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短视频的一次联手:300万人在快手看坂本龙一

来源:第一财经 2020-03-05 13:49:00

一场名为“良樂”的“园音”线上音乐会,在快手上累计有300多万人在线观看。

一场名为“良樂”的“园音”线上音乐会,在快手上累计有300多万人在线观看。

当黑白镜头凝固在坂本龙一正演奏的乐器吊钹上,“中国武汉制造”几个字格外醒目。演奏结束,一身素黑的作曲家走向镜头,缓缓取下耳机,用他惯有的温和语速,说了一句中文:“大家,加油!”

那一刻,已是2月29日深夜11点。在手机端看到这一幕的中国网友,有数百万之多。有乐迷忍不住落泪,默默打出一行“武汉加油”,紧接着,同样的话齐刷刷地自屏幕下方层叠升起。

被亚洲文艺青年视为精神领袖和文化符号的坂本龙一,自1988年为《末代皇帝》配乐而荣获奥斯卡最佳配乐奖后,一步步成为享誉世界的作曲家。以他在年轻人心目中的影响力,能在快手上直播一场近30分钟的即兴实验音乐会,本身就是一件引人瞩目的破次元事件。

这场名为“良樂”的“园音”线上音乐会,由快手和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下称“UCCA”)联合举办。累计300多万人在线观看,相关话题冲上微博热搜且阅读量破亿——这些数据,都远超UCCA副馆长尤洋的预料。

音乐会除了邀约身在纽约的坂本龙一,还有来自全球各地的音乐家:冯梦波、夏雨言、黄锦、“两室一厅”庞宽、张梦,冯昊、刘与操和郭雅志。从生于1952年的坂本龙一到生于1995年的刘与操,从中国多媒体艺术先驱冯梦波到旅居美国的唢呐神人郭雅志,9位音乐家通过音乐接力,开启一场多元、未知而开放的“云音乐”体验。

音乐会策划人尤洋解读,之所以用“良樂”这个词,因“樂”在古时与“藥”同源,“音乐与药物本来就有天然的联系,这时候的良乐,也就是良药。”

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则说,这场音乐会是“在这个混沌粗陋的网络世界上最高雅风轻云淡的直播。”

特殊时期的人文关怀

坂本龙一的演奏直播时,一份穿云火箭的礼物突然从公屏中耀眼升起,粉丝是李诞。网友一时有些意外,堪称实验严肃的线上音乐会,此刻与代表大众文化的李诞,奇妙融合在了一起。

去年年底,坂本龙一的传记纪录片《坂本龙一:终曲》登陆全国艺联院线,5.1万影迷在豆瓣打出8.8的高分。这次在快手的直播,则是他面向中国更广泛大众的一次重要演出。

尤洋说,当他给坂本龙一发出邀约时,一贯回消息颇为缓慢的作曲家,“几乎是秒回,马上就答应下来。”

疫情发生后,2月3日,坂本龙一就通过微博问候中国乐迷,“现在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难熬的时刻,但希望大家能够尽量不要慌,把握情况,冷静地行动。我由衷地祈祷不要再有更多的人遭受不幸。一定要平安。”2月22日,他又在bilibili上录播演奏自己20年前的代表作《Aqua》献给中国孩子,叮嘱他们用宅居在家的时间“去读很多书,听很多音乐,画画,写诗,弹奏乐器,看电影”,以此渡过难关。

坂本龙一以录制的方式参与了这场直播

坂本龙一以录制的方式参与了这场直播

尤洋想要做这样一场线上音乐会,缘于UCCA的“园音”艺术项目被迫中止。该项目由他和摩登天空BADHEAD厂牌主理人张晓舟共同策划,艺术家秦思源邀请39位音乐家参与,由表演录制和展览两部分完成即兴演出。

1月30日,UCCA率先发布暂停开放的公告,成为最早响应的艺术机构之一。那时,“园音”刚做到一半,作为策展人,尤洋心有不甘。一天天留守在家,他开始想,是不是可以换一种形式,对疫情做出回应。

这期间,尤洋也看了很多线上音乐会和线上展览。他每天都关注彭磊在微博上自弹自唱的“卧室音乐会”,从中获得灵感,“从逻辑上去想,我们就是要跟短视频的大众结合,要放到流量更大的平台上去测试。索性在特殊时期,我们就做一个特殊的、有艺术质量的项目,以高级的形式体现出强大的人文关怀。”

每位音乐人家里都有乐器和设备,做线上音乐会无疑有天然的契合度,“经过疫情的洗礼,他们或许会感受到不一样的东西,即兴演奏乐器也会有不同的体现。”

与快手的合作算是一拍即合。最初他担心,如果快手直播时出现几万人同时在线,会不会造成网络延迟卡顿?他们派人去坂本龙一的纽约工作室测试,发现美国网速确实不及中国,商量之下,决定以录制的方式参与直播。

最终,涌入直播间的人数累计达300万。

更让尤洋惊讶的是,当他以主持人身份在线串场点评,浏览观众评论,发现快手上的网友水平并不低,不少人拥有很专业的艺术背景。有人能一眼认出音乐家张梦演奏的中国传统乐器笙和埙,有人会在弹幕中普及噪音艺术的起源,有人能从即兴演奏中迅速听出涅槃乐队的旋律,开始讨论乐队主唱科特·柯本。

“看评论,刷新了我对短视频平台的认识。”尤洋说,他身边的建筑师、艺术家、音乐家朋友,都在当晚看了直播,“那一刻,300万观众都成了共同体,用艺术去分享生活的感悟。”

让尤洋感动的是,当他们提出给坂本龙一微薄酬劳时,作曲家婉言谢绝,转而拜托他们帮忙购买物资,捐赠给武汉。

艺术与短视频的联手

因为与UCCA的合作,快手也一夜突破了新的圈层。

对第一次下载快手的文艺青年来说,快手似乎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曾经,快手的用户画像是大部分来自二线以下城市,最高学历低于高中。

上月,快手宣布其日活突破3亿大关。这个数字让尤洋惊愕,“中国很多企业在一开始也是要累积流量,对互联网来说,其发展更加快速。”在认真研究快手、抖音这类短视频平台后,他发现,任何产品,只要用户过亿,就足以代表社会的全阶层,“在这里,你可以影响到一个几何级的潜在人群。”

在人口红利消失、新增流量见顶之际,这些平台都在尝试精细化运营和深耕垂直领域。“他们正在提炼对文化趣味有需求的人,有文化的责任感。”2月14日,尤洋专门看了郎朗在快手的公开课,近一个小时直播观看人数超300万。

“两室一厅”庞宽在直播中

“两室一厅”庞宽在直播中

事实上,随着疫情持续影响,直播平台与企业、机构正逐一实现破冰。北大、清华等高校开展在线直播或录播的“高校精品课”,截至2月23日,总观看人次超过1亿。数据显示,快手上知识创作者目前超过百万,像中央民族乐团演奏家陈力宝这样的艺术工作者,已成快手课堂里的唢呐金牌讲师,拥有42.2万粉丝。

通过这次合作,尤洋重新思考了艺术在当代的价值和表达方式,当人们生产图像、传递图像都依赖于手机和短视频时,他认为策展人不能再固守于美术馆内,也不能忽视短视频平台巨大的流量与影响力。

曾与陈冠希、周笔畅、蔡徐坤等明星合作过的尤洋,从来不抗拒流行文化的影响力,“我们不能去抵制流行文化、短视频文化或者明星文化,他们本身就是当代艺术的一部分,应该去研究。”

UCCA与快手的合作,或许会带起一股风潮。“希望我们的视野是向前看的,愿意去拓展我们的知识结构,有勇气走出美术馆。”

未来,尤洋想深入研究短视频,跟时代走得更近,考虑更多跟快手在文化项目上的合作,“艺术项目转移到线上,并不是简单地放上去,而是用策展的思维和逻辑,针对短视频用户的需求来做。这并不是一个门槛很低的行为,否则就像过去的网红展览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

标签:快手坂本龙一艺术短视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