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汇金股份2020年上半年的5.77亿营业收入中,供应链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51亿元。同时,该业务形成的应收及预付款项规模较大,报告期末该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4.97亿元,应收票据余额为1.32亿元,预付账款余额为4.3亿元

自收购控股股东的一项资产后,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与日俱增,现金状况亦愈发紧张。河北汇金机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汇金股份,300368.SZ)因去年的一起业务收购,引发诸多疑问。

这笔拖累上市公司的供应链业务资产,正是汇金股份在2019年以1.17亿元对价向控股股东邯郸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邯郸建投)收购的。

从汇金股份发布的半年报中,也可以看到这起收购带来的诸多影响。半年报数据显示,该公司2020年上半年供应链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51亿元,但相关业务形成的应收及预付款项规模较大。

与此同时,由于供应链业务的资金需求量较大,上市公司的现金状况也开始承压。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该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2.21亿元,但短期借款、其他应付款(主要为临时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分别为2.04亿元、4.68亿元、8444万元、3.52亿元。

如此财务数据表现,让这起资产收购充满疑问。日前,深交所向汇金股份董事会下发半年报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说明供应链业务应收款项占收入比例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相关销售收入是否真实等。

供应链业务成拖累

汇金股份2014年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该公司主营业务覆盖信息化与系统集成业务、制造业、供应链业务等。引起此次问询函的供应链业务,是汇金股份去年从控股股东手中收购过来的资产。

2019年,汇金股份以1.17亿元对价,收购了控股股东邯郸建投持有的青岛维恒国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青岛维恒)100%股权、河北兆弘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河北兆弘)100%股权、山西鑫同久工贸有限公司(下称山西鑫同久)60%股权,部署供应链业务,主要从事煤炭、焦炭、铁矿石、建材等行业的贸易活动。

供应链业务的收购,一定程度上增厚了汇金股份的业绩。

根据半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77亿元,同比增长84.2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12万元,同比增长71.35%。其中,营收增长的两大主要原因之一,便是报告期合并范围增加,新增了供应链业务的收入。

不过,收购资产对财务数据的影响并不只是正面。

在汇金股份2020年上半年的5.77亿营业收入中,供应链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51亿元。同时,该业务形成的应收及预付款项规模较大,报告期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4.97亿元,应收票据余额为1.32亿元,预付账款余额为4.3亿元。

这种大规模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的情况,引起监管机构的注意。

对此,深交所在半年报问询函中,要求汇金股份补充披露报告期内供应链业务主要客户名称、对应的交易内容及金额、形成的销售收入及应收账款余额,上述客户的注册时间、注册资本、经营范围,交易金额与客户规模是否匹配。

同时,汇金股份需要结合同行业公司情况、合同约定的信用期等因素说明供应链业务应收款项占收入比例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是否存在逾期未收回的情形,相关销售收入是否真实。

根据问询函要求,汇金股份还需要说明供应链业务的具体内容及盈利模式,是否存在为上下游供应商、客户提供资金支持的情形,是否构成类金融业务。

业务真实性曾遭问询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深交所第一次针对汇金股份的供应链业务提出疑问。

今年5月,汇金股份接到过一次深交所的关于2019年年报问询函,内容同样围绕供应链业务的真实性。

根据汇金股份2019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47亿元,同比增长2.33%,期末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合计5.66亿元,较期初增长136.03%。2018年及2019年该公司分别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778.98万元、4460.73万元。

但是,汇金股份2018年及2019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实现-4277.18万元、-1.34亿元,连续两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存在较大差异。

2019年,汇金股份供应链金融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44亿元,该项业务期末形成应收商业承兑票据余额0.37亿元,应收账款余额2.51亿元,合计占收入的200%。

2019年末,该公司对青岛维恒、河北兆弘形成其他应收款余额6000万元、1600万元。经查询,邯郸建投还控制深圳维恒等其他经营供应链金融业务的主体。

据问询函显示,汇金股份被要求其说明应收账款大幅增长的原因及主要欠款方的期后回款情况,应收账款增幅与营业收入增幅不匹配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放宽信用政策促进销售的情形。

同时,汇金股份也同样被要求说明部署供应链金融业务的原因及背景,供应链金融业务与公司主营业务的相关性,前述公司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的资金来源,母公司是否向青岛维恒、河北兆弘提供资金开展供应链业务。

在当时的回复中,汇金股份表示“公司向青岛维恒、河北兆弘提供资金开展供应链业务,已按照独立性原则分别签订借款协议,并按季度收取借款利息”。

同时,汇金股份称供应链业务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近年来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大对公司融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公司需通过银行贷款、向控股股东借款等其他方式筹措资金,“可能存在融资成本过高,从而导致利润不达预期的风险”。

但是,汇金股份的回复或没有得到认可,半年报出炉后,同样的问题又出现在问询函当中。

控股股东债务压力较大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邯郸建投作为汇金股份的控股股东,近年来债务压力持续攀升,资金一直处于紧张态势。

2016年至2019年,邯郸建投总负债规模分别为28.83亿元、40.20亿元、83.76亿元、107.7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2.48%、40.18%、41.84%、45.18%。2019年年报显示,邯郸建投扣除商誉及无形资产后的资产负债率达到59.76%。

这种情况下,邯郸建投不断质押、减持汇金股份。7月10日晚间,汇金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邯郸建投于2020年7月9日质押约1.03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65%。

9月22日晚间,汇金股份发布公告称,近日公司收到控股股东邯郸建投出具的《关于减持股份比例达到1%暨股份减持计划实施完毕的告知函》。2020年9月22日,公司控股股东邯郸建投减持公司股份约53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本次减持计划实施完毕。近一年来,汇金股份已经发布了17次减持类公告。

汇金股份和邯郸建投之间的借款及担保也在此次问询函中被提及。

报告期内,上市公司审议通过拟向邯郸建投申请不超过10亿元借款额度以及邯郸建投拟向公司提供不超过10亿元关联担保的议案。

对此,深交所要求上市公司结合相关有息负债的到期日分布情况,说明现有资金和近期经营回款是否足以偿付到期债务,并结合资金缺口情况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并说明是否对邯郸建投存在资金依赖,与控股股东发生大额关联担保或关联借款对公司生产经营独立性的影响。(《投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