时左右到12月22日凌晨3时左右。

宁某说:“这个房子是我从2019年10月1日开始租住的,平时都是我和母亲住,租这个房子是用来养猫养狗用的。我父亲平时在铁东区住,因为在那个房子也养猫和狗,所以我父亲平时不跟我和我母亲一起住。”

她说:“2019年12月18日,我有两笔网贷到期了。12月17日我妈的工资到账2000多元,我在18日用我妈的工资还了一笔网贷。我还完后还想将这笔网贷再贷出来还另一笔网贷,但是这笔贷款没办下来,我还不起其他的网贷了,于是我就有了不想活的念头。”

“我跟我妈感情非常好,我怕我死了之后,我妈承受不了打击,所以我就想先把我妈杀死,然后我再自杀。”宁某供述:“我就在网络上搜索杀人的方式,用什么药物能致人死亡。我在网络上搜索了许多种方法,开始想用曼陀罗杀死我妈,但是我去药店没买到,后来我决定用安眠药杀死我妈。”

“2019年12月19日早上,我下夜班后去中心医院,挂了神经内科。我骗医生说我失眠睡不着觉,医生给我开了一盒劳拉西泮,买完药后我就回家了,寻找下药的时机。”

“21日下午包饺子的时候,我把安眠药放在水中溶解之后,将水倒入小部分饺子馅里,还有大部分饺子馅没放安眠药。饺子包好之后,我把有药的饺子和没有药的饺子分别煮的。我吃了没有药的饺子,有药的饺子都让我爸妈吃了。”

“我在网上查过喝酒能加快药效,所以那天我买了两瓶鸡尾酒,我和我妈都喝了鸡尾酒,我爸喝的白酒。吃完饭我就回屋躺着,就睡着了。我爸回他住的房子了。”

宁某说:“等我睡醒了,已经是晚上了,我看我妈没有什么症状,还没有睡觉。过了一会儿,我妈开始犯困,就睡着了。”

“我妈睡了一会儿之后醒了,开始上吐下泻。我记得我妈对头孢和青霉素过敏,就骗我妈说她是食物中毒,去药房买了头孢和阿莫西林。”她说:“因为一个是药片、一个是胶囊,我怕我妈怀疑,就把药片塞入胶囊里,告诉我妈就是一种药,把这两种药都喂给我妈吃了。”

“我妈吃完药之后又睡了,我一直在客厅等着我妈的反应,而且准备了遗书留给我的朋友,到了半夜3点左右,我妈睡得有些不太实,我就下定决心,准备动手。”

“我在厕所盆里找到一圈铁丝,用剪刀剪下来大概一米长。我又剪下一些粉色塑料膜,把铁丝的中间和两端用塑料膜缠上,把铁丝轻轻放到我妈脖子的下面,准备用铁丝勒她的脖子。”

“我先捂住我妈的口鼻。开始我是轻轻捂的,我发现我妈醒了,就用左手使劲掐着她的脖子,右手也开始使劲。大概几分钟之后,我妈就不动弹了,我怕我妈没有死,又用铁丝使劲勒她的脖子。”

自杀未果曾离家出走

“在这件事之前,我没有感觉女儿有不正常的地方。”

“因为绝望铤而走险”

“我怕我爸过来,发现我妈死了,我就在我爸的住处留了一张纸条,告诉他我调班了,这几天不用他过去了,让他在家里收拾收拾屋子。”宁某说:“22日、23日,我卖了几只猫和狗,并且和鞍山本地的朋友见了一面,出去玩了一天。回家之后我把之前写好的遗书都撕了。24日我带着仅剩的3只猫,坐车到大连,见了大连的一个朋友,把3只猫都送给朋友。”

“我在大连住了一晚,在宾馆尝试自杀,后来没成功。想第二天自首,但25日6点左右就被抓了。”她还供述:“我杀我母亲没有其他人帮助我,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我没有告诉别人。”

宁某的父亲证言证明:“我家三口人。2019年12月24日晚上8点多,我合计我女儿上夜班,就去照顾我老伴。我打开房门发现屋里很黑,我的脚碰到靠南边窗户地上的被子,发现被子很沉。把被子打开,发现老伴在被子下面,仰面朝上,脖子上还缠着铁丝,铁丝系着扣,已经死了。”

宁父回忆:“我去我女儿工作的便利店,发现她不在,超市值班的女孩也不知道她上哪了。她的手机没人接听,我就到派出所报案了。”

他说:“12月21日,我们家三口人吃的饺子,是女儿买的菜、和的饺子馅。头一锅是女儿煮的,剩下的是我煮的。我吃完饭就回家了,第二天12点多起来,感觉脑袋迷糊,走路走不稳,就没有去租的房子。”

“22日我没有看到女儿留的条,24日才发现那张条,条上写22日她调班,让我不用去了,在家收拾收拾屋子。”

法院一审判决认为,“宁某因个人生活原因,厌世轻生,进而故意非法剥夺被害人生命,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应予支持。关于宁某系初犯、偶犯,无前科劣迹,自愿认罪,请求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的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2020年8月12日,鞍山中院判决宁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鞍山被誉为“共和国钢都”,是中国第一钢铁工业城市,距离沈阳市约100公里。9月2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前往宁某户籍所在地——鞍山市铁东区和平路某栋。这是鞍钢集团的职工楼,属老旧住宅。记者敲门并无人回应,一位居民告诉记者,这一栋很多户正对外出租。

记者拨打了宁某的手机号,提示是空号。该案审判长郭文伟向记者表示:“这个案子是一起人间悲剧。法院为她家提供了法律援助,她父亲既失去了妻子也失去了女儿,心情很低落。”

法院提供的庭审录像披露了更多细节。例如,2019年12月24日晚,宁某曾在大连的宾馆房间尝试自杀,“用绷带把自己绑住,沉在浴缸里,想把自己淹死,后来没成功”。次日6时,她被公安机关抓获。

宁某在庭上供述:“我因为网贷,生活压力特别大,处于崩溃状态。母亲平时身体不太好。我想先把我妈杀死,自己随后死。”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从知情人处了解,宁某在用铁丝勒母亲脖子后,为确保她死了,多一重保险,用平时给猫打疫苗的注射器,添加30毫升盐水兑上治猫感冒的药水,注射在她心脏的位置。宁某交代,在注射之前,母亲应该已经死了。

宁某说:“我在保险公司做过,也做过小买卖,平时也靠养猫挣些钱,也没挣着,还赔很多。2019年12月初,我去了便利店上班。”

“12月19日,我用自己的挂号卡挂的神经内科门诊,骗医生说我失眠,然后开的药。”宁某说:“12月20日,我没有上班,我跟店长说我不干了。”

据宁父回忆:“在这件事之前,我没有感觉女儿有不正常的地方。她从小就跟我们住在一起,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她性格内向,在初中的时候离家出走过一次,自己去大连了,后来没钱了才给她妈打电话,把她接回来的。”

宁某的舅妈张某出庭表示:“我看着宁某长大,她对父母挺好的,尤其对母亲杨某孝敬。杨某在宁某出生前被烧伤,面目全非。宁某对她没有一点嫌弃,照顾得特别周到。”

张某还说:“宁某跟别的亲属关系也都挺好。平时表现挺好的,但是做事有点偏激,在初中的时候离家出走过,老有想不开的事。那次宁某自己跑到海边去了,家里人半夜才找到她。宁某性格挺内向的,近期看不出来有异常。父母两边的亲属没有精神病史。”

受理的8.3万件涉网纠纷中,被告为35周岁以下青年的案件超过6成。

鞍山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医生巫某证实,2019年12月19日,宁某在他这看过病。“当时,有一个又高又胖的女孩来我办公室,二十多岁,跟我说她睡不着觉,还说开劳拉西泮能睡觉,以前也吃的劳拉西泮,让我再给她开一盒。我就给她开了一盒。”

便利店店长周某证实,宁某是2019年12月8日来上的班。“12月20日的夜班她没来,告诉我家里有事不干了,让我赶紧联系人替她,之后就一直没有来上班。”

周某表示:“宁某在店里表现还行,工作都能干。我感觉她挺能干的,性格挺好的,来人买东西的时候还向人介绍货品。我带她的时候,她问我怎么工作。她说她想挣点钱,在店里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一审时,检察院公诉人发表意见称:“敬畏生命、遵守法律是为人处世最基本的两条底线。无论什么原因,不管何种理由,藐视法律、残害生命,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宁某的辩护律师称:“被告人为初犯、偶犯,无前科劣迹,到案时自愿认罪,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对被害人实施的行为,虽然理由荒唐,但发生这样的家庭悲剧与被告人的经济状况、认知水平偏低有很大关系。因此希望法庭可以从轻处罚。”

宁某最后陈述:“经过这么长时间,我也反思了之前的行为。确实很荒唐,很后悔,没有其他想说的了。”

2020年8月12日,鞍山中院一审判决宁某无期徒刑。

“她铤而走险是因为感到绝望。”二级心理咨询师马如军分析:“一个人到了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时候无法承担责任的时候,会感到绝望。”

马如军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她可能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还款能力,过低地估计了风险,再加上高消费和攀比观念的影响,以及家庭条件困难,出现了这样的问题。”

对于宁某解释弑母的原因是怕她难受,马如军表示,是不是这样的很难说。“可能是母亲指责、批评她了,她一气之下把母亲杀了。杀人是有攻击性的,如果家庭不能给她的债务兜底,她会不会产生不满和报复行为呢?”

陈文说:“如果借款人对金融知识比较了解,对法律吃得比较透,能有证据证明网贷平台的违规行为,可以通过司法渠道维权。”

今年6月,广东互联网法院发布信息称,近年来,随着互联网业态创新发展,以信用消费、信用借贷等为代表的涉网纠纷案件数量大幅增加。

据统计,该院2018年9月成立至今,受理的8.3万件涉网纠纷中,被告为35周岁以下青年的案件超过6成。每年被该院采取限制消费等失信惩戒措施的青少年达数千人,且呈增长之势。

据北京某科技公司去年7月发布的报告,国内一家头部网贷公司累计借款用户数一千余万人,其中33.47%的用户不到25岁,84.18%的用户不到35岁。17至35岁的青年贷款逾期率较高,约为4.1%。而36至45岁的中年人有一定的物质基础,逾期率较低,约为3.85%。(本报记者郝嘉奇鞍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