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儿落水了!”

6月1日傍晚,重庆市大渡口万发码头长江段附近,两名儿童在江边玩耍时,被水流冲入距离岸边数十米的江水中。

在呼救声中,一个年轻人从百米开外跑向江边,冲入水中向落水儿童的位置游去。

“他几乎是一下子就从远处冲过来了,我们都在说,落水的肯定是他家的娃儿。”听到有孩子落水,同在附近游玩的重庆市民王显才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远处一个年轻人一头扎进江水中。

扎进水中救人的年轻人叫王红旭,是重庆市大渡口区育才小学的体育老师。事发时,恰逢六一儿童节假期,江边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在玩耍,王红旭和同为教师的妻子也带着孩子来到这里玩。

先是一个女孩被成功救到岸边。王显才回忆,女孩获救后,有人喊“水中还有一个。”他看到,第一个冲入水中的年轻人(王红旭)又反身游向江中,抓住了另一个落水的孩子。

据多位目击者回忆,当时,水面上只能看到孩子的两只手。“他(王红旭)抓住小孩拼命往岸上游,但当时应该是体力严重透支,他已经没办法让小孩和自己的脸露出水面。”看到情况紧急,王显才急忙在岸上组织大家手拉手组成一道人墙,一字排开,尽量延伸到王红旭所在的位置。

最后关头,王红旭拼尽全身力气,将孩子安全交给接力救援的群众,而他自己却被水流冲入江中。

“第一个下水的年轻人喊了几声‘拉我一把’,但当大家把孩子传递到岸边时,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了。”王显才说。

6月2日16时许,经过多方搜救,王红旭的遗体在出事水域附近被打捞上岸。

后来王显才才知道,救人者王红旭并非是落水儿童的家人。“如果他在体力不支的时候放弃救人,自己一定能上岸。但是他在最后还是拼尽全身力气把第二个孩子托举出水面,递给后面接力的人。”王显才说。

目击者王素芳说,长江枯水期的时候,附近居民经常带着孩子在这里玩沙或玩水。王显才也提到,自己长期生活在大渡口区,从未听说过附近发生过溺水事故。

事实上,事发地并非开发景区,岸上只有一条泥泞的小路通向江边。雨天时,江水会没过儿童戏水的浅滩。道路入口处悬挂着“长江汛期请勿在江边钓鱼、玩耍”“此处江水湍急,禁止下河游泳戏水”等安全警示牌。

“他是严格又亲切的老师”

“他所做的事,我们也并不意外,因为生活中,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得知王红旭因救落水儿童牺牲,育才小学的老师们非常伤心。王红旭不仅负责育才小学的体育教学工作,还兼管学校的人事工作。

在同事和学生们眼中,王红旭对待教学工作认真严格,对待同事和学生幽默亲切。“他是我们全校老师共同的旭哥。”语文组教师彭代琼说。

在体育老师胡艺馨眼中,王红旭是组里的“开心果”。“王老师经常跟我们开玩笑,他的性格很开朗、很随和。”

陈静是重庆市大渡口区育才幼儿园教师,王红旭是她的“结对”师父。在陈静眼中,不管遇到多大的事,王红旭永远都表现得非常乐观。“他总是给我一种很亲切、很轻松的感觉。”陈静说,每当自己在工作中遇到困难时,王红旭都会耐心地帮她解答。“他从不会批评我,不管我有什么问题,他都会用一种轻松愉快的状态跟我讲,让我感觉毫无压力。”

菲菲是育才小学2015级的学生,王红旭是她的第一任体育老师。“小学时,王老师觉得我是练田径的好苗子,一直抓我去练田径。当时怕累,就一直躲。有几次偷偷跑了,还被他抓到了。”菲菲说,王老师既严格又幽默,“田径队锻炼时,有任何不认真或者没做到位的地方,他就会秒变脸,然后又会耐心地纠正动作。”

没有坚持练习田径,王红旭也没有责怪菲菲,反而是经常在体育课上和她开玩笑,让她负责带着同学们集合、做操。“小学跟着王老师上过的体育课,是我上过最丰富、最认真、最开心的体育课了。”菲菲说,原本计划下周高考后,还能回学校和王老师聊聊天。

和菲菲一样,在2012级学生杨珊的记忆里,王红旭“一直都是很好的人”。“王老师非常温柔,我毕业后再回学校的时候,他还记得我们每个人。”

在重庆大渡口宝山堂,不少市民自发前来悼念王红旭。不少穿着校服的学生在王红旭的照片前驻足。留言墙上,人们用便利贴写满了对王红旭的思念。

“亲爱的旭哥,希望再次看到你那灿烂的笑容。”

“王老师,我们会好好学习、训练,考上好的大学,以你为榜样。”

“你用生命告诉了我什么叫舍生取义,我很荣幸能成为英雄的学生,长大后我会努力成为像你一样的人。”

重庆市民江卓蔓说:“王老师的精神永远都在,鼓励后来的人把这种爱传递下去。”

6月3日,重庆市文明委追授王红旭为“重庆好人”。(记者 王鑫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