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政商两界的围剿之下,不甘心的不只有TikTok,还有猎豹移动(NYSE:CMCM)。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近日在猎豹移动2020年Q2季度的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猎豹移动董事长傅盛宣布了公司将重心从海外转移到国内的决定,并宣布未来将继续重点关注国内市场以及商场AI机器人业务,打造长期增长引擎。

猎豹移动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最早进行出海探索的企业之一。然而在现如今多重因素交错下,其出海战略亦被迫按下暂停键。

从海外转移至国内

猎豹移动的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猎豹移动总收入3.94亿元,同比下降59.4%,但超出上个季度给出的业绩指引;归属于猎豹移动股东的净利润为1.94亿元,上年同期为4850万元;Non-GAAP下归属猎豹移动股东的净利润为2.44亿元,去年同期为8250万元。

实际上,自2018年Q2至今,猎豹移动营收整体保持持续下滑态势,并且幅度越来越大。猎豹移动财报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四季度,猎豹移动在海外市场的移动公用产品业务收入同比下降68.6%至0.93亿元人民币,主要由于该公司自2018年12月以来暂停了与Facebook的广告合作,以及MAUs(月度活跃用户)的下降。此外,谷歌亦单方面终止与猎豹移动的合作,此举几乎断掉猎豹移动海外的收入来源。

在2019年财报公布后,猎豹移动就表示工具业务会将业务重心转至国内,并将此前的纯广告模式逐渐转型至会员付费与广告相结合的模式,并小有成效。

财报数据显示,猎豹移动2020年第二季度工具业务付费会员规模和业务收入继续向好。安全工具金山毒霸2020年上半年会员业务收入为2019年全年收入3倍,会员规模提升至2019年的2.4倍。手机清理工具猎豹清理大师的会员收入、订单量同比实现倍数增长,月均复购率超4成。

风云资本合伙人侯继勇对记者表示,现在猎豹移动的业务重心由海外转向了国内,出现这种情况有三个原因,第一是他们在美国的合作伙伴Facebook和谷歌的政策发生了变化,而他们以前的商业变现主要依托于谷歌和Facebook。

第二个原因也跟中美贸易关系有关。“所以说中美关系日益紧张,那未来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在美国的发展肯定会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因此把重心转到国内也算是比较自然的选择。”侯继勇说。

第三也跟猎豹移动的业务中心有关系。侯继勇认为,现在猎豹移动业务的中心其实是人工智能,其次是机器人,具体来说是ToB的机器人,其市场主要在国内,虽然不排除今后出海发展的可能性,但是他们现在的业务中心必须在国内,然后验证其商业模式。

内容与游戏

回顾猎豹移动的发展历程,其业务线从移动工具、内容与游戏发展至AI领域。

猎豹凭借移动工具出海起家,2012年发布猎豹清理大师,当时投入了100多人做清理大师。到了2014年3月,猎豹清理大师总用户量突破了2亿,在谷歌应用商店类排行全球第一,并在同年登陆纽交所上市。

其在面对移动工具出海产品盈利模式定义时,就打算主要依靠广告市场来实现营收,但是工具类产品的天花板较低,用户使用时长与黏性有限。自2015年开始,猎豹开始意识到内容领域的发展前景,遂推出了短视频产品Shine,但是因为没有盈利而被放弃。

后来,猎豹移动还投资了海外短视频平台Musical.ly,收购海外版“今日头条”NewsRepublic,在美国上线直播平台Live.me。不过,在2017年,NewsRepublic以866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字节跳动。同时,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2018年,后者与TikTok合并。

在移动娱乐应用板块有所布局后,2017年第一季度的猎豹移动就在财报中将收入分类从“在线广告+互联网增值服务+网络安全及其他”改成了“工具及相关服务+内容驱动产品+手机游戏+其他”。以此来突出内容和娱乐游戏这两大业务方向在猎豹移动体系中的重要性。2018年,其移动娱乐应用营收达17.79亿元,同比增长19%。

然而到今年2月份,猎豹移动旗下45款应用在GooglePlay商店中被删除,彼时其还有20%的收入来自于谷歌平台。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告诉本报记者,“对于猎豹移动而言,一方面,虽然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海外业务实际上还在发展;另一方面,国内的业务也在进行推进,我们看到在人工智能领域,特别是机器人领域,猎豹移动一直都处于大规模发展的状态,所以从长期来看,猎豹移动的业务还是有一定的发展亮点。”

押注AI

傅盛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中解释,为了缩减成本和支出,猎豹移动开始严控海外业务成本,提高运营效率改善运营亏损,此外重新回归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把猎豹移动海外的移动工具和超级休闲游戏带回国内,开拓新的市场,以实现业绩的增长。与此同时,押注AI业务。

猎豹移动在AI领域的发展已有4年历史。2016年,其投资成立了人工智能公司猎户星空,全方位打造机器人产品所需的技术闭环,并推出了包括豹小秘、豹小递、红外测温机器人和六轴机械臂等一系列产品。

至2020年7月,猎豹移动旗下猎户星空智能服务机器人在全国落地超过11000台,服务客户近1800家。目前已为轨道交通、医疗机构、大型商场等20多个行业场景提供智能解决方案、机器人部署,帮助企业、产业降本增效。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猎豹移动AI业务实现收入1945万元。此外,猎豹移动也在积极布局其生态企业,最明显的一步是其对面向少年儿童的在线编程教育平台编程猫的投资。

在傅盛看来,机器人的本质是AI+软件+硬件+服务。做机器人业务和之前的工具业务存在传承性,即“人机协作”,从PC时代的工具到智能手机时代的清理软件、游戏软件,猎豹移动始终在解决一个问题,即如何让机器更好用,如何让人与机器的协作拥有更高效率,产生更大价值。

但现阶段AI的商业模式还不够成熟,这就要求打算提前布局的公司有大量的资金去投入,甚至在短时间内不计成本和回报。2019年,猎豹移动在机器人上的收入为1.4亿元。对于猎豹移动来说,真正希望AI业务成长到可以与其他两大板块一样甚至于可以撑起主要营收之前,还需要有长期作战的打算和耐心。

“现在技术创新的空间很大,只要抓住一个方向把这块吃透,然后把这些业务实现规模化,接下来就是智慧城市,垂直行业的人工智能应用起来之后,猎豹移动的机会还是蛮大的。”侯继勇说。

江瀚认为,“对于猎豹移动来说,当前最需要做的是稳定住工具,在内容领域应该还有空间,然后在人工智能领域通过深入的研究和专业,做一些真正有效的产品出来,这样才有可能实现整体的长期发展。从目前来看,猎豹移动的三个赛道还是有一定发展空间的,短期内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市场影响和波动,但长期向好还是大方向。”(本报记者李昆昆李正豪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