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气候变化会对农业和畜牧业产生负面影响,但关于地球上哪些地区会受到影响,或者最大风险可能是什么,人们几乎没有科学认知。芬兰阿尔托大学发表在《一个地球》杂志上的最新研究表明,如果不削减温室气体排放,按照二氧化碳的增速,到本世纪末,全球三分之一的粮食将陷入零产量状态,即粮食脱离了安全的气候空间。

农业畜牧业缺乏适应气变的时间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将安全气候空间的概念定义为当前有95%的农作物出产的地区,这要归功于降雨、温度和干旱这三个气候因素的综合作用。

阿尔托大学全球水与食品问题教授马蒂·库姆说:“好消息是,如果我们共同减少排放,那么全球变暖将被限制在1.5—2摄氏度,只有一小部分粮食生产将面临迄今未见的状况。”

降雨和干旱的变化以及气候变暖尤其威胁着南亚、东南亚和非洲萨赫勒地区的粮食生产。这些地区也缺乏适应不断变化的气候条件的能力。

该论文的另一位主要作者、博士生马蒂亚斯·海诺说,据我们所知,粮食生产是在一个相当稳定的气候下发展起来的,那是在上一个冰河时期之后的缓慢变暖的时期。温室气体排放的持续增长可能会创造出新的条件,粮食作物和畜牧业生产将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适应。

发展中国家将遭受更沉重打击

这项研究使用了两种未来的气候变化情景:一种是二氧化碳排放量大幅减少,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2摄氏度;另一种是排放量持续增长。考虑到社会适应变化的能力不同,研究人员评估了气候变化将如何影响27种最重要的粮食作物和7种不同的牲畜。

结果表明,不同国家和大陆存在不同威胁。在所研究的177个国家中,有52个国家的整个粮食生产未来将保持在安全的气候空间内。这些国家包括芬兰和大多数其他欧洲国家。

而如果不做出改变,贝宁、柬埔寨、加纳、几内亚比绍、圭亚那和苏里南等国家将受到沉重打击,目前高达95%的粮食产量将落在安全气候空间之外。令人担忧的是,与富裕的西方国家相比,这些国家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也明显较弱。总体而言,全球20%的农作物产量和18%的畜牧业产量受到威胁,它们位于适应变化能力较低的国家。

森林和冻土等生态环境受影响

研究人员估计,如果二氧化碳排放得到控制,到2100年,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气候带,横跨北美北部、俄罗斯和欧洲的北方森林,将从目前的1800万平方公里缩小到1480万平方公里。如果不能减少排放,那么这片广袤的森林将只剩下大约800万平方公里。北美的变化将更加戏剧性:2000年,该区域森林覆盖大约670万平方公里;到2090年,它可能会缩小到三分之一。

如果气候变化得不到控制,估计北极冻土带的情况会更糟糕,甚至将会完全消失。与此同时,研究人员估计热带干旱森林和热带沙漠地区的面积也在增长。

库姆说,如果我们任由排放量增加,沙漠地区的增加尤其令人担忧,因为在这些条件下,没有灌溉几乎什么都不能生长。到本世纪末,我们可能会看到全球超过400万平方公里的新沙漠。

虽然这项研究首次全面审视了当今粮食种植的气候条件,以及气候变化在未来几十年将如何影响这些地区,但它传递出的重要信息并不是独一无二的:世界需要紧急行动。

海诺说,我们需要减缓气候变化,同时提高粮食系统和社会的韧性,我们不能把弱势群体抛在身后,粮食生产必须是可持续的。(记者 张佳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