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一种昨日重现的感觉。”B站董事长陈睿接受记者采访时感慨道。昨日,在美上市刚满三周年的第二天,B站登陆港交所二次上市。与当年在纳斯达克面临的局面一样,B站开盘即破发,较发行价808港元低开2.23%。

在美首次破发并没有影响B站的成长,三年间,B站从一个市值32亿美元的“小破站”成长为市值342亿美元的“大公司”。但面对极其激烈的互联网竞争,不断破圈的B站也站到了转折路口,延续个性化标签的同时,如何寻找支撑高市值的盈利模式,成为B站面临的重大考验。

回港上市遭遇市场寒流

在上市前的认购环节,B站出足了风头,超额认购超过170倍,是二次上市中概股中认购倍数最高的公司之一。上市首日,B站却开盘破发,盘中一度下跌6.81%。不过,港股交易的尾盘,B站快速回升至每股800港元,跌0.99%,市值3045亿港元。

“上周,中概股遭遇过去五年来最大跌幅,这应该算是一个‘黑天鹅’事件,我们自己觉得能够顺利上市已经算是成功了。”陈睿表示,对公司长期的股价有充分的信心,他援引B站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自己的一句话,“十年后没有人会记得B站上市首日的涨跌,但会看到公司成长。”

回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确实正遭遇一场市场寒流。早于B站一周回港上市的百度,同样首日破发,连续三天股价下跌超20%。上周五在美国上市的知乎也同样破发,当日股价最高下跌27%,收盘跌幅仍达10%。在富途证券评论区,甚至有投资者庆幸自己打新没中签。

“中概股在香港市场的股价表现,还受到美股对标价格的影响。”中泰国际策略分析师颜招骏表示,对于二次上市的中概股而言,从定价至上市相隔四个交易日,这段时间美股的价格走势至关重要,也是最大的风险所在。受美国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等影响,3月24日,美股中概股又经历了一轮暴跌,B站也在当晚跌破100美元大关。

“破圈”抓住更多年轻人

B站有底气将股价定为808港元的背后,是在美市值的一路飞升。哔哩哔哩(B站)成立于2009年6月,原名Mikufuns,在美股上市之初被认为是“Z世代第一股”。上市三年以来,股价已涨了近10倍,成为中概股中少有的“大牛股”。

火箭式增长背后,离不开B站持续“破圈”的实力。从“最美的夜”新年晚会到《后浪》三部曲,B站从战略上着力淡化自己固有形象,力求触达到更多年轻用户。据艾瑞咨询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年末,B站超过86%的月活用户年龄都在35岁以下。B站对自己核心用户的强调,也从Z世代(1995年-2009年出 生 的 人)延 展 至 Z+世 代(1990年-2009年出生的人)。

“之所以要强调‘Z+世代’,正是因为B站想要覆盖更多的用户,且‘Z+世代’用户在视频生产和付费意愿上,都有不错的表现。”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表示。根据港交所公告,2019年“Z+世代”向B站贡献了超过65%的视频市场收入,“Z+世代”的人均产值从2016年的516元增加至2019年的1280元,预计到2025年人均产值将达到3042元。

得年轻人者,得天下。B站深知年轻人撑起了公司价值亮点与成长想象空间。“这三年间,B站的月均活跃用户从7180万增长到了2.02亿,这意味着每两个中国年轻人就有一个是B站的用户。”陈睿表示。2020年第四季度,B站的日均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70%达12亿,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75分钟。

但B站的获客成本也明显上升,从2020年第一季度的143.7元增长至第四季度的212.7元,增加48%。此外,记者注意到,全国“扫黄打非”办通报显示,2020年以来共接到群众反映B站问题的线索逾500条,明显高于前两年。上海市相关部门也对B站行政立案处罚6次,约谈10余次。

用户争夺战中亏损压力剧增

年轻用户出于对社区文化的认同感而迸发出的高活跃度和高黏性,令B站与其他中国互联网公司迥然不同,也令其成为资本的宠儿。天眼查显示,2015年至今,B站共获得9轮融资,包括IDG资本、启明创投、华兴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腾讯、阿里、索尼也相继入股。

“B站商业化的思路是给用户提供他喜欢的内容,用户会对内容付费。”陈睿表示,优质的内容是最重要的竞争力。“视频化会是一个巨大的浪潮,视频在未来几年仍是增量市场,不仅是用户量,包括数量、视频时长,都会有很大提升,头部视频平台都有很大的机会。”

目前,B站仍将用户增长视为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并确立了在2023年前达成月活用户数4亿的增长目标,一场与“优爱腾”和“快抖”的厮杀在所难免。

B站营收一路飙升的同时,亏损也与日俱增。2020年第四季度,B站亏损8.4亿元,全年亏损高达31亿元,同比扩大138%。B站如何用“盈利破圈”撑起数千亿市值?这成为投资者和市场期待的答案。(记者 袁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