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考古学家在安第斯山脉的一个深坑中发现一具9000年前的人类骨骼时,他们被一套整整齐齐堆放在其身边的由20个石弹和石刀组成的工具包所震撼。所有迹象都表明这是一个地位很高的猎人。“每个人都在谈论这是一位伟大的酋长、一个大人物。”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考古学家Randy Haas说。

然后,亚利桑那大学生物考古学家Jim Watson注意到这些骨头又细又轻。他告诉Haas:“我想这个猎人可能是女性。”

现在,研究人员报告说,这的确是一具女性尸体,这对长期以来“男人是猎手”的假设提出了挑战。她的存在让研究人员重新检查了美洲其他古代墓葬的报告,他们发现了另外10个带有弹丸的女性墓葬,她们可能也是猎人。俄克拉何马大学诺曼分校考古学家Bonnie Pitblado说:“这项新发现传递的信息是,女性一直都有狩猎的能力,事实上她们也曾经狩猎过。”

一直以来,盛行的“男猎人假说”认为,在人类进化过程中,男人狩猎,女人采集,而且这些性别角色很少改变。一些研究人员对这一观点提出了质疑,尽管最近发现了古代女战士,但鲜有女性狩猎者的考古证据。所有狩猎者都是男性的观点得到了有关当今少数狩猎采集群体研究结果的支持,例如坦桑尼亚的哈扎人和非洲南部的桑人。在他们的文化中,男人狩猎大型动物,女人采集块茎、水果、坚果和种子。

Haas团队一开始并没有打算研究女性猎人。他们在秘鲁南部多风的高原上海拔3925米的Wilamaya Patjxa考古遗址的埋葬坑中发现了6具遗体。有两个人用石器埋葬。其中一人年龄可能在17到19岁之间,他随身携带了4个弹丸,这些弹丸可能附在狩猎用的短矛上,还有几个切割刀片,以及可能用于处理兽皮和肉类的刮刀工具。另一名死者年龄可能在25至35岁之间,这些坑里还有安第斯鹿和骆驼,比如小羊驼和驼鹿的骨头碎片。

研究人员利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合著者Glendon Parker开发的一种新的法医鉴定方法确定了骨头的性别。这项技术分析了每个人的牙釉质中含有的一种名为“成釉蛋白”的蛋白质,这种蛋白质分男性或女性版本。结果显示,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狩猎工具箱的遗骸是女性,另一个拿着狩猎工具的人是男性。对这名妇女牙齿中碳和氮同位素的研究表明,她吃的是典型的猎人食物:动物肉和植物。

另一些人也发现了女性猎人存在的证据。“这是确凿的证据。”未参与该项目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考古学家Meg Conkey说,“但怀疑论者可能会说,这是一次性的。”

Haas预料到了这种质疑,不过在对美洲其他107个8000多年前的墓葬报告进行搜索后,他发现另外10名女性和16名男性的墓葬中也有狩猎工具。研究人员近日在《科学进展》上报告说,这项荟萃分析表明,早期大型动物狩猎者可能没有性别差异。

怀俄明大学的Robert Kelly也认为存在女性猎人,但对其他许多案例并不信服。他指出,把工具放在一个人的坟墓里,并不总是意味着他们在生活中会使用这些工具。例如,有两个女婴的墓葬也发现了狩猎工具,这些工具也可能是男性猎人用来表达悲痛的物品。

Pitblado说,分析表明,即使发现的遗骸中不是所有的女性都属于狩猎者,但女性可能很早就具备了狩猎的能力,并为进一步寻找证据提供了线索。智利大学人类生态学家Eugenia Gayo对此表示赞同。这样的研究有助于回答诸如“什么类型的环境会让每个人都参与狩猎”。

Pitblado补充说,女性也会去打猎,这不足为奇。“这些妇女一直生活在海拔13000英尺的安第斯山脉高处。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你肯定能射倒一只鹿。”(唐一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