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餐饮等消费场景逐渐恢复,白酒行业也慢慢回暖。但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仍有九家出现了收入、净利润的双下滑的情况。此外,以低端白酒销售为主的几家企业前三季度业绩表现并不理想。

九家公司收入净利润双下滑

目前,19家白酒上市公司均发布了三季报,其中九家酒企出现了营收、净利润的双下滑,分别为古井贡酒、口子窖、老白干酒、迎驾贡酒、水井坊、伊力特、金徽酒、金种子酒、青青稞酒。其中,降幅较大的青青稞酒净利润下滑333.6%,金种子酒净利润下降46.65%。

此外,七家酒企出现了营收、净利润的双增长,分别为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山西汾酒、今世缘、酒鬼酒、ST皇台。其中,涨幅较大的ST皇台净利润增幅为128.7%,酒鬼酒净利润增幅为79.76%,山西汾酒净利润增幅为43.78%。

单从第三季度业绩来看,白酒行业实现了大幅回暖,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13家出现了营收、净利润的双增长。

对此,白酒行业专家刘晓威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随着白酒行业终端及渠道库存出清以及消费旺季的到来,企业第三季度整体复苏。但受一二季度业绩整体下滑的影响,多数白酒企业出现第三季度业绩增长,前三季度业绩下滑的情况,这说明白酒行业已经出现向好趋势,但疫情对行业的影响仍然存在。

开源证券报告显示,白酒行业第三季度业绩回暖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第三季度酒企清理春节库存;二是中秋节出国游玩减少,经济内循环带来消费小高潮,叠加上半年延迟消费的恢复,受损较重的中高档白酒礼品属性被释放,销量及产品结构均出现明显好转;三是酒厂内部积极性和紧迫性高,对三季度较往年相比更加重视,费用投入、消费拉动、需求拓展力度环比上半年加大。

低端白酒复苏缓慢

值得注意的是,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以低端白酒销售为主的几家企业前三季度业绩表现并不理想。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安徽两家中低端白酒企业金种子酒、口子窖营收同比分别下滑4.3%、22.47%,净利润同比分别下滑46.65%、33.35%。

此外,以牛栏山二锅头为主打产品的顺鑫农业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34.78%;老白干酒营收同比下滑11.51%,净利润同比下滑14.12%;金徽酒营收同比下滑5.53%,净利润同比下滑2.28%。

对此,刘晓威认为,低端酒有个明显特征,即随着旺季的到来,低端酒代表的大众消费和自饮消费会出现增长,但不会像高端、次高端产品那样出现较高峰值。第三季度白酒行业业绩普遍回暖中有“销售旺季来临”因素,就出现了低端酒表现没有高端、次高端产品表现亮眼的情况。

此外,刘晓威坦言,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包括山西汾酒等在内的很多大型酒企布局高线光瓶酒,抢占低端白酒市场份额,这给以低端白酒为主业的企业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山西汾酒和酒鬼酒表现亮眼

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山西汾酒和酒鬼酒两家企业营收、净利润增幅均居前列。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营收增幅排名前四的企业分别为ST皇台(37.34%)、酒鬼酒(16.45%)、五粮液(14.53%)、山西汾酒(13.05%);净利润增速排名前三的企业分别为ST皇台(128.7%)、酒鬼酒(79.76%)、山西汾酒(43.78%)。

今年第三季度,19家白酒上市公司营收增幅超过30%的企业有三家,分别为酒鬼酒(56.37%)、山西汾酒(25.15%)、今世缘(21.03%);净利润增幅超过60%的企业有两家,分别为酒鬼酒(419.02%)和山西汾酒(69.36%)。

而从资本市场来看,今年以来,截至11月2日收盘,酒鬼酒股价上涨181.14%,山西汾酒股价上涨157.68%,在白酒行业中位居前两位,而同期白酒指数涨幅为60.76%,行业龙头贵州茅台的股价涨幅为43.16%。

对此,刘晓威表示,疫情影响下白酒行业挤压式增长格局并未改变。酒鬼酒具有名酒优质资产,其高端内参酒产品相对比较成功,加之中粮资源匹配等因素,业绩表现抢眼。山西汾酒作为清香型白酒代表,具有优质的品牌资产和良好的产品结构,实现业绩较快增长也在预料之中。

山西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今年山西汾酒的产品策略由 “抓两头,带中间”转为“控制中低端,拔高次高端”。疫情前,该公司通过调节光瓶酒销售计划和节奏,平稳渡过疫情。后疫情时代,该公司重心回归青花产品,同时通过对青花30控货、涨价及推出青花30复兴版产品等连贯动作使得渠道打款积极。(记者 周子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