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业绩遭“腰斩”之后,水井坊(600779.SH)第三季度迎来复苏。

10月29日晚间,水井坊发布2020年三季报,今年前三季度,水井坊实现营收19.46亿元,同比下降26.58%;净利润5.02亿元,同比下降21.49%。其中,2020年7―9月,水井坊主营业务收入11.41亿元,同比增长18.86%;单季净利润3.99亿元,同比增长33.09%。

10月30日,水井坊代理总经理朱镇豪在水井坊2020年三季度媒体沟通会上对时代周报等媒体表示,公司第三季度收入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补库存,另一方面来自核心经销商,“因为上半年公司没向经销商压货,所以第三季度经销商从公司拿货金额有所增加”。

作为国内唯一外资控股的白酒上市公司,水井坊今年的业绩跌宕起伏,管理层随之发生更迭。担任水井坊总经理仅14个月的危永标在9月18日提出辞职,3天之后,公司宣布由副董事长朱镇豪暂代总经理职责。这次媒体沟通会也是水井坊新掌门朱镇豪“首秀”。

新官上任,朱镇豪的三把火将烧向何处?

朱镇豪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上任之后可能不止三把火,但未来最重要的三件事是执行更有影响力的品牌沟通、梳理水井坊价值链、提升营销费用的投放效率,“不管是范总(范祥福)还是危总(危永标)提出的一些策略,我都觉得是对的,是要延续的,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把它提取出来,而这个过程执行力是关键。”

临危受命

铁打的水井坊,流水的总经理。1个多月前,水井坊相继发布公告称,危永标因个人原因辞去其担任的水井坊董事、总经理、战略与执行委员会委员职务。在公司聘任新的总经理之前,由朱镇豪9月22日起代为行使总经理职责,公司董事会将按相关规定尽快完成总经理的聘任工作。

这是帝亚吉欧2010年入主水井坊以来,第五度调整总经理人选。现年54岁的朱镇豪是继柯明思之后第二位来自帝亚吉欧系的高管,曾任帝亚吉欧洋酒贸易有限公司中国大陆地区总经理、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等职务,2019年5月起任水井坊副董事长。和范祥福、危永标一样,朱镇豪此前没有任何白酒领域从业经验。

用临危受命来形容朱镇豪的履新并不为过。受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水井坊实现营业收入8.04亿元,同比下降52.41%;实现净利润1.03亿元,同比下降69.64%。其中,二季度净利润亏损8785.49万元,较去年同期盈利的1.21亿元跌172.61%。在19家上市白酒企业中,水井坊上半年营收增幅排倒数第一。

一位接近水井坊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鉴于帝亚吉欧的股东背景,加上白酒圈子不大,水井坊要想找到合适的总经理人选并不容易,预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由朱镇豪代理总经理职责。

据朱镇豪透露,新总经理何时到位暂时不得而知,目前水井坊正在寻觅合适的人选,希望新总经理能够带领公司未来5—10年的长远发展。

在发布2020年三季报当天,水井坊发布公告称,公司法定代表人已由危永标变更为朱镇豪。除了危永标之外,水井坊其他高层也进行了相应调整。

10月14日,水井坊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Preeti Arora因工作需要,自2020年10月30日起辞去其担任的水井坊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及薪酬委员会委员职务。10月30日,水井坊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对选举第九届董事会董事、独立董事等多项事务进行审议,审议通过了水井坊财务总监蒋磊峰和帝亚吉欧新加坡PTE有限公司亚太区财务总监Sanjeev Churiwala担任水井坊董事,帝亚吉欧洋酒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大中华区财务总监陈岱立担任公司第九届监事会监事,张鹏担任第九届董事会独立董事。

执著高端化

尽管整体业绩明显复苏,不过招商证券在最近的研报中指出,水井坊第三季度营收、净利润19%、33%的同比增幅,略低于市场预期。同时,公司第三季度销售回款14.93亿元,同比增长33.64%,经营净现金流同比增长345%至9.57亿元,显示三季度经销商打款较为积极。

按产品档次划分,2020年前三季度,水井坊高档、中档酒产品营业收入分别为18.98亿元和4710.17万元,同比下降25.31%和27.53%。其中第三季度,水井坊高档酒、中档酒收入分别为11.18亿元、0.24亿元,相对于第二季度的0.62亿元、0.13亿元,环比增幅分别高达17倍和0.85倍。

不过,今年第三季度,售价超千元的水井坊超高端产品典藏大师、菁翠,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仅为5%。

“坦白讲,我们在高端板块的发展并不理想,从数据上就可以看出,高端板块的发展落后于整个公司的发展趋势。”朱镇豪说,公司2017年推出典藏系列,2018年上线菁翠系列,做了很多有影响力的活动,但后续的渠道和品牌跟进力度不够,在品牌沟通、渠道玩法和团购操作方面,次高端与高端酒的打法还是不一样的,“水井坊要通过自身的探索在高端市场走出自己的格调”。

水井坊执著高端化,也必然面临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11月1日,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水井坊作为定位次高端的区域酒企,近几年伴随着消费升级,在一线酒企与强势区域酒企的挤压下,业绩出现波动是符合酒类品牌化与品质化趋势的。而与其他同类型的区域酒企相比,水井坊产品结构单一,并且由于缺乏产品矩阵保护,在政策与环境恶化的情况下,整体抗风险能力较弱。

“在一线酒企不断掠夺市场资源的情况下,水井坊须加快超级大单品的全国化推广,谋求更安全的经营环境,发力体验经济,从酒庄,新零售角度突围可能是新的路径。”蔡学飞说。

朱镇豪认为,水井坊正逐步摆脱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从目前来看,水井坊三季度社会库存已经回归健康水平,相信第四季度业绩还会延续增长态势。“但前三季度营收仍减少了20多个百分点,第四季度追平是个蛮大的挑战。”朱镇豪坦言。(时代周报记者 黄嘉祥 发自成都、深圳)