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以赴做好新冠肺炎救治中西医结合工作,是当前抗“疫”的重点工作。在前线的临床治疗过程中,中西医结合的模式是什么?中医药如何发挥重要作用?中医药的使用率如何?这次新冠肺炎对中医药的影响是什么?

带着这些问题,《证券日报》记者采访到驻扎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广东省中医院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黄东晖主任。据记者了解,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收治的主要是重症、危重症患者,这里的中医药使用情况更值得关注。

最初的疑虑变为信任

黄东晖是广东省中医院呼吸科内科主任,长期从事呼吸内科、呼吸介入及急危重症的临床工作,是国家中医医疗队广东团队第一批进入病区的医护人员。

刚来到湖北的黄东晖主任了解到,中医药在武汉市的群众基础低于广东省。“一些患者认为中医药是慢郎中,中药能治疗这种烈性疾病吗?”黄东晖认为,中医药作为中华文明的瑰宝,传承下来,有其必然性。“古代历次流行的瘟疫,都是有典型的案例和经方记录。假如中医药没有存在的根基,很快就会消亡的”。

“我们是1月27日来到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当时进驻病房之后,我们针对患者的情况,开了中药的汤剂。”黄东晖介绍。

“患者刚开始对中医药不太认可。一些病情比较重的患者就抱着尝试的态度配合我们的工作。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中医药在介入治疗之后,患者的状态在一两天内就得到明显改善,具体指标表现在精神状态、肠胃、以及排泄等。”黄东晖主任介绍,渐渐地,患者也由最初的疑虑到后来的非常信任:一些患者开的中药快没了,就提醒医生开中药。一些患者在出院时还要求医生继续开中药。

“中医讲究辨证治疗,每隔三四天,我们针对不同的患者会调整药方。”黄东晖向记者介绍。

在多个版本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包括连花清瘟、血必净注射液等中成药列入其中。

黄东晖主任介绍,中医药的治疗,不仅包括传统的汤药,还包括中成药、针剂,以及中医的外治法,包括八段锦、呼吸操、穴位敷贴、耳穴压豆,这些有助于患者身体肌肉功能的锻炼,促进病情恢复。“患者接受综合的治疗,尤其是心理上的干预,心情就会变得愉悦”。

针对市场较为关心的中药注射剂的应用,黄东晖介绍,危重病人的治疗需要这些针剂的使用,例如血必净注射液是针对有脓毒症的患者,痰热清注射液的功能是清热化痰,针对高热的患者;等等。这些针对适应症的针剂使用,作用值得肯定。

黄东晖透露,到目前为止,广东省中医院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接管的病区累计收治129人,其中在院34人,出院70人,转出至缓冲区19人。

数据支撑中医药有效

在黄东晖看来,在重大传染性疾病面前,中西医需要携手一起战斗,不分彼此。在诊治的过程中,需要现代医学进行检测、观察、甄别,判断病情。

黄东晖认为,散落各地的患者,不是单一的中医或者西医治疗。针对重症、危重症患者,中西医并重,谁有能力谁上,谁能救命谁上。“针对呼吸衰竭的患者,要上呼吸机。常规的西医治疗并不停用,减少患者向危重症的方向发展。我们在给予西医的治疗基础上,使用中药,两者共同发挥作用,起到快速康复的作用。”

如何评价中医在新冠肺炎治疗中的效果,有没有核心评价指标?也是外界讨论的另一个热点。

此前,中央指导组专家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院士牵头在武汉火线立项的临床研究,阶段性分析显示,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首批52例患者临床对照研究,包括中西医结合治疗组34例,单纯西药治疗组18例,数据分析结果表明,中西医结合组与西药组相比,临床症状消失时间缩短2天,体温恢复正常时间缩短1.7天,平均住院天数缩短2.2天,CT影像好转率提高22%,临床治愈率提高33%。

针对这一数据,黄东晖感到很兴奋,这就是中医的有效性,用数据来支撑,未来仍需要更深入的研究。

在这一次疫情之中,中医药得到了政策的广泛支持和临床的大量应用,其是否会对中医药未来的发展产生影响?

对此,黄东晖介绍,西药,例如抗生素、激素等,可适用于一百个人、一千个人。但是中药讲究一人一方,药量的加减,可能就是另外一个药方。这也正是中医药的精华所在,就是精准治疗,个体化的治疗。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也将提升国人对中医药的认识。对于以后中医药参与救治公共卫生事件,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中医药传承千年,肯定不会缺失任何一场战役。国家对公共卫生系统的建设,肯定会促进中医药的发展。不过中医药的参与力度有多强,这一点存在不确定性。”黄东晖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