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多数公募基金受益于市场行情回暖,权益类基金产品规模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

但也有例外,《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国金基金旗下权益类基金产品规模并无明显增长,反而是债券型基金规模今年以来暴增7倍之多,从去年末的10多亿元增至100多亿元。

此外,国金基金主动权益类产品、被动指数产品“迷你化”程度较为严重,多只基金规模已逼近5000万元的清盘线。

对此,国金基金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迷你基金是很多基金公司近年来面临的共性问题,有产品设计的时效性原因,也有业绩方面的原因,目前公司正在通过投资管理、市场开拓等方面加大工作力度逐渐改进。”

业绩较弱

与暴增的债券型基金相比,国金基金权益类规模并无起色。天天基金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今年以来,股票型基金从2019年末的1.40亿元下滑至0.49亿元,混合型基金从2019年末的12.08亿元增长至13.52亿元。

权益类规模整体上涨有限。

无独有偶,国金基金单只基金的“迷你化”程度亦十分严重。“从股票型基金来看,国金多数是指数型基金或者量化型基金。一般而言,市场更青睐规模更大的指数型基金产品,规模越小竞争力越小。”格上财富高级研究员张婷分析,另外,该公司量化选股型基金业绩一般,基本上处在同类中后位置,吸引力也较弱。而今年权益类市场表现较好,很多基金业绩十分亮眼,业绩平庸的基金就很难吸引到资金。因此,股票型基金规模下滑,主要源于基金业绩较弱,难以产生足够的吸引力。

Wind数据显示,国金基金旗下被动产品共有3只,国金沪深300指数增强、国金上证50指数、国金标普中国A股低波红利,规模分别为0.13亿元、0.25亿元、0.03亿元,均低于5000万元清盘线。

国金沪深300指数增强基金在今年二季度报告指出,截至本报告期末,本基金存在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本基金管理人已经按照《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向中国证监会报告并提出解决方案。

对此,济安金信研究员程颖指出,由于如今指数型基金同质化严重,中小公司旗下指数型基金在营销渠道、市场认可度及费率优惠等方面难与大中型基金公司竞争。

除被动产品“迷你化”外,该公司主动权益类产品的“迷你”程度也较为严重。

根据Wind数据,该公司主动权益类(按普通股票型+混合型统计)产品共有7只(份额合并计算)分别为,国金鑫意医药消费A/C、国金鑫新、国金鑫瑞、国金量化多因子、国金量化多策略、国金国鑫灵活配置A/C、国金民丰回报。

上述基金规模分别为6.26亿元、0.16亿元、0.00168亿元、0.09亿元、1.42亿元、5.36亿元、0.32亿元。有4只产品已超过监管规定的5000万元的清盘线,根据基金清盘条件,若连续60日基金规模小于5000万元将面临清盘风险。

“公司正在通过投资管理、市场开拓等方面加大工作力度逐渐改进。”对此,国金基金相关人士表示,针对国金鑫新,公司也在做产品转型准备,该产品计划转型为“固收+”策略,这也是在公司“绝对收益”的投资理念下整体产品布局的一部分。

“该公司主动管理型基金产品‘迷你’,主要还是源于基金业绩较弱,相比同类型基金,难以产生吸引力。”张婷表示,对于清盘的基金,如果基金公司想要保住基金,会通过注入资金的形式避免清盘,如果基金公司也不愿意花费维护,那么就会选择清盘。

程颖认为,从该公司的战略方向来看,在主动权益方面主要开展量化投资,但是主动型基金数量也较少。从业绩来看,规模较小的基金,如国金鑫瑞灵活、国金民丰回报、国金鑫新LOF,今年以来收益率均低于同期上证指数。

记者注意到,目前国金基金公司权益类方面的基金经理仅有三位。9月4日,公司增聘马芳为国金量化多因子股票等产品的基金经理,而马芳此前并无基金经理的任职经验。

对此,国金基金表示,马芳加入国金基金已超过5年,一直负责公司的量化投资运营平台“国金量舰”的管理,对量化投资的全过程有深刻的理解;去年起加入量化投资部,担任部门副总经理,与量化投资团队一起负责量化专户产品的策略研究和运营管理,经过公司内部严格评审、董事会批准和基金业协会的基金经理任职资格考试合格后,才担任基金经理。

基金经理是公募的核心,新手基金经理能否扭转公司主动权益业绩不佳的局面?张婷也表示,是否能够扭转主动管理权益类产品业绩不佳的局面,主要是看基金经理的能力,以及基金经理的能力是否适合当前的市场。由于该基金经理之前没有从业经历,这需要时间验证。

依赖机构投资者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10日,公司债券型基金规模为110.62亿元,而2019年末债券型基金仅有13.75亿元,增加了7倍之多。

国金基金相关人士表示,从去年开始,公司在债券型基金产品上的布局比较多,公司抓住了今年前5个月债券市场的牛市机会,在投资业绩方面得到了众多机构客户的认可,加上去年起公司在机构销售服务方面引进了一批比较资深的人士,市场需求加上投资业绩和销售能力提升,使今年公司债券型基金的规模大幅增长,可以看作是水到渠成的自然结果。

张婷分析,今年该基金公司债券型基金规模出现大幅上涨,主要源于新发了三只规模较大的债券型基金。

国金惠安利率债A在今年3月份成立,规模约36亿元,国金惠丰39个月定开在今年8月份成立,规模约28亿元,国金惠享一年定开也在8月份成立,规模约5亿元,这三只基金规模高达近70亿元,为债券型基金规模暴增做出了巨大贡献。

程颖也具体分析到,二季度规模增长最多的基金同样也是该公司旗下规模最大的基金——国金惠安利率债A,该基金机构持有人比例为99.75%。仅在该基金上,机构持有人在第二季度贡献近34亿元的规模,确实一定程度上存在依靠机构投资者来扩充债基规模的情况。

从国金基金的债券型基金收益来看,张婷认为,属于同类中后水平,吸引力相对较弱,并且这些基金持有人基本上是机构投资者,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该基金公司债券型基金规模上升主要靠机构投资者。

当下公募是剔除货币基金考量管理规模的时代,若公司依赖机构投资者扩充债券基金规模对于公司的发展将会产生哪些弊端?

张婷告诉记者:“如果基金公司依赖机构投资者扩充债券型基金,未来可能会导致基金的规模暴涨暴跌,尤其是当基金的业绩不满足机构投资者的要求时,可能会存在短时间资金大幅撤离的情况,大资金撤离之后,基金很容易沦为迷你基金,甚至不排除最后清盘的可能性。”

“若基金机构投资者占比较大,机构大额赎回会影响到基金正常投资和运营。”程颖表示,机构资金大额进出会损害普通投资者利益,从而影响到基金公司在普通投资者群体的口碑和用户体验。

国金相关人士表示,在公募基金行业,机构投资者是债券基金的重要客户,这与机构客户对投资业绩的稳定性要求较高密切相关。

国金相关人士还表示,机构客户资金是国金基金债基规模增长的重要来源,另外,我们的网金部门与微众银行、蚂蚁财富、天天基金等渠道一直有良好合作,很多普通散户投资者也认可并购买了国金的债券基金。在公司的整体管理规模中,机构资金占比大约30%左右,在业内算是比较低的。(记者任威夏欣上海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