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案调查再加业绩预亏,安妮股份(002235)让公司近4万户股东颇为闹心,更是给公司实控人张杰、林旭曦夫妇增添了不少烦恼。利空消息打击下,安妮股份10月14日无悬念以跌停收盘,最新总市值不足40亿元。据了解,凭借商务信息用纸相关业务,安妮股份2008年成功登陆A股,但纵观公司上市后的业绩表现,却始终站在“差等生”阵营。面对业绩颓势,安妮股份也先后实施业务转型,其中2016年切入版权服务赛道,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反而让公司头顶巨额商誉。对于本就经营不善的安妮股份而言,立案调查后也将被限制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对于公司而言,想要自救似乎已是难上加难。

股价封死跌停

在立案调查、业绩预亏的双重打击下,安妮股份10月14日无悬念以跌停收盘。

交易行情显示,安妮股份10月14日以跌停价6.8元/股开盘,开盘后曾出现一笔大额资金前来撬板,但短暂开板后,公司股价再度封上跌停板,之后未能打开。截至当日收盘,安妮股份收于跌停价6.8元/股,总市值39.48亿元,换手率仅3.35%。数据显示,在卖一位置上仍有超30万手卖单在排队出逃。

根据深交所10月14日晚间披露的盘后交易信息显示,安妮股份当日的前五大卖出席位中未有机构身影,其中处在卖一位置的系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兴华大街证券营业部,卖出金额达913.72万元;处在卖二、卖三位置的分别为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望京西路证券营业部、五矿证券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分别卖出680万元、441.93万元。经计算,当日前五大卖出席位合计卖出安妮股份约2568万元。

消息面上,10月13日晚间,安妮股份披露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遭到了证监会立案调查。针对此次立案调查的相关问题,安妮股份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收到立案调查通知书后已经开始了自查工作,会配合相关机构的调查,未来如果有相关进展会进行公告披露。”

此外,安妮股份10月13日晚间还对外发布了2020年三季度业绩预告,公司在今年前三季度预计实现归属净利润为-9500万元至-8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安妮股份股价进入了下行通道,经东方财富数据统计,在9月9日-10月14日这20个交易日,安妮股份区间累计跌幅达38.96%,而同期大盘涨幅为2.99%。

业绩持续疲软

实际上,自上市后安妮股份的业绩表现就难言乐观。

2008年5月,在张杰、林旭曦夫妇的带领下,安妮股份登陆资本市场,彼时公司自诩为“国内重要的商务信息用纸供应商之一”。但上市后公司业绩表现却持续疲软,在此背景下,安妮股份开始实施业务转型,先后推进彩票业务、进军物联网行业,但结果不尽如人意。

2016年,安妮股份盯上了市场潜力巨大的版权服务行业,当年斥资逾11亿元收购了北京畅元国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畅元国讯”)100%股权,彼时公司就表示版权服务将成为公司核心的业务。虽然被寄予厚望,但畅元国讯的业绩承诺却没有如约兑现。

具体来看,收购畅元国讯时,交易对方承诺,畅元国讯2016-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7600万元、1亿元、1.3亿元,安妮股份彼时也表示,这将极大地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但事与愿违,畅元国讯在2016-2018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约为7924.75万元、6155.71万元、9229.69万元,业绩承诺实现率分别为104.27%、61.56%、70.998%。

收购不及预期等各种因素下,安妮股份2017年巨亏3.65亿元。

2018、2019年安妮股份分别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7553万元、2406万元,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1356万元、-2.4亿元。

在本就不乐观的业绩下,安妮股份再曝公司今年前三季度最高预亏9500万元。对此,安妮股份表示,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公司及公司上下游企业复工延迟,给公司各项业务开展造成较大影响,版权服务业务部分项目延期;此外,公司对商誉进行减值测试,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本期计提商誉减值7000万-8000万元;报告期内,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的净利润影响金额约为1738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在当下被立案调查的情况下,安妮股份将不能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这也斩断了公司的一条自救道路。

逾5亿商誉悬顶

切入版权服务领域尚未给公司带来丰厚的回报,安妮股份却因此背上了巨额商誉。

根据安妮股份最新披露的2020年半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公司账上商誉达5.23亿元。其中,截至2020年6月30日,安妮股份投资并购畅元国讯产生的商誉剩余账面价值为5.17亿元,若畅元国讯盈利情况未来不达预期,将可能形成商誉减值,从而影响当期损益。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商誉犹如悬在公司头顶的利刃,一旦标的公司经营不达预期,上市公司就面临商誉减值风险,从而吞噬公司利润。

虽然版权服务业务并未给公司带来丰厚的业绩回报,但安妮股份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未来公司还是会深耕版权服务领域。

就安妮股份目前动作来看,公司确实仍在加码版权服务行业。今年9月安妮股份披露称,公司拟对全资子公司厦门安妮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妮知识产权”)增资1亿元,增资后,安妮知识产权的注册资本将从2亿元增加到3亿元。

安妮股份2020年半年报显示,纸制品及相关服务仍为公司提供较大营收,报告期该业务实现营收金额约为1.1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为68.7%。对此,安妮股份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公司对版权服务相关业务的募投项目还在投入、建设中,所以版权服务方面的收入会相对较少。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在2019年12月安妮股份披露了一则“关于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延期的公告”,将版权大数据平台这一募投项目的预定可使用状态日期延后至2021年12月,该项目投资总额为8.6亿元。

上海财大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表示,数字版权产业目前仍处于培育成长期,目前市场上面临“确权难、授权难、维权难”等诸多难点,相关企业如何顺应市场需求是决胜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