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银行理财子公司密集扩容的同时,合资理财公司也不断有新的进展。

继去年银保监会批准东方汇理和中银理财在上海合资筹建首家外方控股的资管公司以来,此前银保监会副主席祝树民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银保监会又批复了建信理财和贝莱德、富登公司设立合资理财公司。

此外,据媒体报道,公募基金行业女高管包爱丽或将加盟东方汇理和中银理财合资筹建的首家合资银行理财公司,其或许出任公司总经理一职。针对这一消息,《中国经营报》记者向中行求证,但截至发稿时暂未得到官方证实。

除中银理财和建信理财外,记者从业内获悉,目前国内多家国有大行及大型股份行在积极布局合资理财公司,同时也有外资机构表示渴望试水合资理财公司。

普益标准研究认为,外资资管机构相对国内银行来说无论在产品体系、人才管理等方面都较为完善,引入外资资管机构有助于加快银行理财转型;另外,境外机构在境外资产配置方面具有优势,有助于破除理财产品同质化问题,形成差异化竞争。

资管市场供给端扩容

早在去年12月,银行理财子公司成立数量并不多时,银保监会就批准了东方汇理和中银理财在上海合资筹建首家外方控股的资管公司。其中,东方汇理资管出资比例为55%,中银理财持股为45%。业内也把这种外资和中资银行理财子公司合资的模式称为“理财孙公司”。

今年8月22日,在青岛举办的中国财富论坛上,祝树民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最近银保监会批复了建信理财和贝莱德、富登公司设立合资理财公司,后续还会有更多的国际知名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

9月1日,光大银行行长刘金在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光大银行的理财业务是未来发力的重点方向。未来光大理财的七彩阳光净值型产品系列要不断丰富和完善,同时要按照国家进一步对外开放的要求,加快合资理财公司的建设。

此外,今年6月,在交银理财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一周年新闻发布会上,交银理财董事长涂宏曾公开表示,交银理财已经接洽多家外资金融机构,拟共建合资理财公司,补充公司权益短板。

在理财子公司还处于起步和迅速扩容阶段,为什么同时还要设立合资的“理财孙公司”?“理财孙公司”成立会带来哪些影响?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成立合资理财公司是金融业对外开放的一部分,“引入外资机构进入资管市场,优质外资机构在资产管理、财富管理和服务中高端客户等方面经验较丰富,有助于推动我国资管行业高质量发展”。

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看来,合资理财公司核心在于“合资”,而不是“孙公司”层面。“目的是推动理财子公司机构层面的对外开放,理财子公司作为新兴的子行业,未来也需要外资的参与,而目前来看外资机构单独发起成立理财公司条件可能还不成熟,因此,银行理财子公司与外资机构合资的形式,是推动合资公司合理成立的路径。”

曾刚表示:“让外资参与到银行理财子公司机构体系中来,理财市场参与机构会更加多元化,未来或将会有外资公司全资发起成立的理财公司,这会让理财机构层面的开放更加进一步。”

此外,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告诉记者:“在资管新规落地、理财子公司相继成立的大背景下,整个资管行业格局正被重塑,于大资管事业起步之际成立合资理财公司,一方面可以抢跑市场,通过合资理财提前完善自身资管业务布局,另一方面则可借助外资先进的技术与管理理念,形成优势互补、推进协同创新。”

“合资理财公司入局是资管市场供给端增加的一种表现。从投资者视角,有利于扩大投资者选择,也有利于促使理财公司增强服务能力,向投资者提供更为专业、高效的资产管理服务。从行业视角,‘引进来’举措能够吸收来自外部的独特技术与先进经验,激发我国资产管理市场的活力。”苏筱芮表示。

聚焦权益市场和多元资产配置

合资理财公司成立后,在市场竞争、业务发展层面将是怎样的,也是业内关注讨论的重点之一。

在业务发展方面,普益标准研究咨询部研究员康箐芸告诉记者:“合资理财公司成立后,会聚焦权益市场业务。外资资管机构相对国内银行来说无论在产品体系、人才管理或者投资理念方面都较为完善,因此合资理财公司可以依托外资机构先进的投研能力,加大在权益市场的业务布局。”

此外,康箐芸认为,合资理财公司成立后会发力多元资产配置。境外机构在境外资产配置方面具有优势,合资理财公司可以拓展多元化资产配置,满足投资者的多样化服务需求,形成差异化竞争。

此外,某外资行业务人士表示,优质外资机构的投资理念比较先进,进入中国市场后可以带来不一样的思路。

“比如,很多外资机构对养老领域十分感兴趣,目前国内理财子公司也越来越重视这一领域,未来或将碰撞出更多的火花。”该业务人士表示。

在市场竞争、分工协作方面,康箐芸表示:“理财子公司和理财孙公司可以实现较好的分工协作。一方面,理财孙公司可借助中资银行在资源、销售渠道、客户、品牌优势等领域的优势立足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并与海外资管机构进行互补,与母行形成良性协同关系。”

“另一方面,理财子公司还可利用理财孙公司的投研、风控、投资者教育和服务等方面的经验,快速搭建起理财子公司的运营框架,满足我国银行和子公司自身客户的多元化融资需求,形成良好的协同机制。”康箐芸表示。

不过,合资理财公司在中国也可能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

康箐芸表示:“合资理财公司经营过程中应注意的主要风险点,一是在产品体系方面,外资机构的文化和管理理念可能在中国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应注重产品的本土化;二是在管理模式方面,外资入股理财子公司时会面临经营理念和文化的碰撞问题,需与中国资管机构在经营管理方面不断磨合,以求充分发挥外资机构在投研、管理方面的优势。”

因此,合资理财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应注意风险防控。(本报记者王柯瑾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