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有原平安董事长李源祥加持和“分改子”后内地发展阻碍消除,但互联网保险崛起、代理人优势下滑的情况下,友邦保险上半年业绩“全面”溃退!而作为友邦新支柱的内地业务,其增速似乎也伴随着产品“价格昂贵”、营销员制度存诟病等问题而显得疲软。

尽管友邦“分改子”申请获批,其在中国内地发展的最大阻碍消失了,但业务却并未随着阻碍的消失而有所增长。友邦的产品是保险中的奢侈品,“贵”的标签众所周知,作为“全国唯一外资险企”,其品牌溢价正在消逝,这家保险百年老店似乎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近日,友邦保险披露的2020年中期报告中公司上半年业绩整体下滑,其中新业务下滑最为明显。除香港业务继续下滑外,友邦在内地市场的表现也欠佳,上半年新业务价值内地下降13%。

事实上,自2018年开始,友邦内地市场业务增速开始超过香港,且表现强劲,逐渐成为友邦的业务支柱。但增速背后不乏内地人民对其“价格昂贵”、营销员制度的诟病,外加上半年疫情之下互联网保险的崛起,友邦代理人优势下滑影响,友邦的内地业务增速似显疲软。

友邦上半年新业务价值率“全面”下滑

自去年以来,友邦保险可谓动作不断,从高价挖角原平安保险董事长李源祥等高管任命和“分改子”后快速扩张等一系列事件造势,但面对内地本土龙头和后起之秀,想在内地分一杯大羹,对友邦来说并非易事。

近日,友邦保险(1299.HK)披露2020年中期报告,不同于以往的稳健业绩,今年上半年,在疫情影响之下,友邦保险经营数据并不好看。

总体来看,今年上半年,友邦保险总收益196.6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242.76亿美元同比减少19%;上半年净利润21.97亿美元,去年同期38.64亿美元,同比减少43%,几近“腰斩”。保费方面,上半年,友邦保险实现172.68亿美元保费收入,同比增长3.48%,增速也明显慢于往年。

尤其是新业务出现明显下滑。新业务年化新保费下跌24%至25.79亿美元,新业务价值下跌37%至14.1亿美元,新业务价值率下降11.1个百分点至54.4%。而由于新业务价值下跌和导致内含价值年化营运回报降低至12.9%,使营运差异仅维持正3.89亿美元。

从渠道角度来看,上半年,代理分销渠道的新业务价值下跌29%,占整体新业务价值的78%;合作伙伴分销渠道新业务价值下滑49%至3.35亿美元。减少主要来自香港的零售独立财务顾问渠道,而这背后是中国内地访港旅客人数在上半年处于低位所致。

内地居民赴港购险的最高峰是在2016年,为香港保险贡献了40%的保费收入,而后逐年下滑。内地赴港购险的诸多限制下,使得其香港业务陷入疲软——直到2019年外资保险准入门槛降低,友邦保险很快促成了“分改子”,使得内地的扩张不再受到限制。

业绩疲软下的友邦将业绩增长的砝码压在了内地。

但从按分部划分的新业务价值表现来看,友邦保险新业务价值均呈下降趋势。其中,香港市场业务新业务价值同比下降幅度最大,达68%;其次为马来西亚,下降36%;新加坡下降24%;中国内地下降13%;泰国下降7%。

无独有偶,友邦保险上半年的投资收益也表现不佳,实际收益率1.8%,形成33.8亿美元的投资负偏差,股票亏损达到31.6亿美元。

内地成友邦新引擎背后隐患:“智商税”或难再收,代理人优势下滑

说起老牌保险公司,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人保和国寿,但相比之下,友邦的历史更为悠久,算的上是真正的百年老店。

公开资料显示,友邦保险成立于1919年,多年来一直深耕亚太地区,表现一直不错。作为亚洲最强的外商独资险企,其开辟的个人营销员体制曾经一度成为国内险资的学习标杆。而如今这家百年险企也面临困境,最依赖的香港地区新单保费增速下滑,对比之下内地业务增速靓眼。

据财报显示,近年来,虽然友邦保险在内地发展区域受限,但内地业务增速超过香港:香港业务新单2018-2019年同比增速分别为8.18%、-11.27%,而内地2018-2019年同比增速分别为22.22%、17%。

实际上,2019年在国内龙头险企新单出现负增长的情况下,友邦保险内地新单保费仍能保持两位增长并取代香港地区成为友邦新引擎和内地保费相对香港的价格调整无不相关。

据悉,2016年底以前,很多人都去香港买保险。彼时,香港保险和大陆保险相比,虽然香港保单要比大陆保险稍微麻烦一些,但无论是价格还是保障范围,其优势很明显,仅保费就比内地便宜30%甚至更多。

不过2017年以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大陆很多保险不仅保费比香港更便宜,保障范围也不相上下。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内地保费相对香港便宜了不少,但便宜背后内地人民也为友邦保险提供了不少“智商税”。

一直以来,友邦保险因其“价格贵”、“销售人员学历高”、“高端”自居等特质,被称为保险中的“爱马仕”。对此,分析人士也对比了友邦保险与类似体量的国资保险公司同类型产品,发现购买相同保额的保单,其保费相对昂贵。

不过19年1月10日,友邦保险因多款长期健康保险产品报备的费率浮动管理办法,违反关于长期健康保险不得进行费率浮动的监管规定,被保监会点名,也将其“价格昂贵”推上了风口浪尖。

此外,随着罚款频出,友邦曾经引以为傲的高素质营销员制度也开始遭诟病。资料显示,友邦保险曾因“代理人欺骗投保人”被保监会罚款。今年7月,友邦保险也因业务员通过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媒体对同业进行诋毁而被广东银保监局约谈并通报。

除了内部营销员制度问题尚待改进,疫情之下友邦代理人营销优势也不再。近些年互联网保险的发展逐渐成为线下险企不可忽视的竞争对手,这意味着,客户需求也逐步从线下转向线上,但是友邦保险的产品营销,目前还是以代理人营销占绝对比重,这也就不难解释上半年友邦保险业绩下滑。

押宝内地,友邦这一战不好打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GDP99万亿元,稳居世界第二位,人均GDP站上1万美元新台阶;加上14亿人口的消费升级红利,中国寿险市场的未来是值得可期的。外加中国积极推进的金融开放政策,从今年1月1日起,合资寿险公司的外资比例可以达到100%。

广阔的市场和利好的政策均为友邦进入中国内地市场提供了契机,与此同时集团的人事变动和“分改子”后扩张动作也显示出友邦对内地市场的重视。

2019年年底,友邦保险以2.5亿元的天价转会费挖角原平安保险董事长李源祥,今年6月1日,友邦保险宣布,李源祥正式接任友邦保险集团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并成为公司董事会成员。随后7月份,上海银保监局批复了友邦人寿6名高级管理人员的任职资格。至此,友邦保险管理层已基本成型。今年6月19日友邦“分改子”成功,此前未分改子,友邦每开一家分公司都要经过监管的批准,以至于18年来友邦只有上海、广东、深圳、北京、江苏5家分公司,以及东莞、江门2家支公司。2019年7月,友邦保险在天津、石家庄的营销服务部相继开业。“分改子”申请获批,即意味着其在中国内地发展的最大阻碍消失了。

尽管在进攻内地市场上友邦做了诸多准备,但实际上内地市场“各路”对手“虎视眈眈”,这一仗并不好打。

除了友邦“分改子”之外,其它外资寿险早已开始行动。2019年3月,银保监会批准首家外资养老保险公司——恒安标准养老保险有限责任公司筹建。此外,2019年银保监会批准以德国安联为代表的多家外资保险机构的开业申请。今年5月4日,汇丰保险(亚洲)有限公司收购国民信托所持有的汇丰人寿保险有限公司50%股权,此后,汇丰人寿将成为汇丰控股在内地的全资控股子公司。

而从本土传统寿险上来看,中国人寿、中国平安已经形成难以撼动的市场地位,华夏保险、天安人寿等后起之秀也抢占了不少市场份额,作为最早在中国经营保险的外资企业,友邦已经落后了不止一个身位。

此外,近些年崛起的互联网保险也是潜在的竞争对手,2020年上半年互联网人身保险规模保费较去年同期同比增长12.2%,达1394.4亿元。其中寿险规模891.6亿元,占比63.9%;年金规模283.2亿元,占比20.3%。互联网保险的发展逐渐成为线下险企不可忽视的竞争对手。

如此看来,一方面金融的开放让友邦原本拥有外商独资的股权结构优势不复存在,因为其他外资寿险也能拥有;另一方面国内本土巨头险企和互联网保险日渐崛起,友邦想在内地市场分一杯羹并非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