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事物诞生初期时常经历“野蛮生长”。对于发展40年的驾培行业来说,当传统“传帮带”遭遇互联网时代,在部分学车流程被线上“接管”的同时,驾考App也隐藏着诸多乱象。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作为驾驶员模拟考试台的驾考宝典,因“收费VIP保过”等项目无法兑现被大批学员投诉,而该台还在未明示、告知用户情况下,将用户信息有偿提供给驾校和教练员,上演“两头吃”。

“VIP保过”打擦边球

高考结束后,不少考生将学车提上日程,各驾校开启生源抢夺战的同时,悄然兴起的驾考软件则猛推“保过VIP”项目吸金。

北京商报记者打开驾考宝典App看到,点开左上角显示“VIP”的图标后能看到醒目的“VIP稳过,考不过补偿”宣传语,下面购买处则显示“科一/科四稳过45元开通,考不过退款100元;全科目通关168元,考不过补偿140元”。据了解,这些“稳过、保过”的宣传语以及“不过补偿退款的承诺”已成为虚假宣传投诉重灾区。在黑猫投诉台上,不少消费者表示购买VIP且未通过考试后,多次向驾考宝典提出退费、补偿的要求均遭拒绝。一位购买VIP的学员表示:“未开通会员时说没过包赔,真要赔偿时又说有相关限制条款。”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学员所称的补偿条款隐藏在“VIP项目”的下拉页面中,相比醒目的“VIP稳过考不过补偿”宣传语,补偿条件和说明等附加条款仅为一行小字。该附加条款显示,考不过单科补偿50元,并非付款处注明的100元。北京商报记者点开补偿条件及说明后看到,在多项激活补偿条款的条件中,存在一项“需在驾考宝典App上两次模拟考试成绩均在90分及以上”的条款。一位消费者表示,在点击购买时并未发现该项要求,也未弹出强制阅读附加条款的页面,没通过考试申请退款时才被客服人员告知不符合相应要求无法退款。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表示,在消费者购买台服务时,“隐藏”相关附加条款,在一定程度上误导了消费者。同时,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陈文明则认为:“‘VIP稳过,考不过补偿’的宣传语已涉嫌违反广告法,明显夸大属于不实的承诺。”

有偿“分享”用户信息

因退费问题引发学员投诉的同时,驾考宝典的另一条灰色链条也在暗自吸金。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驾考宝典App首页上设有“帮我找驾校”选项,点开页面后能够看到“精选全国1.6万家驾校”的标语,只要学员将姓名、手机号和出发地等信息提交后,台便会为学员提供符合条件的驾校或教练。

同时,在提交信息页面下方的《隐私政策及个人信息保护声明》关于个人信息使用和分享条款中提到:“我们向相关驾校、教练分享并由其在合法正当的范围内使用;我们及关联公司及相关驾校、教练为满足您的需求,可能通过您提供的信息与您联系;我们及关联公司及相关驾校、教练可能定期或不定期通过电话、短信向您发送有关产品、服务或相关活动的信息,您同意接收上述信息。”这意味着,学员同意驾考宝典的告知声明,相关驾校、教练便会获得学员信息并进行跟进。

然而,上述《隐私政策及个人信息保护声明》所述的“分享”并非无偿,而是有偿将信息提供给驾校和教练员。驾校与教练员使用的教练宝典App,与驾考宝典同属母公司木仓科技。官方描述称,教练宝典是针对教练员量身定制的集销售、教学、管理为一体的产品。

其中,教练员在教练宝典注册并通过认证后,可在询价广场看到学员线索,随后通过抢单线索便能拿到学员电话信息进行联系。询价规则显示,教练获取学员询价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现金购买和金兑换(积分兑换)。“所谓线索就是学员联系方式。”一位教练宝典客服人员透露,在教练宝典询价广场上出现的线索,教练可以抢单购买。购买线索后教练可与学员取得联系,但学员是否能成功报名需要教练员自行沟通。

同时,一位驾校内部人士透露,为招收更多学员不少驾校都会发动教练员进行招生“广撒网多捞鱼”,如果成功报名会对教练员给予一定奖励,因此教练员也会在各大互联网台寻找生源。除向教练员有偿提供学员信息,驾校也成为驾考宝典销售学员信息的出口。一位驾校负责人表示,驾考宝典的销售人员会上门进行推销,一条学员信息约几十元,会提供学员联系方式供驾校进行招生。“每条学员信息明码标价,想要获得学员信息需要付费,但不保障一定能招生成功。”

对此,陈文明认为,消费者在台注册并提供个人信息时,台未向消费者明确告知个人信息将有偿提供给驾校或教练,该行为已侵害消费者知情权,并涉嫌违法贩卖公民个人信息。

“买信息”也不靠谱

消费者的个人信息在不知情情况下被销售给驾校和教练员的同时,买方也一肚子不满,表示“购买的信息不靠谱。”

一位驾校招生处负责人坦言,从驾考宝典购买的学员信息不仅不准确,成交率也不高。“目前我们都会与相关台签署打包价,如果提供的学员信息能够成功报名才会给台返利,而不是简单地购买信息,这样也能保证驾校的利益。”

不同于驾校能够选择招生成功再返利,教练员则面临更多难题。黑猫投诉台上,一位教练员称,在教练宝典购买三条学员信息,其中一位已学过车、一位已报考驾校、另一位电话则为空号。“发布的学员线索连最基本的审核制度都没有,台客服人员不解释也不退款。”

值得一提的是,教练宝典还提供相应的教练员排名,该台显示排名的先后将影响教练员的生源。同时,该排名也与驾考宝典的排名相关联,提供给学员进行参考。据了解,教练员可以通过“做任务”的方式提升排名,包括推荐学员、绑定学员、邀请教练、学员约课等。但是,如果教练员想迅速提升排名,付费也能实现。一位教练员透露,教练宝典客服人员多次沟通让其开通会员,在交纳2000元后排名曾升至首位。“本以为付费成为‘冠军’教练员能够享受相关便利条件,没想到还是要购买学员线索,只是每条线索能够打折而已。”

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教练员能够凭借充值提高排名,驾考宝典提供给消费者的教练排名的可信度并不高,也会影响消费者对教练员的判断。

针对售卖学员信息、教练排名充值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驾考宝典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乱象频出埋隐患

事实上,“两头吃”的驾考宝典并非首次触碰红线。去年8月,驾考宝典App因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在工信部发布的《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2020年第四批)》中被点名,存在“未以显著方式标示且未经用户同意,将收集到的用户搜索、浏览记录、使用惯等个人信息,用于定向推送或广告精准营销,且未提供关闭该功能选项的行为”的问题,侵害用户权益且自查自纠不合格,整改不及时。

同时,北京商报记者还发现,在驾考宝典等App上看到,在科目二直播课中,直接教授“背点位”等应试技巧,而非教授驾驶技能和安全意识。业内人士认为,靠背口诀、背点位通过考试会削弱法规宣传教育应起到的作用,也会让学员在驾车上路行驶后存在巨大交通安全隐患。一位驾校内部人士坦言,网络驾考台相当于中介,由于没有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其在网上招生或收集学员信息后只能对接实体驾校,通过驾校的名额和场地安排训练和考试。互联网驾考台不是驾驶培训机构,由于是新生事物,管理也可能出现漏洞损害消费者权益。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驾考台还处于发展完善阶段,对于此时出现的问题,作为驾考宝典、教练宝典母公司的木仓科技应该重视并想办法尽快解决,否则将为企业整体发展埋下隐患。(记者 刘洋 刘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