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四五’开局之年,我们旗帜鲜明地提出打造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志在用全新的模式,更开放的视野, 更专业的服务,更丰富的产品,将客户资金端和融资端需求更有效地连接起来。”在日前发布的招行2020年年度报告中,招行行长田惠宇在致辞中如此表示。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招行首次提出要打造“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的概念。

为什么提出“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如何打造“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在日前举行的业绩发布会上,招行多位管理层予以详解。

“离大财富管理最近的幸运儿”

数据显示,招行2020年财富管理业务优势有所巩固。报告期内,招行实现零售财富管理手续费及佣金收入258.40亿元,同比增长32.83%,占零售净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的50.77%。

田惠宇表示,“今天的招商银行可能是离大财富管理最近的幸运儿。”

为何提出“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在招行管理层看来,这是招行“轻型银行”战略纵深推进的高级形态,也是其在低利率时代打造差异化竞争优势的战略支点。

银行是个“亲周期、重资本”的行业,而招行管理层期望把招行变得相对“弱周期、轻资本”一些。田惠宇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在轻资本方面,招行做得不错,已经连续7、8年没有做普通股融资,完全依托自身营业收入和利润的快速增长,令不同级别的资本金逐年提升;但弱周期方面还是“差点儿”,而财富管理,特别是大财富管理毫无疑问有一些弱周期的特征。“如果把这块做好,‘轻资本、弱周期’六个字能够实现,基本上可以宣告招商银行轻型银行战略性任务圆满完成。”他说。

招商银行董事长缪建民也表示,我国银行净息差有收窄趋势,金融脱媒也在加快,但同时我国财富管理还处在爆发式发展、增长的阶段,我国有人口规模最大的中等收入阶层,家庭居民财富全球第二,但我国的证券化率、金融机构管理的财富占GDP的比例和美国相比还有很大差距。财富管理蕴含巨大机会。同时财富管理业务消耗的资本少,符合招行发展轻型银行的战略方向,所以必须强化财富管理的能力。

大客群+大平台+大生态

田惠宇在年报致辞中称,打造“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要面向“大”客群、搭建“大”平台、促进“大”生态。

面向“大”客群,即“财富管理不再是富裕人群的专有名词,希望通过专业服务,让财富管理‘飞入寻常百姓家’”“除了零售客户,也服务于企业、政府的财富管理需求”;搭建“大”平台,即“大力发展顾问式财富管理、全权委托,从卖方服务向买方服务转型,做全市场的产品采购专家和资产配置专家”;促进“大”生态,即“对内,打通‘财富管理-资产管理-投资银行’价值链,构建母行、资管、基金、保险等全牌照融合的格局,形成大大小小的飞轮效应。对外,以客户视角的资产负债表链接全社会的资金和资产”。

“就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里各个环节而言,相较于市场化的资产管理机构,资产管理和产品创设能力是我们银行的难点和痛点,尽管招行过去几年已经持续做布局,但相比较我们渠道的优势和能力,这两个还是弱一些,这是我们下一步要打造的。”田惠宇表示。

提升资产管理和产品创设能力,招行已经有所行动。招行日前披露,全资子公司招银理财拟引入外部战略投资者摩根资产管理公司,增资以协议方式进行。增资完成后,招银理财注册资本将由人民币50亿元增加至约人民币55.56亿元,招商银行持股90%,战略投资者持股10%。

“摩根大通是我们非常尊重的同行,2019年双方就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在风险管理、围绕资管的科技能力、体制机制方面,有很多是需要我们学习的,相信引入摩根大通对招银理财下一步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田惠宇说。

田惠宇还表示,在“大财富管理”战略中,风险管理能力也是传统商业银行所面临的难点。“基于整个大财富管理的资产组织、产品创设、产品配置、合作伙伴选择、投资者教育、投资者全过程陪伴、投后管理等的风险管理能力,也是我们下一步要加强的。”他说。

进一步提高服务效能

值得注意的是,招行近期还完成了总行零售金融业务板块组织架构的调整,将原一级部门零售金融总部的大部分团队、原财富管理部合并组建财富平台部。这一调整既是服务“大财富管理”,也是为了进一步提高服务效能。

招行副行长汪建中表示,对原来的零售金融总部和财富管理部进行整合,是为了在不同阶段实现不同目标,在构建大财富管理过程中需要实现效率更优。

年报数据显示,招商银行APP和掌上生活APP的MAU(活跃用户)达1.07亿户,23个场景的MAU超过千万。“现在我们MAU目标已经达成,且每年稳步增长,下一步重点的目标是怎么能实现向AUM(资产管理规模)的高效转化。部门的合并毫无疑问可以提高效能。”他说。汪建中还说,此次调整也是构建平台化、生态化的经营模式。把产品、经营和运营平台进行合并,包括外部采购进行合并、整合,毫无疑问也能提高效能。另外,招行和客户的触达来自于不同的接触点,包括网点柜台、ATM、APP以及电话银行等。将各种和客户接触的平台统一在一个架构、一个平台上运营,客户的体验和效率也能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的提出也对招行公司金融业务的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传统表内信贷资源分配给公司金融会相对更少一些,我们必须通过顺应金融深化和资本市场的发展,用更少的资源撬动客户服务。”招行行长助理李德林表示,在“轻型银行”“一体两翼”和大财富管理循环链背景下,公司金融的使命和责任更大,能力要求也更高。招行希望通过自身的改革来服务于中国经济转型的需要,选择在中国市场上金融属性比较强、赛道比较宽,以及与招行价值契合度比较高的行业进行服务、深耕;同时,为零售客户源源不断提供优质客户,加强开放融合,共同做好场景拓展。记者 张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