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投资领域来看,10月份金融类集合信托规模位列第一,为476.17亿元,占比高达44.54%;工商企业类集合信托次之,成立规模为216.07亿元;房地产类集合信托成立规模为202.49亿元;而基础产业类集合信托成立规模仅为154.46亿元。

今年以来,信托业面临颇多挑战: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产业链收缩调整,国内经济转型升级以及行业监管趋严等。在这样的宏观背景下,信托行业处在转型关口,信托公司也在加大非标转标力度。

非标资产持续萎缩

10月集合信托产品发行规模在经历短暂回温后又现大幅下滑。

用益信托网最新数据显示,10月集合信托成立规模仅为1069.17亿元,环比下降45.72%,同比下降11.57%。

与此同时,集合信托收益率进一步下降,10月份成立的集合信托平均收益率为6.42%。分析人士建议投资者降低预期,投资中长期项目,提前锁定收益。

用益信托网最新数据显示,10月共有52家信托公司成立1063只集合信托产品,成立规模为1069.17亿元,环比下降45.72%,同比下降11.57%。业内人士认为,10月集合信托成立规模环比下降主要受“十一”假期因素影响。

不过,集合信托规模压降已是事实。中国信登系统数据显示,前三季度,信托行业规模持续压降;与第二季度相比,新增办理完成初始登记的涉及募集金额出现大幅度回落。

10月30日,用益物权信托研究员喻智分析称:“强力监管带来的行业转型压力成为影响近期集合信托市场的主要因素。发展投资业务已成为行业转型的必由之路,其中标准信托成为信托公司业务转型的重点之一。这类产品主要投资于公开市场发行交易的标准金融资产,属于典型的投资业务。但这些产品多为净值产品,投资者接受度不高,新产品募集规模也没有明显增加。”

10月26日,广州某信托公司从业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集合信托发行规模骤减,一方面是投向非标准债权资产的信托产品大幅减少,且非标产品整体收益率呈下降趋势,信托产品比较优势下滑;另一方面是信托公司正着力布局投向标准化金融资产的集合产品,但该类产品多为净值化产品,投资者的接受程度不高,此类新产品的募集规模并未出现明显上升。

处置存量非标业务压力大

信托新规下,非标天花板为50%,公司压降非标压力大。

今年5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了《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对资金信托投资非标准化债权比例作了明确限制:信托公司管理的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于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合计金额不得超过信托公司净资产的30%:信托公司管理的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向他人提供贷款或者投资于其他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合计金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合计实收信托的50%。

10月26日,北京某信托行业分析师表示,信托新规出台以来,信托的融资业务不断承压。早些年信托业因为其牌照的独特优势,能做他人不能做,敢做他人不敢做,在金融领域里独树一帜,承担了类银行职能,赚取了稳定的息差。但是,经济下行风险暴露,过长的融资链条,复杂的通道设计,风险的高度藏匿,对金融系统性风险构成挑战。

从投资领域来看,10月份金融类集合信托规模位列第一,为476.17亿元,占比高达44.54%;工商企业类集合信托次之,成立规模为216.07亿元;房地产类集合信托成立规模为202.49亿元;而基础产业类集合信托成立规模仅为154.46亿元。

中融信托认为,预计短时间内,房企通过信托渠道获取融资的规模会持续收紧。

深圳某信托从业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进行非标转标操作,无可避免地需要信托投资人的同意与配合,包括修改信托合同,调整信托持有底层资产的方式等。在非标转标不会给投资人带来额外利益的情况下,投资人普遍很难沟通和配合信托机构非标转标的操作。

“通常而言,非标产品的利率一般大于标准化产品,进行非标转标后,投资人可能会面临利润降低的风险,从而影响其自身收益,这种情况下非标转标项目欲取得投资人支持的难度非常大。”上述信托从业人员表示。

非标转标需长期耕耘

目前,信托行业内已有不少先知先行的同行运用各种办法进行非标转标的转型。

根据普益标准整理,截至2020年9月中旬,共有24家信托公司开展TOF产品业务,处于存续期或待设立的TOF产品共有253款。其中,中信信托、中航信托分别以64款和62款产品的管理数量分列行业第一、第二。

普益标准研究员唐春艳向记者解释,尽管早在资管新规之前,信托公司就已发行相关TOF的产品,但那时信托行业的传统业务以通道业务、非标投资为主,而以标品投资为主的TOF产品自然不受重视。这就导致资管新规以前发行的TOF产品数量较少,发展速度缓慢。而在资管新规及其配套细则出台后,信托的通道业务和非标投资均受到监管的严格限制,在此背景下,信托公司开始大力发展标品信托。

在资产证券化的“非标转标”方面,信托公司一直通过ABS、ABN等模式在做非标转标,但进展缓慢。

一方面分业监管背景下,各类资管机构的标准化业务参与资格和监管尺度不一;另一方面,随着非标认定趋严,再加上监管限制信托非标债权比例,非标转标压力增大,路径变窄。

在交易发行ABS/ABN,优点就是相对于将要执行的新规要求,是效率最高的非标转标的形式。缺点就是技术含量较高,底层分散度的要求造成了相当大的沟通难度。

11月10日,广州某信托公司从业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不光是与发行人的沟通,不同类型的债权人也会有很大问题,毕竟第一产品和集合产品的组织形式有很大不同。而且现在交易所也有控量控节奏的要求,一个项目用两三个月时间熬下来是较为常见的。”

上述信托行业分析师称,落地实操性最强的非标转标方式还是资产证券化,对融资人,原有非标授信额度以标品存续,且无额外费用支出;对信托公司,能达成监管指标,可新增非标业务额度,获取新增额度对应信托报酬;对投资人,不会因非标转标操作实质上影响投资收益,未来更看好资产证券化业务。(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夏子轩 发自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