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密云新城子镇苏家峪村,580岁的古流苏树迎来了盛花期。很多人跋山涉水赶来,只为一睹每年仅有10天的流苏花开。这株古树今年愈发青春,还恢复了“先叶后花”的正常状态。本市将试点建设20个古树主题公园、古树保护小区、古树乡村、古树街巷等,系统全面改善古树的生存环境。

3500岁古侧柏“延年益寿”

密云区新城子镇,有一株全北京最古老的“树王”——九搂十八杈古侧柏。它诞生于3500年前,在北京最美十大“树王”中,它排名居首。

初夏时节,记者跟随首都绿化办的工作人员前往新城子镇。在密云松曹路上,看到路边的高大石头护坝上,“九搂十八杈”擎着巨大的树冠,静默地傲踞山坡。沿护坝拾级而上,每走近一步,古侧柏带给人的震撼也随之更加强烈。它犹如一把擎天巨伞,其主干需9个人伸臂合围才能抱拢;而巨冠又是由18个枝杈组成,故得名“九搂十八杈”。它生长在新城子村的关帝庙遗址上,当地村民将其视为“神柏”。

当游客为古侧柏深深震撼时,密云区新城子镇林业站站长胡玉民却多少显得有些焦虑。近年来,相关部门对主侧枝采取了清腐、去除悬挂枝、整形修理、防虫防腐处理、填充等保护措施,“几乎所有的复壮措施我们都用上了。你瞧,枝杈上长出了一些新芽,这说明措施有一定效果。”胡玉民说道。

不过,这些措施并未触及根本症结——石头护坝。1972年,密云区在修建松曹路时,为保护古树在东侧建了一座护坝。但它距离“九搂十八杈”太近了,地下盘根错节的根须无法自由生长,给营养吸收带来一定难度。若要让古树复壮,就需为根系生长腾出空间。根据目前的规划,松曹路将东移约18米,并拆除石头护坝。

580岁古流苏更“精神”

距“九搂十八杈”约 15分钟车程,新城子镇还有一株知名古树——苏家峪村580岁的古流苏。眼下,这个小村落正迎来一年一度的热闹时刻。

古树高约13米,主干1.3米处分为两主枝,向上延展成蘑菇形树冠,平均冠幅约16米。流苏树作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在北京并不常见,能达到古树级别的全市仅有3株。

眼前的古树花满冠盖,如瀑似雪,花叶零星飘落,暗香浮动。尽管是工作日,前来参观的游客还是络绎不绝,粗略估计一天有近千人。在一些短视频平台上,古流苏更是成了“网红”。青海游客王彩云,就是在看了短视频之后,与朋友相约来看看这棵古树,“亲眼见到,感觉比视频里更壮观。”

今年,苏家峪的古流苏似乎年轻了不少,显得更精神,枝叶也更舒展。原来最近一年,市区园林绿化部门从周边生境着手,对古树开展了体检、复壮等工作。改造项目工程总监陈志刚介绍,此次工程拆除了古树外围的硬化地面,并将护栏外扩,这样一来,古树的营养面积就从16平方米扩展至260余平方米;对古树保护范围内的一口地窖进行回填;移栽周边争夺生长空间的香椿树、栗子树等。

效果可谓立竿见影。“去年春天,花和叶子几乎同时长了出来,好像有些衰微的迹象。”胡玉民说,经过近一年的复壮,基本恢复了“先叶后花”。

今年建20个古树公园

据统计,全市古树名木4万余株,主要集中在侧柏、油松、桧柏、国槐这四类常见乡土树种。

2017年,市园林绿化局对全市古树进行了新一轮的普查登记,统一换发了带有二维码的古树铭牌,并对每株古树进行了GPS定位,实现在线监测。

首都绿化办义务植树处二级调研员曲宏说:“苏家峪村的古流苏和新城子村的九搂十八杈,都在践行着新的保护模式——不但要注重保护树木本体,也要一同改善树木周围的生境。”

今年,本市将探索古树名木及其生境的整体保护新模式,并采取一树一策的原则,推出20处试点。曲宏说,这些试点包括古树名木主题公园、古树保护小区、古树乡村、古树街巷、古树社区等,旨在努力拓宽古树营养面积,拓展保护空间,让“活的文物”更加健康长寿。

20处试点中包括密云苏家峪古树乡村、新城子九搂十八杈古柏主题公园,昌平十三陵康陵古树乡村、檀峪村“青檀”主题公园,东城东四古树街巷等。(记者 朱松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