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很多学生来说,高中三年寒窗苦读,等待的就是高考场上的一番较量,拼的是坚持,是执着,是付出。

在接受资助的学生当中,很多家庭各有各的意外,或病、或灾,造成了一时的困顿,好在这些学生没有受到家庭的影响,厚积薄发,都顺利进入了理想中的学府。

有一位同学大家应该有印象,去年考上浙江工业大学的陈奕君,坚强、帅气的他,已经上大二了。

查出癌症的小伙

终于控制住了病情

记者第一次见到陈奕君,是去年夏天在上海一家康复医院。这个充满勇气的男孩自强,带给妈妈力量,让这个一度陷入困顿的家庭充满希望。

2014年的那个夏天,陈奕君从高一升到高二,因为连续不退的高烧去问诊,查出癌症。面对疾病,他当时是忐忑的。

爸爸妈妈没有退缩,也没有放弃,带着他到处求医,在上海的医院进行了两次肿瘤切除手术之后,病情被控制住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是漫长的康复,巨额的医药费让原本小康的家庭欠下百来万的债务。

钱的花费是一方面,身体的痛苦需要时间适应。

原本健康的男孩,手术后很长一段时间只能躺在床上,爸爸妈妈隔一阵要帮他翻身、按摩。为了让脚能够感受到着地,没有办法站起来的他,只能被绑在床板上,旋转床板“站立”。

几个月后,陈奕君能坐起来了,只是离开轮椅的那一刻,整个身体的重量仿佛都被压在腰上,特别重。

他考上了浙工大

大一通过了四级考试

2016年,经过一年多的康复,陈奕君好了很多。一家人商量之后,陈奕君选择重新回到校园,从高一开始复读。就这样,一边康复一边学习,三年后的2019年夏天,陈奕君以653分的成绩,被浙江工业大学健行学院实验班录取。

开学之前,学校和学院领导考虑到陈奕君家的特殊情况,满足了他希望能有一间单独寝室的愿望。一年多里,爸爸每天下班后从富阳赶到学校帮儿子按摩,防止肌肉进一步萎缩。虽说学院成立了帮扶小组在课间照顾小陈,但生活上,他还是需要妈妈的陪伴。

大一,一家人相扶相持着过来了。只是妈妈的身体并不好。两年前,妈妈查出多发性骨髓瘤,医药费又是十多万元。尽管恢复不错,但体力上差了很多,干不了重活。

目前,陈奕君在继续吃药,每个月都是一笔开销。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需要做进一步康复。他每天都用一定的时间来拉伸、站立进行功能锻炼。为了巩固疗效,后续几年都会用到相应药物。

唯一让妈妈感到欣慰的事情,是奕君在学习方面挺争气。“提高课堂效率,我要比别人多花120分的努力,作业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完不成也不会去抄。”陈奕君说。

大一,奕君就顺利通过大学英语四级考试,各门功课成绩也比较优秀。选专业的时候,他选了计算机,大二开始,他会和健行学院的同学一样,接受“个性化”定制的培养方案。(本报记者 黄伟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