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濒临死亡时,一些人会产生神秘的大脑濒死体验,如疼痛感消失、看到隧道尽头的亮光、感觉自己脱离肉体、飘浮在空中等。

虽然难以直接研究这类特殊的体验,但科学家能通过产生相似体验的实验,揭示在极端条件下,大脑是如何工作的。

濒死体验会给经历者留下深刻记忆

当身体在遭受钝器外伤、心脏病、窒息和休克等危及生命的伤害时,会触发濒死体验(NDEs)。在医院中,1/10的心脏骤停患者有过类似的体验。成千上万的幸存者在经历过这一转瞬即逝的痛苦时刻后,都描述道:他们脱离了受损的身体,进入了超越日常存在的环境,不再受到通常时空界限的束缚。这些神秘而又极具冲击力的经历,会导致他们的生活发生永久性改变。

濒死体验并非幻想。他们的经历还包括遇到活着或者已死去的亲人、伴侣或朋友,以及天使之类的精神形体;产生类似于普鲁斯特式的记忆回溯,甚至是回顾一生中好或坏的记忆;又或者对时空的感知出现扭曲。其中一部分感知现象,能通过生理学解释。例如逐渐变窄的隧道景象,是由于视网膜外周的血流量减少,导致视野周边的区域最先丧失视觉。

濒死体验可能是正面的,这种震撼的体验会将精神上的平静与身体遭受的巨大创伤分离,使人产生与宇宙合二为一的感觉。但是,并非所有的濒死体验都是喜悦的,有一些经历十分可怕,伴随着强烈的恐惧、痛苦、孤独和绝望。

任何与死亡的密切接触都会使我们想起生命的不确定性与脆弱,并且可以突破我们的一些心理防线——这些防线原本会让我们远离生命消失的想法。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事件的影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减弱,并且最终回归正常(尽管它们可能会留下创伤后应激障碍)。但濒死体验在其后的数十年内,都有可能以不同寻常的强度和清晰度被人回忆起来。

在2017年的一项研究中,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两名研究人员提出了一个问题,即是否可以将在濒死体验期间,认知功能增强与大脑功能受损同时发生的矛盾现象,解释为想象力的飞跃。研究人员对122位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做了问卷调查,要求他们比较记忆中的濒死体验与大约同一时间发生的真实事件和想象事件。结果表明,与真实或想象的情况相比,濒死体验的记忆更加生动且细节更丰富。简而言之,在他们的记忆中,濒死体验“比现实更真实”。

濒死体验的神经活动难以精确了解

我们很难精确地了解濒死体验的神经系统活动,因为大脑可能会因为多种纷繁复杂的方式受到损伤。此外,当患者躺在核磁扫描仪内或头皮被电极覆盖时,也不会恰好产生濒死体验。

不过,通过研究心脏骤停,即心脏停止跳动,我们或可以对濒死体验时发生的情况有一些了解。此时,患者没有死亡,可以通过心肺复苏来恢复心脏跳动。现在,死亡的鉴定标准还包括大脑功能出现了不可逆转的丧失。当大脑缺乏血流(缺血)和氧气(缺氧)时,病人不到一分钟就会晕倒,而他的脑电图(EEG)会变成等电位,即脑电图是平的。

这意味着在大脑皮层(大脑的最外层)中,大规模、遍布各处的脑电活动已经停止。就像一个逐渐断电的小镇,一个街区接一个街区断电,大脑的局部区域一个接一个地停止工作,然而思维仍然会在尚未停止活动的神经元支持下,继续运作:根据个人的经历、记忆和文化背景,继续在大脑中讲故事。

在这种“断电”情况下,大脑的经历也构成了濒死体验中奇怪而特殊的主要内容。但对经历过的人来说,濒死体验和大脑在正常清醒时产生的任何感知一样真实。当整个大脑因为完全“断电”而停止工作时,思维和意识就会消失。而如果当供血和供氧恢复正常时,大脑就会重新启动,并重新恢复日常的功能。

科学家用录像记录,并分析和仔细研究了一些受到高强度训练(如宇航员)的人丧失意识和随后恢复意识的过程。他们所描述的现象包括,出现隧道视觉和亮光;感觉从部分或完全麻痹的睡眠中醒来;感觉在平静地漂浮或灵魂出窍;感到愉悦甚至狂喜;出现短暂但强烈的梦境,往往包括与家人的对话,多年后仍历历在目。

濒死体验特殊的本质,也决定了科学家无法在严格对照的实验条件下研究这一经历,但这种情况也许会改变。例如,我们或许可以通过小鼠实验研究这一现象中的某些方面。

濒死体验的生理学机制还需更多研究

许多神经学家注意到濒死体验与一类被称为复杂部分性发作癫痫产生的影响具有相似性。这类癫痫会导致部分的意识丧失,通常会局限在某一脑半球的特定区域。它们的发作是有预兆的,这些预兆与病人自身的特殊经历有关。癫痫发作可能伴有对物体大小感知的改变,出现不同寻常的味觉、嗅觉或本体感觉,以及产生记忆幻觉、人格解体或狂喜的感觉。

无论是由自发性疾病引起,还是由外科医生的电极触发,异常的神经活动模式与主观体验之间这种直截了当的联系,支持它起源于生物学机制而非灵魂之类的超自然因素。濒死体验的起源可能也是如此。

为什么在失血和缺氧时,大脑要把挣扎着维持运作的体验当成积极、幸福而不是恐慌,这仍然是个谜。然而有趣的是,人类也会在其他一些场合中获得到极限体验。例如,在深度潜水、高海拔攀岩、飞行、窒息或昏厥游戏等情景中,氧气的减少会带来让人欢畅的愉悦感、头晕目眩和高度兴奋。

要真正了解濒死体验的生理学机制,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研究。除此之外,在喜悦和平静的濒死体验的另一面,还存在一些令人恐惧、畏惧的濒死体验,对这一方面的研究,也将让我们对濒死体验产生更完整的认知。或许,以不同形式死亡的人在临终前都会有濒死体验。(据《环球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